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诡三国 > 第2195章读一本书

第2195章读一本书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诡三国最新章节!

    大汉骠骑府衙内院。

    斐潜捧着一本书,坐在厅堂之中,然后一边看着,一边噗呲呲的笑。

    旁边的原本在捣鼓着斐蓁铠甲的黄月英有些不解,瞄着书的封面,然后又看了看斐潜,终究是忍不住,凑了过去,『看什么呢?考工记?考工记有什么好笑的地方么?』

    斐潜点了点头,然后又看了看黄月英正在编制的铠甲,眨巴了一下眼,『那个什么……我说,那小子穿的不用做得这么精细罢?话说回来,我的铠甲,月英你也好久没有帮我修整过了……』

    黄月英满不在乎的嗯了一声,然后看到斐潜手里的确实是《考工记》,并不是换皮的书,也就失去了继续询问的兴趣,又重新坐了回去,开始编制斐蓁的铠甲鳞片起来,『你的铠甲还需要我修么?拿给大匠去修就是了……再说了,你又不上阵杀敌,坐在后面而已,也用不着那么精致的……』

    『啊?那么蓁儿也不上阵啊,他的铠甲也可以交给大匠去做啊?』斐潜多少有些不爽的说道,『只不过是去一趟阴山而已……』

    黄月英气鼓鼓的瞪了一眼斐潜,『那怎么能一样?大匠做的我不放心!啊呀!别吵我,看,缝错了!』

    斐潜:『……』

    好吧,你赢了。

    斐潜默然片刻,拿着书站了起来,『我去找一下岳父大人……』

    看看能不能退货……

    退货么,大概是不可能的,毕竟拆封了,又早就过了七天的时效。

    斐潜到了侧院的时候,却没有找到黄承彦,一问,便是早早就出去。

    出去了?

    斐潜想了想,便是带了护卫,直奔城外的工房之所而去,然后果不其然,黄承彦便是在此。

    黄承彦到了长安之后,见到了斐潜在长安有那么多的工房,便是兴致勃发,似乎是觉得自己一生所学的东西,亦或是在脑海之中的想法终究是有了用武之地,这些天几乎都在工房工匠之处晃荡。

    斐潜找到黄承彦的时候,黄承彦正在和工匠商议着什么。

    斐潜也没有着急,等着黄承彦说完了,然后才上前,见过了礼,然后问黄承彦方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

    『铁水难出……』黄承彦舔着一根笔头,然后一边在木牍上记下了方才的事情,一边说道,『今有戟、矛、匕、刀、杖、镞、胄等,皆需用铁,新至铁料,不甚美也,以旧法所制,多孔且渣,难以成型……』

    虽然说现在竹纸已经产量较大,但依旧有些人习惯用旧的木牍竹片来记事,比如黄承彦就觉得木牍比竹纸更好用,不至于轻飘飘的,亦或是一转眼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铁料不同,便是配比亦需不同……』斐潜点了点头。因为之前和曹操的冲突,然后从山东那边运过来的铁矿石,自然就减少了许多,然后斐潜自然就需要将原本川蜀的一部分铁矿石先凑合着用。

    『若是不美,便是先做镢、锄、镰、铲、锛等器……』斐潜说道,『如今流民甚众,开春必然急需此等器具……』

    黄承彦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斐潜,笑着点了点头,在木牍上又是记下了这一条,才放了下来,说道:『贤婿寻某何事?』

    斐潜吞了一口唾沫,顺便将在嘴边的两个字吞下去,然后说道:『岳父大人且看……』

    斐潜将手中的《考工记》递了过去。

    黄承彦稍微翻看了两下,然后也宛如先前斐潜一般,噗嗤嗤的笑了几声,说道:『一派胡言,不值一提……』

    《考工记》么,其实说起来,也未必像是黄承彦嘴中的那么的『不值一提』,在某些方面上还是能够展现出华夏在春秋战国时期官营手工业,特别是在齐国之中的各工种规范和制造工艺,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可是关键的问题,也是在这个『一定的参考价值』身上。如果真的有人要按照《考工记》上面所记载的来做,那么必然就会被坑得死去活来……

    《考工记》上面记载的是青铜时代,也就是战国时期的一些工艺,就拿简单来的来说,青铜合金的冶炼配方一直以来都是决定青铜器最终性能的关键因素。衡量某一文明在青铜器时代的金属冶炼水平,最直观的标准就是其对青铜合金配方的总结与掌握水平。

    最为典型的,便是在《考工记》之中,虽然记录了大量当时各种器物制造的工艺流程与生产规范,其中就有对不同器物所应采用青铜配方的记录,合称『金六齐』,但是这个『金六齐』么……

    『金有六齐,六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钟鼎之齐,五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斧斤之齐……』黄承彦嘿嘿笑了几声,说道,『若真以此法冶金,便是祸国殃民之辈尔……』

