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医妻嫁到饲养傲娇老公 > 第819章 爱屋而及乌

第819章 爱屋而及乌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象蛋糕这种,他们这样的人家,真的是想什么时候吃都有。

    而且是想吃什么口味就能吃到什么口味。

    所以,可以说是早就吃腻了。

    但是盛锦沫送来的这蛋糕,老太太是真的觉得好吃。

    盛锦沫不好意思的抿起了唇瓣,然后有些小声的道:“奶奶,这是我亲自做的蛋糕,就在来您这里之前做的,然后随着我一起运送过来的。”

    “这六个大蛋糕,一辆小车可是拉不来的,这是动用了大车?”洛婉仪满意的看着盛锦沫,虽然刚刚的才艺表演喻色打败了盛锦沫,但是那又如何,只要她不点头同意喻色和墨靖尧的婚事,他们就结不成婚。

    她这个当妈的,怎么着也能做儿子婚事的半个主吧。

    而且这一次,墨森也支持她。

    这会子也没有与他带来的狐狸精鬼混和眉来眼去了,仿似他带来的就是个小佣人似的,这让洛婉仪心里很舒坦。

    “三辆房车,送到就离开了。”盛锦沫颇有些得意的说到。

    毕竟,她可以动用三辆房车,而喻色别说是三辆了,一辆房车也动用不了呢,喻色的车,还不都是墨靖尧送她的,她自己娘家人开的车,都比不上她盛家的佣人开的车壕呢。

    这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墨靖尧。

    反正,她就是坚信墨靖尧早晚会甩了喻色的。

    毕竟,洛婉仪和墨森都反对喻色。

    时间短还看不出来什么,时间久了,墨靖尧早晚扛不住洛婉仪的碎碎念,而喻色生不了孩子这个事实,也早晚会让墨靖尧妥协的。

    嗯,洛婉仪就是这样告诉她的,之所以还是选她,就是因为喻色生不了孩子。

    一个生不了孩子的女人,还敢跟她斗,那不是笑话吗。

    而且,今天的戏还没演完,她还要亲眼看着喻色哭出来。

    扫视了一眼周遭,每个人都在吃蛋糕。

    她迟疑了一下,也吃了起来。

    还吃完了纸碟子里的一整块。

    从来都没有吃这么多的蛋糕,不过今天她高兴,她就是要吃完。

    一块蛋糕入腹,她想了想,等司仪递过来,又吃了一块,是不同大蛋糕上分切下来的小块。

    很好吃。

    其实这些蛋糕并不是她做的。

    就象墨靖梅所说的为老太太织的所谓的羊毛护膝一样,也绝对不是墨靖梅亲自织的。

    请人做的再安到自己的身上。

    嗯,反正现场也不会有人因此请她做蛋糕的。

    就算以后有人请她做,她一个千金大小姐,她愿意给做就做,不愿意给做就直接拒绝,也是情理之中的。

    没有人能强迫她做什么。

    她只要博得了她亲自给墨老太太做了蛋糕的美名就好。

    连吃了两块蛋糕,真的到了盛锦沫的极限了。

    一向注重节食注意自己身材的她,这一个晚上,很放纵的连吃了两块。

    那边,喻色也吃了。

    不过,她吃了一两口就放下了。

    见她不吃了,墨靖尧自然也不吃了。

    他一向不爱吃东西,从来都是能不吃就不吃。

    这可能与他从前味蕾有问题有关吧。

    那时味蕾有问题他就不爱吃东西,渐渐的养成了习惯,哪怕是医治好了,也不是很爱吃。

    除非是饿狠了,他才吃的香。

    他更喜欢看着喻色吃,看着喻色吃他才有胃口。

    不过小姑娘今天来这里之前,就吃饱了,还是他带着她去吃的。

    他就是担心晚上这样的场面,她没办法畅快的吃吃吃而吃不饱而饿着了她。

    喻色看向了墨靖尧。

    墨靖尧接收到她的目光,莫名的就觉得小姑娘这是在向他传递着什么信息。

    他定定的看着她,忽而就看到了她的嘴唇动了动。

    只有唇动而没有声音。

    是唇语。

    他看完了,认真的回味。

    象是四个字。

    想出来那四个字的时候,他脸色一变,也回之以唇语,“真的?”

    喻色这次没有唇语,而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墨靖尧的脸色微变,不过在看到女孩再次淡定自若的眼神时,忽而也就放松了下来。

    他要学会相信她。

    相信她可以与刚刚的写字一样,带给他意外的惊喜。

    哪怕是遇到困难,她也能学他一样,随手拈来一个解决方案。

    两个人这样只视线偶尔相交,算起来一共也不过是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

    然后喻色确定他看懂了,便转过头再也不看他,而是去与老太太闲聊了起来。

    仿佛那是她亲奶奶,而不是他亲奶奶似的。

    那画面,让他这个亲孙子看着有点恼。

    偏又挑不出喻色任何。

    她这个人,除非是不想,只要她想,一定可以做到最好。

    所以她对老太太这般,想来也是因为他的缘故。

    爱屋而及乌,大抵也就是如此了。

    想到这里,墨靖尧不止是心不慌不乱了,相反的,心情反而是愉悦了起来。

    有他给小姑娘坐阵,她便不需要害怕,他也亦是。

    更何况,还是他强行把小姑娘带来的,他得对她负责。

    “哥,你和嫂子怎么不吃蛋糕了?今天的蛋糕真好吃,瞧瞧,我这个最怕吃甜食的,都连吃了三大块呢。”墨靖汐见他们两个都不吃了,就凑过来,直夸今天的蛋糕好吃。

    许是真的好吃吧,所以她都忘记了这蛋糕是她没站队的盛锦沫让人送过来的,吃的无比的畅快。

    “下午吃了下午茶,来的时候都吃饱了,我不饿。”喻色大声的说着,不然人多墨靖汐听不清楚。

    不过她这一嗓子,同桌的人都听到了。

    其中自然也包括盛锦沫。

    仿似喻色这话愉悦到了她似的,她唇角微开,笑了,笑的很是畅快。

    那笑容正好落在墨靖汐的眼中,她打了一个激棂,问盛锦沫,“你笑什么?”

    “没什么,听你说我做的蛋糕好吃,我很开心。”盛锦沫虽然对墨靖汐站队喻色很不满意,可墨靖汐到底是墨靖尧的亲妹妹,等她成为了墨靖尧的媳妇,还是要与这个小姑子好好相处的。

    所以就从现在开始抓起,不管待见不待见,都友好相处。

    以后也好同在一个到檐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