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秘战无声 > 第549章:事儿真多

第549章:事儿真多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秘战无声最新章节!

    年底了,更忙了。

    “最新的消息,咱们军统青岛站站长傅胜兰当了叛徒,投降日伪了。”一早,宫慧就给他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从王天木被抓投降后,军统在华北的机关和地下情报组几乎被日伪一扫而光。

    这个损失大的戴雨农几次在会议上大骂这被背叛的人无耻,没有信仰,是民族的罪人。

    “咱们那位同学呢?”

    “你是说丁美珍吧?”宫慧说道。

    “嗯,不知道,没她的消息,估计应该是落水了。”宫慧说道,当初傅胜兰来过临训班,还给他们上过课,丁美珍是山东人,当时他就要赴任青岛,所以要在女学员中挑选一位工作太太,丁美珍就被他看上,然后直接就带走了。

    军统给沦陷区内的高级军官遴选工作太太一是为了掩护工作,二嘛,也是怕这些高级军官管不住自己的裤裆,出去惹事儿。

    这些人都是什么货色,戴雨农很清楚,可又不能不用,因为没有人可用。

    这种荒唐的事情,也不敢大规模的搞,只能暗地里进行,有不少姿色不错的女学员被选走,之后就音讯全无了。

    太漂亮的也不敢选,也不让选,因为太漂亮了,更容易招惹是非,所以,一般中上之姿。

    要不然,临训班里像宫慧这样的漂亮的,还不得被这些好.色之徒都给弄走了。

    是不是戴雨农有别样心思,外人就不知道了,反正,他有理由这么做。

    “可惜了,我记得丁美珍的专业课在你们队里还是不错的,名列前茅。”罗耀回忆了一下说道。

    “是呀,这在沦陷区工作太危险了,青岛站几乎是全军覆没了,咱们戴先生应该是相当头疼了。”宫慧叹息一声。

    “文子善那个大雅书斋的案子怎么样了?”罗耀问道。

    “没听他说过,应该还在侦破中吧,这山城日谍经过咱们三番两次打击之后,剩下的也应该没多少了,行事更加谨慎,从他们跟高桥良子这次接头的手法看,想要抓到他们没有那么容易。”宫慧解释道。

    “嗯,对手也在进步,隐藏的更深,更难发现,所以,咱们也要改变,多动脑,多思考,这样才能将隐藏在我们身边的敌人给揪出来。”罗耀道。

    “是,我知道了,我会督促的。”

    咚咚……

    “进。”

    “罗主任,宫站长也在呀?”迟安拿着一叠文件进来,看到宫慧坐在罗耀办公桌对面,忙招呼一声。

    “耀哥,迟主任,你们谈,我先出去了。”宫慧连忙起身,把座椅交给了迟安。

    “老迟,快坐。”

    “罗主任,我和杨思商量了一下,有一个想法过来向你汇报一下。”迟安坐下来道。

    “老迟,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出来,我们直接还有什么遮遮掩掩的。”

    “我和杨思想利用长波来截获日本海军通讯密电……”迟安把一份报告递给罗耀。

    长波通讯一般距离比较远,海军与基地之间的通讯,基本上都是长波,还有就是跨海和跨大洋。

    海上无障碍物,电波衰减极小,长波通讯是最为有利的。

    世界各国的海军一般也都是使用长波通讯,日本海军也不外如是,当然,日本海军也不是都采用长波,他们也使用短波,毕竟军舰之间的通讯联络,短波要比长波要方便快捷的多。

    长波通讯一般都是舰队出海后跟基地或者国内的通讯联络,这里面的通讯内容更有价值,因为这里面的信息基本都是战略层面上的。

    一旦破译,那就等于掌握了一国海军的具体动向,这若是用在实战中,那就等于敌人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这在广袤无垠的海洋之上,一旦掌握了这样的主动权,那会怎么样?

    日本人除了会给自己的电文密之外,还会用密语,密语有时候破解起来也不见得比破译密电码要容易。

    这就是为什么密电码破译中需要有“语言专家”的产于才行,通讯保密那是一门综合学科,技术手段只是其中一个方面。

    还要掌握对方的密语和口令等等,否则是破译不了一份完整的电报的。

    “需要的设备还有人员,资金,你列一个清单过来,我来想办法。”罗耀当然明白老迟的想法。

    “罗主任,我知道我现在提这个,对你来说,太为难了,眼下密译室跟其他几个机构合并在即,现在添购设备,那可能为他人做嫁衣,所以……”迟安很不是滋味儿。

    “你提的这个事儿,宜早不宜迟,我没那么狭隘,把密译室当成是自己的私有的,只要能够对抗日有利的事情,我个人的利益不必计较。”罗耀说道。

    “谢谢罗主任,那我去跟杨思他们商量一下,回头再来找你。”