    斐潜点头,然后说道,『然如此谬误之法,为何得以流传?』

    黄承彦皱起了眉头,『这个……』

    何止是流传,甚至成为了皇室重典。

    斐潜手中的这一本《考工记》,全称应该是《周礼·考工记》。

    西汉之初,因为《周宫》之中『冬官』篇佚缺,河间献王刘德便取《考工记》补入。后来刘歆校书编排时改《周官》为《周礼》,便有了此篇。

    春秋之事,确实是以青铜为主,也就是铜锡合金,可是这个铜锡之间的比例,却并非宛如『金六齐』之中描述的那样,以『六分其金,而锡居一』,甚至是两分金配一分的锡……

    虽然说在华夏冶金早期,也有对于金属认知不全,铅锡不分,亦或是在某些方面上出现错误的的情况,但是在春秋战国时期,经过了上千年的青铜冶炼发展,居于生产一线的工匠不可能会出现这么重大的纰漏,也不会搞出什么这么荒唐的冶金配比出来。

    锡含量过高,就会导致合金发脆,毛坯根本无法进行进一步的精加工处理,也就是顶多用在不需要开刃的浇铸器皿上,也就是说钟鼎之器才勉强可用,至于其他所谓刀斧箭矢什么的,根本就不要想了。

    因此,只要稍微懂行一点的,看见了这个《考工记》当中的冶金配比,都会觉得可笑,就像是黄承彦,几乎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问题来。

    只不过斐潜提出来的第二个问题,才是更为荒谬的事情。如果说冶金配比是第一个错误,而编撰《考工记》的人,便是第二个错误,错上加错。然后后人再以《考工记》来指导约束工匠,便是演化成为灾难性的错误……

    『或是……』黄承彦沉默思索了片刻,『假意曲之,以谬他国?』毕竟这个《考工记》记载的一些东西,是以当时齐国的工艺为模板进行编撰的,所以也不排除齐国故意拿出一些似似而非的记录来,企图蒙混欺瞒其他的国家。

    斐潜点了点头,这也不妨是一种相对来说比较合理的解释,『然今大汉一统四海,尤需此等假谬之书乎?』

    『这个……』黄承彦回答不出,索性将书丢在了一旁,然后看着斐潜说道,『说罢,贤婿欲何为?』

    『倒也没什么……』斐潜呵呵笑了笑,然后问道,『且不知岳父大人,可是愿出任「大考工」一职?』

    『啊?「大考工」?』黄承彦皱眉问道。

    斐潜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在工房之处忙碌的这些工匠,缓缓的说道,『大考工,掌工匠之术,考天下之工,休令此等之书,谬于后人是也!』

    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黄承彦愣了半响,看着斐潜,似乎被斐潜的庞大心胸和对于未来的深谋远虑所感动,深深的点了点头,『甚好!甚好!只不过……这「大考工」之职,官秩几何?』

    『嗨!』斐潜没好气的说道,『比两千!同九卿!干不干?』

    黄承彦哈哈大笑,然后退了一步,向着斐潜拱手而礼,『如此,臣,见过主公……』

    ……(o′?□?`o)……

    对于农夫来说,所谓农闲,并不是可以真正的闲下来,像是后世那种下雪了便是可以待在家中,盘着腿在火炕上,然后闲扯些有的没有的,然后聊累了吃,吃完了喝,喝完了睡的日子,简直对于汉代的农夫而言,那就是做梦也不敢去想。

    对于大汉的农夫来说,农闲,只不过是干的活少一些而已,不用在田亩之中从天亮做到天黑罢了。从很多很多的活,到少一点的活,便算是农闲了。

    冬天,虽然说田亩被雪覆盖,不用去耕作,但是房子需要修一修,篱笆需要加固一下,院子后面的菜地或许还要再整一整,还有山脚下那块荒地,也是要去修理一下,否则开春了之后,野草疯长起来,一年为了开垦新田地所付出的汗水,然后多半又要落空。

    虽然天气寒冷,可是农夫依旧带着两个孩子,背着工具到了荒地上。

    荒地要改成田地,可不仅仅是放一把火就可以了。

    那种方式在上古时期还可以用,现在就不成了。

    因为虽然过火烧,可以杀死在土壤表面的杂草和虫子,但是对付在土壤深处的那些草根和虫卵,就没有多少作用了。

    刨地,不仅可以将土壤深处的虫卵虫子什么的暴露在外,将其在寒冬之中冻死,而且因为山脚之处,碎石很多,大大小小的有一些在表面,但是更多的在土里,如果不将这些石头清除,庄禾的根就立不下去,自然也就长不好。

    父亲将地刨开,刨深,将那些石头挖出来,然后跟在他身后的大孩子捡大石头,小孩子捡小石头,每装满一篮子,便是倒去田垄上。虽然天气寒冷,但是三个人却是依旧是汗水淋漓,热气蒸腾。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等三个人从头到脚都沾染上了泥巴,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有些站不稳的时候,父亲才停下了来,然后打量着已经完成的和尚未完成的土地,最后看了看天色,才从鼻腔之中吐出了一个含糊的音节。

