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真不想穿越 > 197 剑法好有什么了不起。

197 剑法好有什么了不起。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陈耀东劈出一记斩念剑,四周的压力就松动一点点,再劈一下,又松动一点。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肖申克的救赎里的安迪,拿着一根小锤子,一点点地挖了一条逃生用的地道。

    一直劈出了上百记,都有些心累了。

    原来斩念剑,消耗的是心力啊。

    他劈剑的速度越来越慢,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终于,不知道劈出第几记斩念剑时,周围的压力一松。

    他感觉自己能动了。

    “不容易啊。”

    陈耀东觉得脑仁一跳一跳地疼,捏着脑门,睁眼看去,只见眼前是一座直通天际的笔直的山峰,山下一条河流环绕,再远处,就是一望无际的原野。

    这里显然已经不是那座江心岛。

    “这里就是秋雨隐居的小世界?比青木小世界大很多啊。”

    他按了几下,额头那里不再跳了,转头看去,见所有人都定在原地不动,惟独不见了黄凌志的身影。

    “不错嘛。”

    陈耀东心中颇为欣慰,这个便宜表哥看来也不是真傻。还有这样的后手。

    他确实信守诺言,将所有人都带了进来。但是进来也没用啊,一道剑意直接将所有人都定住了。

    “也不知道秋雨死了没有。”他忍不住想道。

    连当年被秋雨一剑斩伤的南楚皇帝,都活到了现在。秋雨那么强的实力,就算还活着,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突然,陈耀东心有所感,抬头看去,就见一道人影从头顶的虚空中一步跨了出来,一身白衣,腰悬长剑,是个长相英俊,身姿潇洒的中年人。

    接着,山顶大放光芒,一道金黄的剑芒激射而出,撞到白衣男子的身上,一阵耀眼至极的光芒后,他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以陈耀东的眼力,都没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不会真的还活着吧?”他有些迟疑起来。刚才那道剑芒中,蕴含着惊人的剑意,远远看一眼,就感觉到一阵刺痛,直觉告诉他,这道剑芒,他肯定抵挡不住。

    接着,又是两道人影跨出,其中一个,正是高传礼,另外一人,身形高大,如同一座山岳一般,隔空看一眼,就给他带来巨大的压力。

    “张三!”高传礼一眼认出了陈耀东的气息,眼睛一下子通红了。

    那就是高守拙吧,看起来就好强的样子。目前恐怕还打不过啊。

    陈耀东手搭凉蓬,一直在打量着天空中的高守拙,但是怎么也看不清他的长相,就像蒙着一层迷雾。

    天空之上的高传礼刚要有所动作,就见到面前的那座山峰上,一大一小两道剑光激射而来。

    “小心。”高守拙将他推开,声音带着一丝凝重。

    两道剑光倏地分开,分别向两人追去。

    两道耀眼的光芒过后,这对父子就消失了。

    “再见。”

    陈耀东还是没看清那道光芒里发生了什么事,想来应该不是被杀掉。他能感觉得出来,那几道剑光的层次,还没有达到秒杀圣阶的程度。

    很快,第三拨人来了,那是一个穿着军装的老者,浑身上下都透着铁血的味道。他一眼看向了下面的陈耀东,开口道,“你——”

    又是一道剑光,真接将人带走。

    “是军方的焦圣虎吧。”

    陈耀东后来打听了一下昭南有哪几位人间绝顶,其中军方有一位,叫焦圣虎。只是极少会离开军营,没想到看起来这么老了。

    嗖。

    第四个,是一个儒雅的中年人,身上的气势如渊似海,深不见底。

    这张脸陈耀东在电视上看过,正是本行省的总督古运辉,名义上,他才是昭南的掌控者。只是在南方投资集团这样的庞然大物之下,他也强势不起来。没什么存在感。

    但是,按照南楚的惯例,想要当上一省总督,就必须有人间绝顶的修为。这位古总督,绝不是什么软柿子。

    又是一道剑光,古运辉也消失了。

    第五个,是个一身黑衣的女人,还是个熟人,映月茶舍的老板娘,王芷瑜。

    陈耀东看着她被一道大一点的剑芒带走,心想,“看不出来啊,这王芷瑜的实力,居然是众多人间绝顶中最强的一位。”

    这些剑光,是根据实力来形成的,实力强的,就大一点,实力弱的,就小一点。王芷瑜的那道剑芒,比其他几位人间绝顶都要大那么一点点。

    有这样的实力,为什么要给别人当情人呢?

    陈耀东有点想不通,难道宁王的魅力就这么大?