    “行,就这么定了。”

    老迟走后,没过多久。

    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不是保密专线,是外线打进来的,罗耀拿起来道:“喂,84号兽医站。”

    “主任,是我,齐志斌,跟您汇报一个事儿……”

    罗耀听完冷笑不已:“奇了怪了,好像我求他们来采访我似的,要不是戴先生的安排,我才没工夫搭理他们呢,老齐,你做的对,这种记者就不能惯着,利用自己手里这点儿权力,就能为所欲为,还‘无冕之王’,他们的这种行为,还有一点儿新闻人的公平和正义?”

    “您放心,原则这一关我会替您把握好,不会给您带来麻烦的。”电话内,齐志斌保证道。

    “行,你记好了,咱们是保密单位,跟别的党国机构不同,对方如果不接受我们的条件,采访取消就是了,还有车马费什么的,一分也没有,最多可提供一份工作餐。”罗耀道。

    “明白,那他们再联系我,我就按照这个回复他们。”齐志斌回答道。

    ……

    傅胜兰叛变,给军统青岛站带去毁灭性的打击,局本部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去触戴老板的眉头。

    这样的损失,对军统来说,已经是伤筋动骨了,要知道,傅盛兰可不是一般的军统。

    那可是戴老板相当看中的人,在局本部担任过书记长的,那是资深的情报特工。

    这样的人最终也被“76”号给拉下水了,戴老板心中的愤怒和恨意是何等之大。

    显示军统济南站的赵刚义,后又是青岛站的傅胜兰,军统在山东的潜伏力量就以这两个站为主要力量,现在都废了。

    青岛可是北方重要城市之一,也是军统获取华北日军情报的重要来源地之一。

    这个地方出现真空,如何能不让他着急呢,更别说,因为这个事儿,老头子把他叫过去狠狠的骂了一通了。

    下面报上来好几个人选,都被他给否决了,青岛的局面,除了需要人去收拾残局之外,这个人还需要有相当的统合能力,能迅速稳定人心,恢复信心才行。

    “戴老板,韦处长求见。”戴雨农微微一皱眉,但还是吩咐一声,“请他进来吧。”

    “雨农兄。”

    “韦兄,请坐。”韦大铭可不是底下那些资历浅的特务,他要把韦大铭当可以随意呼来喝去的下属的话,那军统还能聚得起这么多人?

    “雨农兄,青岛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老傅跟我认识,没想到他居然背叛军统,背叛党国,实在是该死!”韦大铭一坐下来,就义愤填膺的骂起了傅胜兰。

    “韦兄,这个事儿不谈了,你来见我,有事吗?”戴雨农轻轻的一挥手,把这个话题一笔带过。

    “雨农兄,其实有一个人适合去青岛收拾残局,但就怕你不会答应。”韦大铭并没有放弃,而是接着说道。

    戴雨农眼神闪烁了一下,以他的聪明,岂能听不明白韦大铭话中有话呢?

    “韦兄,既然你都觉得我不会答应,那还是不用说了。”戴雨农有些不悦。

    韦大铭脸色瞬间尴尬了起来。

    “雨农兄,我也是希望能够尽快恢复青岛站的工作,毕竟那可是我们在华北的重要情报站之一,如不能顿时间内恢复,那会对我们下一步的工作产生巨大影响。”韦大铭说道。

    “行了,人选我已经有了,你还是做好你本职的工作吧,别总把精力放在跟罗攸宁较劲儿上!”戴雨农严肃道,“你几时见过他我面前说过一句你的‘不’字?”

    韦大铭顿时老脸一红,确实,他还从来没听说罗耀在戴雨农面前说过他的坏话。

    “我知道,你想证明自己的能力,可是,攸宁也曾经是你的学生,他也接受过你的教导,有这样的学生,你难道不觉得骄傲吗?”戴雨农继续发出灵魂质问。

    韦大铭脸色红的有些发黑,他才教过罗耀多少东西,他那点儿东西最多是能算是科普。

    要说老师,他自己有资格教罗耀吗?他都表示怀疑。

    “雨农兄,是我着相了。”

    “好了,我还希望等合并新机构了,你们两个能够精诚团结,为党国建立更大的功勋。”戴雨农道。

    “是,雨农兄,我一定记住你的教诲。”韦大铭脸色讪讪,违心的答应下来。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