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真不想穿越 > 001 回到十六岁是种什么体验

001 回到十六岁是种什么体验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四周是一片黑暗,仿佛没有边际。

    突然,陈牧整个人往下一坠,感官一下子清晰了起来。后背被地面的石子硌得生疼,有人拉着他的手,将他在地上拖行着。

    他一下子惊醒过来,睁眼一看,见到一张黝黑的面孔。下意识地将手抽回来,一个翻身站了起来,警惕地问,“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他看清了那张黝黑面孔的主人,看起来很年轻,穿着一身古怪的衣服,像是比较粗的麻制成的衣服,有些破旧。此时,这人正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注意对方的衣着,陈牧心脏咚咚狂跳起来——

    倏时,一段记忆涌了上来,他开车从老家出来,快到家的时候,太困了,打了个哈欠,接着就看见一辆大货车冲了过来——

    我已经死了?

    陈牧意识到这一点,只觉得头脑嗡嗡作响,那父母怎么办?秀秀怎么办?

    他简直不敢想像父母和女友知道自己死讯的情景。心脏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攫住了,难以呼吸。

    不对——

    如果他已经死了,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上面沾满了黑红色的粘稠物体,像是快要干涸的血液。再往身上摸了几下,没有摸到什么伤口,只是左边胸口的位置有些隐隐作痛。

    完全不像是出过车祸的样子。

    而且,地点也不对。

    他意识到了什么,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朝四周望去,全是大大小小的树木,地面铺着一层枯枝败叶,间隙中能看见绿色的杂草。

    他旁边有一个刚刚挖出来的坑,里面的泥土潮湿,明显是刚刚挖出来的。

    那个面孔黝黑的年轻人,已经退到了一棵大树旁边,见到他望过来,身体僵在原地,然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将头埋在地面上,喊道,“公子饶命,公子饶命……”

    陈牧定定地看着对方,只觉得一股寒意蹿了上来。

    那并不是他熟悉的语言,偏偏他能听懂。

    霎时间,一些零碎的记忆冒了出来,将他最后的一点侥幸之心击碎。

    他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意识到这一点,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在地球,他有父母,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有一份不算舒心,却足以养活自己的工作。有一个不是特别漂亮,却不嫌弃他没钱,还愿意跟他在一起的女朋友。

    他们已经计划好,这两年努力攒钱,家里再凑点,首付买套房,就结婚。

    现在,一切都幻灭了。

    …………

    “公……公子……”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有些颤抖的声音将陈牧纷乱的思绪拉了回来,伤心过后,他终于冷静了下来,强迫自己面对现实。

    身上的血迹,隐隐作痛的胸口,身处的地方,还有脑海中的记忆碎片,都在预示着,他目前的身份,面临的情况有些不妙。

    不管怎么说,活下来,才是首要的。

    陈牧的目光落在跪趴在那里的男人身上,心想,他为什么这么怕自己?

    “你是什么人?”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说话时有些吃力。

    男人答道,“小人叫陈铁,出自莫氏武馆。”

    武馆?练武的?

    陈牧心中升起一丝警惕。

    跪在那里的男人等了片刻,没听到回应,咽了一下口水,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小人这次是回家为父亲奔丧,无意中见到公子倒在旁边,还以为,以为……小人冒犯了公子,求公子饶命。”

    接着,又磕起了头。

    “好了。”陈牧见他这胆小怯懦的样子,放下心来,说道,“你也是一片好心。”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陈铁说话时有些泣音。

    陈牧有些看不得他这个样子,说道,“起来吧。”

    陈铁连忙爬了起来,“那,小人就先……”

    “你有吃的吗?”陈牧打断了他的话,问道。

    “有一些干粮。”陈铁忙打开身后的包袱,拿出包成一团的油布,打开后,里面是焦黄的米粒一样的东西,他有些讪讪地说道,“只有这个……”

    陈牧闻到一股焦香的味道,空荡荡的胃里瞬间有了反应,蠕动起来,发出咕咕的声音。他接过来后,没有动,而是说道,“吃一口。”

    陈铁先是愣了一下,才伸出手,小心地抓了一小把,塞进嘴里,用力嚼着。

    那咔嚓咔嚓的咀嚼声,挑战着陈牧的神经,他腹中的饥火,不断地焚烧着他的理智。他强忍着饥饿,看着陈铁嚼完后咽下。

    一直等了近十分钟,陈牧才放下心来,伸手要去抓,却见手上的血污,干脆拿起油包,倒进嘴里。

    很硬,还有一股猪油捂得太久形成的淡淡的霉味。

    很难吃。

    陈牧费力地嚼着,心情变得更加低落。

    他家境普通,可是从小到大,在吃上面从来没有受到亏待。吃得最差的,也就是高中的学校食堂,被他们这些学生戏称为“猪食”。

    可是,就算是那样的“猪食”,也比这个已经变味的炒米好一百倍。

    以后,也许再也吃不到那些习以为常的各种食物了。

    “水。”

    陈牧好不容易将这口炒米咽下去,感觉食道都被刮伤了。

    陈铁忙递上一个装水的皮囊。

    “先喝一口。”

    陈铁依言拨开木塞,往嘴里倒了一口水,喝下后,将皮囊递过去。

    十几分钟后,陈牧吃了几口炒米,喝了一肚子水,缓解了腹中的饥饿,将炒米包好,放到一边的草地上。

    他说,“给我一身你的衣服。”

    陈铁再次解开包裹,将最底下的一套衣服递过去。看布料,这套衣服是全新的。

    “转过身去。”

    陈牧等他背转身后,开始换衣服,一边问,“你是哪里人?”

    “楼下村。在落枫城以西八十里。”

    “我现在没地方可去,可不可以去你家借住几天?”陈牧问完后,能听到对方咽口水的声音,知道他心里并不情愿。说道,“放心,我不会白住的。”

    “不不不,公子误会了,公子能到我家里来作客,是我们的荣幸。只是……”

    “那就走吧。”陈牧已经换好衣服,将换下的那套拿在手里,让他带路。

    woshizhenbuxiangchuanyu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