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真不想穿越 > 266 宫里偶遇

266 宫里偶遇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一月十九,晴,宜嫁娶。

    齐都上下,一片喜庆热闹的气息,一场盛大的婚礼,将在今日,于皇宫内举行。其中,新郎是本次宫廷大比的头名,年仅二十四,就拥有大宗师修为的绝代天才王动。

    另一位,更是圣地神武阁的真传弟子,年仅十七岁的宗师,是当代最出色的弟子之一。得到太后亲封为秀宁郡主的丁佩瑶。

    这无疑是当代最出色的一对璧人,比起那四位当世天骄,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两人,简直就是金童玉女。

    多日的电视宣传,将这场婚礼炒得火热,无数人都在谈论着这场婚礼。气氛被渲染得极为热闹。

    在这样的气氛下,两个女子穿行在大街小巷中,来去匆匆,跟周围的气氛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两人,正是连日寻找陈耀东的云茗和孟泳。

    “三天的期限已经过了。”孟泳提醒道,她怀里抱着那只慵懒的震龙,它正趴在她的肩头上呼呼大睡。

    云茗说,“不管怎么样,我必须找到他。”

    “也许,他已经离开齐都了。”

    “不。”云茗固执地摇头,“我能感觉到,他就在这座城市。”

    孟泳见她这么说,没有再劝,想了想,道,“也许,我们应该换一个思路。”

    “你说。”云茗等着她说下去。

    孟泳道,“在齐都,他无亲无故,只能去找他师傅。只要找到他师傅,应该就能找到他。”

    云茗提出关键的问题,“要到哪里去找他师傅?”

    孟泳说道,“这个简单,纵观那位大佬行事风格,喜欢隐藏身份,但是像他那样的人,不论走到哪,都像是夜间的萤火虫一样耀眼。我们去打听一下,看看最近在哪冒出一个特别强大的大宗师。”

    “好。”云茗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陈耀东,这样找下去,也无疑是大海捞针,不如试试孟泳说的办法。

    孟泳将震龙交给云茗,说道,“一会你别出声,我来问。”然后,她的目光扫向街上的行人,物色着打听消息的人选。

    必须是武者,知道的消息才更多一些,实力也不能太低,最好是宗师修为。

    “咦,他怎么会在这里?”

    突然,孟泳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当下吃了一惊。

    云茗问,“你看到谁了?”

    “那个谁来着。”

    孟泳一下子没记起那人的名字,说道,“先不管了,追过去问一下,说不定他知道那位大佬的下落。”

    …………

    王宿安从一家店里出来,手里拿着自己的新武器,心里对于武道的热情,仿佛重新被点燃了。

    曾几何时,他对于武道,也是发自内心的热爱,雄心勃勃,渴望有一天能够成为宗师,受万人敬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

    在火云国和南楚,几次险死环生。让他的人生,再次发生了重大的转折。

    这一次,他抛开一切,跟随十三当家,来到了陌生的东齐,打算重新开始自己的武道生涯。

    如今,在十三当家的举荐下,他成了神武阁一名普通的弟子。这段时间,他的日子过得非常充实,正一步步向着以前的梦想进发。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个陌生的国家,碰到两个熟悉的女人。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他看到突然冒出来的两个女人,愣住了。

    这两个女人,一个是曾经跟他关在一起的女宗师,孟泳。另一个,则是在当时将他们解救出来的少女。叫什么名字就不清楚了。

    孟泳也有些感叹,“真没想到,能在齐都碰见你。”

    “前辈。”

    王宿安突然记起眼前之人是宗师,急忙行礼。到了这时,才猛然发现,她的气息比起上次见面时,不知强大了多少。赫然已经是大宗师的境界,心头有些惊骇。

    说起来,他们被洛克关起来时,也就是两个月前的事情。短短两个月,她竟然更上一层楼,成了大宗师了。

    “行了,不必多礼,看样子,你也有些际遇。”孟泳也发现他的境界已经到了练气七重,短短时间内,提升了两个层次,在他这个年纪来说,已经相当不易。

    她问道,“我有事问你,你可知道那位大佬的行踪?”

    王宿安知道她问的是谁,说道,“到了东齐后,我就没跟那位大佬联系过了。”

    孟泳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又问道,“那,最近你有没有听说过,哪个地方有突然冒出来的大宗师?实力特别强的那种。”

    王宿安听她这样问,心中微微一动,说道,“除了南楚的张三外,最近,东齐出了一位王动,正是大宗师境界,得到了本次宫廷大比的头名。”

    云茗听到王动这个名字,脱口而出道,“是他。”

    孟泳忙问道,“你可知道他现在在哪?”

    王宿安奇道,“你们是刚到齐都吗?今天就是他的婚礼,将在皇宫,迎娶神武阁的丁佩瑶师姐。这是太后亲自指婚。”

    “什么?”

    云茗和孟泳对视一眼,都有些惊讶。

    那位大佬,居然要成亲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知道他的行踪,就能找到陈耀东了。

    …………

    皇宫,冰清宫内。

    楚若琳穿着一身金色的凤袍,头上戴着一顶华贵冠饰,坐在宽大的椅子上。旁边,有几位侍女,正捧着一整套的大红色的新娘礼服。

    她看着站在面前的丁佩瑶,平静地说道,“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丁佩瑶缓缓下拜,说,“娘娘,我既然答应了,就绝不会反悔。”

    楚若琳目光微微闪动,说道,“你想清楚了,在婚礼上,也许会出现你想像不到的变故。”

    “娘娘……”丁佩瑶抬起头来,神情有些复杂,“您是不是都知道了?”

    楚若琳似乎没听到她的话,“实话告诉你,他此时并不在宫里,这场婚礼,他也不会出现。我安排了一个替身,代替他跟你拜天地。这样,你还愿意嫁吗?”

