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真不想穿越 > 007 挟持

007 挟持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陈牧突然站定了,脸上挣扎了起来,过了几秒,他长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就算我不做,也是便宜了黄坚。”

    说着,他走到尸体前,摸索了起来,克制着不去看尸体的脸,还真的摸出来不少东西,也没细看,一股脑都塞到怀里,最后将系在身后的包裹取了下来,再把尸体的衣服整理好。

    他没有打开包裹,直接系到了背后。看向了那个白衣女子倒地的位置,心里一横,“一个也是摸,两个也是摸。”

    他便走了过去。

    “有怪莫怪。”

    他没有看她的脸,伸出手,触手感觉有点不对,心中一惊,“怎么还是软的?”

    刚才摸黑衣男子的时候,对方的身体已经发僵了。现在的触感却完全不同。为了确认,他换了个位置,摸向腹部,同样是软的。

    “难道……”

    他伸出一根手指,放到她鼻子下面,几秒钟后,手像是被烫了一下,缩了回来。

    “居然真的还活着。”

    他咽了一下口水,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她长相秀美,脸色如常,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只有眉头轻轻蹙着。

    不过,想到昨晚看到的那场非人一般的战斗,武者的身体素质也肯定很强悍,她中剑的位置也不是心脏,能活下来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

    他看着这个半个身体被鲜血污红的女人,脸色变幻几次,最后还是站了起来,轻声道,“抱歉,我自身难保,救不了你。”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突然,脚上一紧,像是被什么给箍住了。

    身后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你要是敢走,我杀了你。”

    陈牧浑身都僵住了,慢慢回过头,见到躺在地上的女子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那双眼中蕴含的寒意,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他很清楚,这是一个能将更强的敌人反杀的狠人,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

    “女侠,不知道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嘴里有些发苦。

    女子见他这么配合,松开了手,将旁边的短剑握在手中,淡然说道,“你去生一堆火。”

    陈牧有些着急地说道,“女侠,我得赶紧离开,我有一个仇人,是个练武之人,很快就会过来……”

    女子目光一凝,“仇人,什么修为?”

    “这个我不太清楚。”

    女子又问,“他姓什么?”

    “姓黄,叫黄坚。”

    “扶风黄家。”女子目光有了变化,盯着他看了几秒,说道,“抱我起来,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啊?”陈牧有点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女子平静地说道,“我的双腿骨头断了,走不动路。否则,刚才我已经把你杀了。”

    陈牧听她这么说,下意识往她的脚看去。

    女子说道,“你别想着动歪脑筋,就算我走不了路,视线之内,我随时可以杀你。”她的语气很平淡,却杀意凛然。

    “不敢。”陈牧硬着头皮上前,将她横抱起来。她出乎意料的轻,也不知道这么轻巧的身体里面,怎么会蕴含着那么强大的力量。

    “往北走。”女子指定了方向。

    陈牧深吸了一口气,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两人身上都沾满了血迹,咬着牙走出了道观。

    昨天的一场大雨,地面湿滑泥泞,并不好走。他又抱着一个人,走得很小心,很快,就钻进了树木掩映的小路中。

    这条不是他上山时的路,跟回楼下村的路完全相反。

    这正合他的意,他并不想回楼下村,免得连累到陈铁一家。

    …………

    “哈……”

    四周一片寂静,陈牧只能听到自己的喘气声,山上不知何时弥漫起一片雾气,能见度很底。

    头顶上的枝叶时不时有水滴落下,滴在身上,又冰又凉。

    突然,他感到头顶上有东西蹿过,一大片水滴兜头淋下,糊住了他的眼睛。他原本体力就有点不支,被这个变故一惊,脚下一滑,带着怀中的女子往旁边的树木撞去,眼看着她的双腿就要撞到树干上。

    他吃了一惊,勉力转过身,后背狠狠地撞在树上。无力地坐到地上。

    水滴簌簌落下,淋在两人身上。

    陈牧喘着气,只觉得背后痛得厉害,一时间没有力气站起来。

    这时,他怀中的女子开口了,“你的身体有点虚弱,是不是身上有伤?”

    他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喘气。

    过了一会,就听女子说道,“咽下去。”

    他感觉有东西飞进喉咙,咕咚一声吞了下去。连味道都没尝到。

    他吓了一跳,“你给我吃了什么?”

    接着,他就感觉到一股热力从胃部升起,向全身蔓延开来。

    “伤药。抓紧时间休息,然后继续赶路。”女子说完,不再言语。

    陈牧低头一看,见她又闭上了眼睛,没再多问。他看了一下四周,一块干净的地方都没有,他现在坐着的地上就是一片泥浆,也只能就这样将她抱着。

    他将头靠在背后的树干上,抬起头,见树叶周围弥漫着淡淡的雾气。回想起穿越过来的遭遇,简直像是在做一场梦。

    又经历了一次死亡,复活,摸尸,接着被这个女子挟持着一起逃亡。

    他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能不能逃掉,逃掉之后,女子会不会杀他灭口,都是未知数。

    这种命运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真的是糟糕透顶。

    随后,他想到了怀中的女子,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从她反杀那名黑衣男子的手段来看,是个心理素质非常强大的狠人,杀起人来毫不手软。身受重伤也是面不改色。

    到现在为止,他没有从她身上感觉到过情绪的变化,就像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他越是回想,越觉得自己的生机渺茫。像她这样的人,杀人灭口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就算知道后果不太妙。这个时候,他也只得硬着头皮带她一起逃离,否则,现在就得死。

    在他的职场生涯中,不是没有碰到过困境,他也都挺过来了。不会轻易认命。

    这种时候,只能耐心等待机会。

    更何况,他还有最后一个倚仗。

    woshizhenbuxiangchuanyu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