    或许是太久没有说话,也或许是嗓子里面干涸,充满了泥尘,使得父亲说的话几乎是含糊得令人无法听清究竟是说了什么,可是两个孩子却能够明白是什么意思,便是摇摇晃晃的拿着篮子,跟在了父亲的身后,坐在田垄上,穿上了草鞋,又是喘息了片刻,便是沿着小路往回走。

    草鞋不能下地干活的,若不是天气寒冷,说不得连草鞋都舍不得穿。

    一名农妇站在路口,穿着一身明显是不怎么合身的裙袍,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小的影子,流着鼻涕,拽着母亲的衣袍。

    见到了父子三人之后,妇人便是露出了一些笑容来,然后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一家人一同汇合着,向着他们的家走回去。

    等到看见了自己的家,劳累了一天的父亲,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些欣慰的笑。这个有着前院后院,有着半截石头半截木头的房子的家,便是他的荣耀。当年也是因为他有这样的一个多少像一些样子的家,妻子才愿意嫁过来……

    在随便抓了些残雪,稍微搓了搓手和脸,多少去除了一点碍事的泥巴之后,便算是完成了自我的清洁工作,反正明天还要去地里,收拾的再干净也没有用。

    妇人拿着手中稀稀拉拉采集到的一些草根什么的,便是到了屋内生火,准备烹煮晚餐。端着釜,解下了吊在房梁上的粮食罐子,从里面勺了半勺杂粮,然后回头看了看坐在房门口的丈夫和孩子,想了想,又是从罐子里再勺了一点出来……

    食物的味道在房屋之内蔓延开来,火苗腾跃着,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一些温暖。

    对于在当下大多数的普通百姓来说,『饭』这个词,是高尚的,唯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奢望,而平日里面,则是更多的『粥』,或是稠一些,或是稀一些而已。

    更差的,干脆连粥都没有。

    按照惯例,妇人给丈夫打出了一碗最稠的,然后是两个孩子,最后才是自己和最小的孩子。

    多劳多得,少劳少得。

    最为简单,也最为朴实的分配方式。

    『今天……』父亲端着碗,微微有些皱眉,『像是多煮了一些?』

    『嗯,是多煮了点……今天算起来,是二子生日……』妇人看着第二个的孩子,『哪一年,也是好大的雪……』

    在火光热气之中,父亲的目光柔和了一些,然后叫过来了第二个孩子,将自己碗里的吃食又拨出来了一点,『好好吃,好好长大……』

    除了『好好』这两个字之外,父亲似乎没有,也不懂得什么其他的祝福。

    吃完了碗里的粥,然后妇人又在釜里加了一些水,趁着还有些火头,将仅存的一些食物残渣都刮到了汤水里,又是分了分,众人咕噜噜喝了,便算是吃完了晚餐。

    坐在火堆边,享受着余烬的温度,父亲问第二个孩子道,『二子,你生日,要些什么?』

    『父亲……』第二个孩子犹豫了片刻,然后在母亲鼓励的目光之中说道,『我,我想要……想要读书……』

    『什么?』父亲皱起了眉头,『你要什么?』

    『我,我……』孩子的声音渐渐的变小,可依旧是说了出来,『我……想要读书……』

    『我们没有书。就算是有书你也看不懂……』父亲说道,然后叹了口气,『也读不起。书,书很贵的,很贵的……你为什么要读书?像哥哥那样的竹马不可以么?』

    『我可以去找农学士请教……』二儿子抬着头,望着父亲,拿了一根燃烧已尽的木头,在地上划拉着,『他教过我,他愿意教我……父亲,我会好几个字,父亲,你看,这字是「家」,就是我们住的地方……看,这个是房顶,然后墙壁,然后是养牲畜地方,这就是一个家……』

    『农学士教你的?』父亲歪着头,看着二儿子在地上歪歪扭扭写的字。他看不懂,但是看起来,似乎确实像一个字。

    『嗯!』二儿子的脸庞上流露出一些光彩来,就像是一种名为希望的色彩,『农学士还说过我聪明……』

    父亲看着,默然良久,最后还是叹息了一声,『可是我们……我们没有钱……买不起书……买不起……换别的成么?』

    二儿子脸上的那种光彩渐渐的消退下去,然后头也慢慢的低了下去,『……不用了,父亲……算了……』

    火塘的余光一点点的消失了,一家人凑在一处,彼此温暖。

    还没有到天明的时候,父亲就睁开了眼,然后坐了起来,转头看了看,便悄悄的爬了起来……

    『夫君……』

    父亲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悄声说道,『我挑些柴薪到城里去……这种天气,柴薪肯定有人要买……有人买,也就有钱了……也就是多进几次山,多砍几次柴就是……』

    『那山脚的田……』妇人问道。

    父亲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孩子,然后又转了回去,『等我回来再去罢,多少整一些,干晚一点就是了……实在不成……就算了……』

    『不,田里我去……』妇人说道,『我带孩子去,一样能整出来!』

    『你?你身子骨……能行么……』

    『没事的……只要,只要二子将来……将来能过得好……』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