    “我……”丁佩瑶脸色一白,她咬着嘴唇,好一会,才用极轻的声音说道,“……愿意。”

    楚若琳眼中透出一丝欣慰,一挥手,说道,“帮她换上。”

    一群宫女围上前去,帮丁佩瑶宽衣解带,然后,换上了那身大红色的喜服。

    整个过程,楚若琳眼睛都没有从她身上移开,等到她穿戴整齐后,才满意地说道,“好一个标致的人儿。”

    那群宫女给丁佩瑶换完装后,就退下了,冰清宫内,只剩下她和太后两人。

    “娘娘。”

    穿着大红色的喜服,丁佩瑶看起来多了几分娇艳,她抬头看着楚若琳,突然问出了一个问题,“您为何如此在意这场婚礼?”

    楚若琳望向旁边的窗户,窗外是一片草地,仿佛陷入了回忆,“看到你,我就想起以前的自己。”

    “我本是太素院一名普通弟子,进宫那年,我才十六岁,那个时候,我跟师祖,师傅,师叔师伯,还有众多师姐一起进的宫。没有婚礼,没有喜服,没有任何仪式。就这样,我成了后宫的一名妃子。”

    “在这座冰清宫待了两年,我连陛下一面都没见过。直到那一夜,陛下发了疯,师祖死了,师傅死了,众多师姐都死了。只有我活了下来,仿佛自然而然一般,成了这座皇宫的主人。”

    说到这里,她转头看向丁佩瑶,说道,“我这辈子,是没有机会穿起这件喜服了。现在,看到你穿上,我也算是了了一个心愿。”

    丁佩瑶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有些心酸,眼前这个女人,在那样凶险的局势下,支撑起了皇室,撑起了太素院的一片天。这几年,将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眼下,却有那么多人要杀她。

    楚若琳叮嘱道,“一会在婚礼上,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理会,一定要将堂拜完。记住我的话。”

    …………

    莫九带着徒弟还有米珂等人通过皇城的大门,走进皇宫的时候,心里有些感慨,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有机会踏入东齐的皇宫。

    在他很小的时候,曾经幻想过,有机会参加宫廷大比,并且夺得名次,让莫氏武馆的名声,响彻都城。

    现在,临到老了,莫氏武馆居然真的有人夺得了宫廷大比的第一名,让武馆的名声大振。

    要是那个王动,真的是武馆弟子就好了。

    几位徒弟,包括米珂和夏无双在内,同样是第一次进入皇宫。这是人世间最尊贵,也最神秘的地方,若非是机缘巧合,他们一辈子也不可能有机会进来。

    毕竟是练武之人,对皇权的敬畏没有那么严重,一个个都是好奇地东张西望,打量着四周。

    不一会,他们被安排在一座偏殿休息,距离婚礼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他们都是提前过来。

    这座偏殿很大,有桌有椅,桌子上还摆满了各种糕点和饮料。

    等侍者都离开,夏无双突然说道,“师叔,我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婚礼上,不会出现什么变故吧?”

    “不好说,这一路,气氛确实有些古怪。”莫九人生经验丰富,也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要是婚礼上出了什么事,你们都躲到我身后。”

    就在此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莫老前辈?”

    这个突然响起的声音,将在场的人都响了一跳。特别是夏无双的米珂,都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云姑娘?”莫九却认出了声音的主人,非常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还想问呢,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这一次响起的,是孟泳的声音。

    就见哗的一声,两个女人凭空出现,一人手里拿着一把大黑伞,另一人怀里抱着一只有着黑紫色皮毛的大狗。这样的组合,极其古怪。

    “孟姐姐,云姐姐。”莫立功见到她们,高兴地跳了起来,“真是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们,这段时间,你们去哪了?我都担心死了。”

    孟泳道,“这事说来话长。你们见到耀东没有?”

    莫立功道,“没有啊,我也一直在找小师弟。”

    孟泳和云茗一听,都有些失望。她们从王宿安那里听说了王动的行踪后,就悄悄进宫里来找人,结果在半路上,见到莫九他们,真是又惊又喜。怎么也没想到,会在东齐的皇宫里见到他们。

    她们冒险现身,就是想问陈耀东在哪。谁知,他们也不清楚。

    孟泳问道,“那你们为何进宫?”

    莫九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

    “莫前辈,我们还要去找人。你们现在在哪里落脚。”

    “在莫氏武馆。”莫九报出了地址。

    “出了皇宫后,再去找你们。”云茗急着去找人,说完后,撑起天机伞,带着孟泳,离开了。

    夏无双发现,完全无法察觉到她们是如何离开的,心头有些骇然,问,“师叔,这两人是何方神圣?”

    莫立功道,“拿着黑伞的那个叫云茗,是我小师弟的小婶,另一个是她的好友,孟泳。”

    夏无双越发觉得这位师叔不简单,刚才那两个女人,都是深不可测。

    …………

    云茗和孟泳离开这座偏殿后,就开始寻找王动的踪迹。两人都极为小心,毕竟这里是那位太后的大本营。到这里来找人,本身就相当冒险。

    可是皇宫实在是太大了,两人又不识得路,转了半天,找到了一座布置得非常喜庆的宫殿。

    两人一合计,这里很可能就是婚礼举行的地方,干脆在这里守株待兔,等王动现身。两人找了一处隐蔽的位置藏好。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人,居然能让他动心。”孟泳多少有些好奇,根据她跟那位大佬几次接触来看,就是个不解风情的直男。

    面对她和云茗这样的大美女,他居然一点正常男人的表示都没有,太不正常了。

    云茗摇头说,“不清楚。”

    孟泳又道,“不过,这个丁佩瑶的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开始有人来了。”云茗小声提醒道。

    ps第一更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