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2480章:你走吧,再也不要回来

第2480章:你走吧,再也不要回来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最新章节!

    第2480章:你走吧,再也不要回来

    裴子喻从来都不怕死,或者更准确的说,从他见到时晋白的第一眼起,就是为了他而活着的。

    因为时晋白,他一步一步变成外人眼中那个优秀的裴医生。

    可同样的,也因为时晋白,让他变成了一个控制人心的魔鬼。

    这个魔鬼一直藏在裴子喻的心中,放出来也不过是一个合适的契机而已,时晋白就是那个契机。

    时晋白捂住了耳朵,“你别说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做出那些事情,你为什么要逼我做选择,我不想失去你,可是你做的那些事让我无法原谅!”

    裴子喻是他最好的朋友,虽然时晋白的性格很好,从小到大就很招人的喜欢,可是真的论起来,只有裴子喻是真心待他好,并且这么多年来从未变过。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失去这个朋友。

    可是,今天这个抉择的机会就放在他的面前,因为裴子喻从始至终就只听他一个人的话。

    虽然裴子喻做了那么多事情,犯下了那么多罪,可是他没有留下直接的证据,除非是他本人去自首,从他自己的口中说出他这些年来所犯下的罪孽,否则警方永远也抓不到他。

    而刚才裴子喻也说了,他并不想去自首,因为如果他不在了,就没有人能像他这样,一心一意的去保护时晋白。

    这个人,用他所有的一切,不余余力地去保护他,和之前的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是不一样的。

    裴子喻是不一样的。

    可是同时,他也是魔鬼。

    时晋白的脑子很乱,心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代表着正义,一个代表着魔鬼。

    理智告诉他,裴子喻应该为他所做的一切错事赎罪,那些地下的亡灵才能得到真正的慰藉。

    可是感性却让他张不开这个嘴,这是他最好的朋友啊,曾经无数次救他于水火之中,包括今天。

    裴子喻轻轻的叹了口气,张开双臂,将面前的人拥入怀中。

    时晋白只是小幅度的挣扎了一下,然后就任由裴子喻抱住他。

    裴子喻在他的耳边,又一种带着叹息而又含着笑意的口吻说道:“小白,如果是你的决定,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照着你说的去做,你不用苦恼,我知道我所做的那些事情,令你无法接受,哪怕我没有沾染一滴血,但我也是魔鬼的牵引者,我有罪,但我只允许你一人来审判我。”

    时晋白缓缓地抬起头来。

    裴子喻又笑了声,用腾出来的那只手,轻轻的拭去他眼角的泪水。

    “傻瓜,怎么哭了呢,像我这样的人,不值得你掉眼泪。”

    时晋白摇摇头,抓住他的衣角,半晌,才从嘴巴里挤出几个字来,但也是下了他毕生最大的决心:“你走吧,再也不要回来。”

    可是这个人是裴子喻啊,是和他出生入死的人,也是这个世上,除了亲人之外,对他最纯粹,最好的人。

    “放我走,你不会后悔吗?”

    时晋白先是摇头,但很快又点了下头,“我会后悔,但如果让你去自首,我更会后悔,你不仅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家人,我不想你被判刑,可我也知道,我这么做是违背良心,对不起那些死去的亡灵,但是……但是我更想你活着。”

    裴子喻犯下的那些罪,足够让他被判处死刑。

    无论是哪一种决定,时晋白都会后悔,可比起裴子喻的性命,他觉得哪怕是他后半生活在后悔之中,他也不会再更改今天的决定。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时晋白深吸了一口气,又补充了后半句话:“但是我要你发誓,从今往后,不再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尤其是以催眠术控制人心。”

    裴子喻又笑了起来,大手轻轻覆在时晋白的眼睛上,叹息一声:“傻瓜,我又怎么会让你一辈子处在自责与悔恨当中呢。”

    在说完这句话后,裴子喻松开了手,“我发誓,从此以后不再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

    时晋白拧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深深地看着裴子喻,“你走吧。”

    这辈子,是没有再见的机会了,他也无法再面对裴子喻。

    直到看着车子慢慢消失在视线之中,时晋白才无力地蹲在地上,将脑袋埋在臂弯之间。

    直到有车鸣声响起,车子在他不远处停下后,几个人从车上下来。

    陆星辰最先跑过来,“哥你没事儿吧?”

    得知陆星辰不见了的消息,全家上下都急坏了,就在他们调了所有的监控,想找出时晋白的下落的时候,一个匿名短信发了过来。

    短信很简单,就只有一个简单的地址。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了时晋白的背影,看着是那么的无助。

    时晋白慢慢抬头,看清了眼前的人,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弟弟,我……我好难受……”

    陆星辰被吓坏了,以为时晋白是受伤了,赶忙上下检查,但时晋白却只扑在他怀里哭,别的就再也不肯多说。

    跟着一起来的魏牧之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叹了口气道:“先带大白回去吧,他应该没什么事,可能只是因为做出了一个选择,觉得心里难受而已。”

    陆星辰虽然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先把时晋白抱了回去,到家里再慢慢安抚情绪。

    时晋白哭的眼睛都红肿了,沈清浅拿着冰袋给他敷眼睛。

    而他则是整个人缩成一团,样子呆呆的,不管谁和他说话,他都不回应。

    陆星辰看他这个样子很担心,“魏叔,我哥这是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怎么跑出去一趟就变成这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大白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他只是做出了一个成年人在命运面前的选择而已,既然他不愿意多说,你们也不要逼他,时间总是会冲淡一切的。”

    不过到了第二天,时晋白刚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听到客厅有人在说话。

    是陆星辰在说:“裴子喻是杀害苏父和苏母的凶手?这怎么可能?”

    此刻,电视机正在播放的,正是最新的一则案情。

    上一段时间的苏氏夫妇被灭门的惨案,犯罪嫌疑人落网,而这个嫌疑人是自己来投案自首的。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