    这时,第六个人出现了,同样是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温文尔雅,透露出的气势极为刚强。

    这货又是谁?

    陈耀东想了一圈,跟昭南另外几位人间绝顶对不上号啊。

    难道是调查组的人?可是跟上次去抓王芷瑜的那位不是同一个人。

    这么说来,调查组竟来了两位人间绝顶。

    内阁的那些人,是铁了心要搞宁王啊。

    陈耀东目送此人离开后,又站在原地,等了好一会,都没看到有人进来,觉得有点奇怪,“不对啊,宁王那边的人怎么没来?还有苏铁衣也没来。真是奇了怪了。”

    宁王是昭南最有权势的人,苏铁衣是最传奇的人间绝顶强者,这两方都没来,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奇怪归奇怪,陈耀东也没有继续在原地等待,直接往面前那座山走去,山脚下,能看见一条山路。

    “等等我。”身后,龚姓老者的声音响起。

    陈耀东有些意外,这人居然能挣脱束缚?要知道,他为了摆脱剑意的震慑,都累得有点心力交瘁。这个老者就是宗师的修为,却能挣脱出来,这就很有问题了。

    他问道,“你是怎么恢复行动能力的?”

    “这可不能告诉你。”龚姓老者摇头说道。

    陈耀东也没有强求,只是跟他拉开了一段距离,保持了一定的警惕。

    …………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那条山路一直往上。

    走了十几分钟,陈耀东听到前方一阵水声,又走了一会,水声越来越大,转过一处山壁后,眼前一片开阔,出现了一个瀑布,底下是一个水潭。

    水潭旁边,有一座木屋,边上还有一片竹林。

    “莫非,这里就是秋雨剑神隐居过的地方?”龚姓老者好奇地说道。

    陈耀东没有理他,抬头看了一眼上面高高的山峰,上面,有两道恐怖无比的气息正在碰撞。不用想,都知道应该是那个白主男子跟高守拙两个圣阶。

    陈耀东向那间木屋走去,门是半掩着,他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屋内空荡荡的,只有墙壁上,挂着一柄火红色的剑,连剑鞘到剑柄,都是红色的。

    “这,好像是赤眉剑。”龚姓老者也跟着进来了,说道,“秋雨剑神年轻时候的佩剑,他下山行走天下时,用的就是这把赤眉。”

    陈耀东正要说话,突然,那把火红色的剑亮起了一道光芒,将他整个人罩住。

    一阵天旋地转后,他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院子里,龚姓老者已经不知所踪,对面站着一个人,正是黄凌志。

    只是,此时的黄凌志,看起来很不对劲,手里握着那把赤眉剑,整个人的气质完全变了,透着清高孤傲,同样是宗师的修为,却有一股锋锐至极的剑意。

    “你没事吧?”陈耀东问道。

    黄凌志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那种睥睨的眼神,让他意识到不对。

    锵!

    黄凌志已经拔剑出鞘,人随剑走,一剑刺去。

    陈耀东只觉得一道流光迎面飞来,一掌就拍了过去。

    嘶的一声,他只觉得脖子一凉,领口已经被划开。

    陈耀东有点吃惊,这一剑,让他想起了昨晚那个人间绝顶的剑客,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却怎么也挡不住。

    黄凌志这一剑,就有那么点意思了。

    问题是,那人是人间绝顶,黄凌志只是个宗师,实力天差地别。

    这他娘是秋雨附体了吧?

    陈耀东见对方又是一剑刺来,目标正是他的眼珠,心中有些生气了,剑法好了不起啊?

    一个冲锋,黄凌志的身体僵在那里。

    陈耀东上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轻轻一捏,就将他捏晕过去。

    任你剑法通神,一个技能搞定。

    他将黄凌志手里的赤眉剑取下来,赤眉剑的剑身一震,仿佛要震开他的手,可是他的力量何等强横,死死将它捏住。

    “这把剑,怕是要成精了吧。”

    他心中啧啧称奇,这时,赤眉剑上再度亮起一道光芒,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定睛一看,已经回到了刚才的木屋中。

    他手上的赤眉剑已经不消失不见,墙上也不见踪影。

    “你怎么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吓我一跳。”身后,传来龚姓老者的声音。

    陈耀东想了一下,觉得刚才黄凌志多半是被真元境的秋雨给附身了,不然,不会强得这么离谱。

    “赤眉剑呢?”

    “不知道,刚才一阵光芒闪过,就和你一起消失了。我正纳闷呢——你去哪?”

    “走了。”木屋里没什么其他东西,陈耀东决定继续往上走。

    ps又到周五了,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