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 第四百一十二章 找证据

第四百一十二章 找证据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穿成短命女配之后最新章节!

    不幸的是蒲家儿子死了,蒲家恨她“克”死了自家儿子。不知中间出了什么状况,没有真的弄死她,而是送小小年纪的她去了道观。又让她身边的人给她灌输了不少事,让她相信自己是赵悠……等到长大,嫁给了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男人,又被害死了。

    蒲英,蒲公英,像蒲公英的女子,命可不就是苦的。

    想到那个苦命的女子,许兰因的心情又沉重下来。

    做为母亲,太后是自私和薄情的。但古人重男轻女,特别是天家无情,她这么做也是绝大多数宫中女人自保的选择。太后经常接她进宫,蒲家人又那么害怕燕上钗,说明太后保全了自己和皇上以后,还是惦记那个亲生女儿的,只是被蒲家蒙蔽了。

    若只为富贵,赵无认不认那个外祖母真的无所谓。但是,蒲家人害了刘颖及其一家,还在赶尽杀绝,却要享受太后给予的泼天富贵,这就没天理了。那个外祖母,必须要认……

    有了信物,又知道太后同刘颖的关系,还是不能只凭那只钗去认亲。必须要把蒲家害赵颖、温行及其后人的罪证找到,不能让他们把罪责都推到温言夫妇和温老太太身上,或者干脆混淆刘颖和赵悠的身份。

    书里,温行一家人的死都被写成温言为了爵位做的,而蒲家人没写过一笔。最后,把温家灭了的还是女主。现在想来,后面的推手少不了蒲家。更确且地说,是蒲家借刀杀人,他们才是最大的赢家。

    下一步就是找蒲家害刘颖的证据支撑,最后直达太后那里。许庆岩在御林军供职,还有跟太后关系笃深的南阳长公主,以及御林军副统领柴荣,最后一步也非难事。只是,要找到关键证据太难了……

    春天的夜风还是有些凉,站了许久的许兰因有些冷了,才回床上躺下。

    次日上午? 许兰因带着赵明希和许兰月告别长公主回家。

    柴子潇还想去表姑姑家里玩,长公主笑道,“哪能天天想着去做客。你也六岁了? 该收心好好学习了。你老子已经找好了先生? 明天你就要跟着先生上课。”

    柴家有族学? 但长公主府的孩子都是自己找好先生自己学。

    柴子潇点点头。他知道自己要好好学习,要变得聪明,才不会被坏人拐出去卖了。

    他又说道? “改天我休沐了再去表姑姑家做客。”

    许兰因笑道? “好,到时我也把嘉嘉接去,让你们梅园四君子重聚? 表姑再亲自下厨整治几个你们爱吃的好菜。”

    柴子潇喜上眉梢? 说道? “还要准备酸梅汤? 我们以梅汤代梅酒。”

    说得众人大乐。

    回到许家? 他们直接去了正院? 见柴氏正和卢氏说得欢。

    柴氏接过赵明希亲了一口,对许兰因笑道,“真没想到,三妮跟小染成一对了。那两个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都是好孩子。”

    卢氏笑道? “我正跟夫人说呢? 想请夫人帮着说合这桩亲事? 让两个孩子借借夫人的福。还要谢谢大姑奶奶? 小染那么出息,都是大姑奶奶调教的好,还给他除了奴籍……”

    小染回家说了他同王三妮的事? 丁固和卢氏非常高兴。王三妮他们都了解,漂亮,能干,得大姑奶奶和柴大人看重,一年能挣几百两银子。一家人商量,自家是奴才,若能请动夫人帮着说合,也给了王三妮一个体面,弥补了自家是奴才的弱势。

    许兰因笑着恭喜了他们,说道,“小染出息,也是他自己有天赋,够努力。让他不要懈怠,继续努力。以后有了大前程,我自不会耽误他。”

    卢氏听了,又跪下给许兰因和柴氏磕了几个头。

    傍晚,许兰亭、许兰舟、许庆岩陆续回家。李洛也坐着马车来了,他知道今天许兰因会回家,想听一下蒲家的事。

    饭后,许兰因和许庆岩、李洛在书房密谈,做为长子的许兰舟也参加了。

    许兰因把张夫人戴了燕上钗和蒲家的异常,以及长公主说蒲英的事都说了,没好说她听到蒲老夫人的心声。但为了让这几人更加确认赵无的母亲本名叫刘颖,又说道,“蒲老太太看到张夫人的燕上钗,吃惊得人都有些傻了,小声说了两个字。我虽然没听到她说的是什么,但看唇型,应该是‘刘颖’二字。”

    这几个人都认定,刘颖,蒲英,太后对蒲英的喜欢,说明她们是一个人,也就是后来出家的赵悠,李洛和赵无的母亲。

    只不过,蒲老夫人的失态让那几人有些不可思议,是不是她老糊涂又吓被吓坏了,才敢当众默会念出那两个字。但他们都无条件相信许兰因,没有一点怀疑许兰因会骗他们。

    许庆岩高兴地说,“看来,咱们之前的猜测是对的,女婿和你母亲真的是天家血脉,还是太后的亲生女。这也解释得通,蒲家为什么那么害怕燕上钗,他们是怕有人知道他们陷害天家血脉的内情。”

    李洛点点头,证实了这件事,让他既难过又激动。咬牙骂道,“等到真相大白,让蒲家人血债血偿。还有温家那几人,被人教唆着做尽坏事。我娘太可怜了,我爹何其无辜。”又道,“从今天蒲家的做法来看,温家彻底是他们的弃子了,得防着他们灭温家人的口。温言他们该死,却得等到说了真话后再死。”

    许庆岩道,“是极。我们的人要暗中看顾他们,不能让人私下灭口。我也会注意朝中动向,毕竟温言之前在蒲家的示意下做过不少坏事……”

    许兰因又让李洛赶紧给赵无送密信。

    李洛道,“麻子正好在京城,我会写信告诉他,母亲的身份已经肯定,让他想办法从那边的蒲府弄些情报。蒲元庆是草包,府里防得没有这边严密。”

    该做的事做完了,许兰因就在娘家过起了舒心小日子。之前跟赵无说好,他们母子在京多住一个月。现在看来,或许还要再多住些时候。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