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1840 传移

1840 传移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网游之王者再战最新章节!

    “……”

    “……”

    “……然后呢?”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呼啸的轰鸣声随着速度的减缓而变得越来越刺耳,属于这两名玩家之间的相互对视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愈发尴尬,只因为那消失在下方无尽旋转金属与扇叶之间的紫色符文,最后什么奇特的现象都没有产生:“人家薇尔莉特又没有把这些符文的真正用途告诉我,我又如何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

    “你不是她的关门大弟子吗?先前用这些东西的时候还一脸自豪和自信满满的样子。”

    没好气地叉起了腰,雪灵幻冰那原本防备与警惕的动作也随着无事发生的结果而放松了少许:“现在好了,我们的问题该如何解决?”

    “什么问题,我们马上就要死回去的问题吗?”低头检视了一下系统时间,段青的语气中也多出了几分无奈的成分:“在损失了那些先前准备好的炼金道具的现在,我手头上可以使用的材料已经不多,希望可以帮我们撑过最后的能量爆发吧。”

    “你还真打算硬生生扛过去啊?”瞪了瞪自己的眼睛,半晌没有说话的雪灵幻冰最终还是撇着嘴巴别过了自己的脸:“算了,知识分子到了最后果然都是不靠谱的。”

    “喂喂,这句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到。”低着头开始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件又一件的炼金器材与原料,段青的目光也开始在两个人所处的这片狭窄的空间左右不停观望:“唔,这样的空间和分布……果然还是只能摆一个双层强化结界啊,最多在最上面刻上一层高级强化能量法阵,最好是再用‘岩石防壁’之类的魔法固定一下——你,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去搞破坏。”

    喃喃自语的灰色身影动作停顿在了半空中,与之相伴的还有他回望着站在裂口边缘的黑发女剑士手持血剑跃跃欲试的动作,刚刚想要跳入那个裂隙的动作也随着段青的呼唤而停顿了少许,脸上却尽是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既然你没办法控制这一切,那就让我来毁掉它——只要整个能量发生装置停止运作,我们不就安全了吗?”

    “简单明了的斩草除根,可惜结果一向并不如我们所愿。”段青瞪着眼睛回答道:“先前你的直觉不还告诉你不要跳下去的吗?破坏那片区域得到的说不定并不是什么寂灭,而是整个山体的大爆发呢。”

    “反正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我们也不再会有更好的机会再次闯入这里。”身上的气势随着呼啸风声的息止而开始逐步攀升,雪灵幻冰举着剑指向了裂隙下方还在不停绞动旋转的无数大小金属装置:“与其将这个依旧不明所以的东西留给敌人,还不如直接破坏它更好一些。”

    “我们得不到的别人也无法得到——呵呵呵呵,怎么轮到我们自己来当反派了呢?”发出了两声无奈的苦笑,段青随后向着那片能量聚集的方向所在的位置冲去:“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就算最后的符文没有起作用,那也并不代表我们自己就——”

    “呃。”

    大步迈进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中,段青显现在雪灵幻冰面前的表情也变得奇怪了起来,察觉到异常的女剑士也神情警惕地压了压长剑的剑身,用试探性的语气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薇尔莉特在联系我。”按了按自己的左耳,神情有些恍惚的段青摆出了一个接听通讯的动作:“她……好像要告诉我们什么事。”

    “——她?她想干什么?”

    “嘘。”

    摆出了一个制止的手势,段青犹如正在说悄悄话一般阻止了雪灵幻冰的问题,不顾四周能量浓度开始升高的他随后也缓步走回到了女子的身边,探着脑袋望向了被两个人合力撬开的裂口之下:“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什么?你应该问我‘感受’到了什么才对。”

    属于灰袍魔法师的意识——或者说系统的内部提示——随后也响起了来自薇尔莉特没好气的回答:“都已经跟我学习了这么长的时间,难道你还不理解那七个符文究竟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吗?真是的,亏我还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将你们身后的追兵恐吓了回去……”

    “你可以感受得到?”眨了眨眼睛的段青在意识之海中惊奇地问道:“你在那些符文里加装了监视之眼?”

    “岂止是监视之眼那么简单,它们是我紫罗兰法阵的延伸。”

    不知是正在通讯的另一头忙碌着什么,属于薇尔莉特的回答也在段青的意识中显得时远时近、时断时续:“七个‘法印’代表着基础的七种规则,五大能量和四个元素的法则体系也会在我的刻印世界里得到最基本的体现,只要将古代王朝留下的残留能量解析完毕,并融入我的魔法规则之中,它们就将发挥应有的作用,将我的领域完全延伸——嗯。”

    “‘传送’开始了。”

    若有若无的嚎叫声开始在段青的脑海中呈现,与之相伴的还有薇尔莉特使用着娜希娅的声线所发出的感叹:“这座熔炉的核心能量层级正在攀升,应该是遗留在这个系统里的指令再度发挥作用了,不过因为堵塞的缘故,这一次的能量反应依旧会以失败而告终呢。”

    “传送?你指的是什么传送?”面对着一连串搞不清意义的名词和解释,段青只好率先抓住自己可以理解的部分:“里面正在进行着某种空间传送吗?”

    “解释起来对你来说可能有些麻烦,所以——”

    脑海中响起了一声淡淡的叹息,来自薇尔莉特的回答下一刻却是变成了段青意识中的一道骤然出现的刺痛:“你还是自己看吧。”

    眼前的一切变换成了千万融解的线条,宛如在高速的撕扯中不断拉成点和线的景象随后也在另外某种规则的作用发生中再度组合拼接,数不尽的铁笼与铁链相互组合成的漆黑之海随后也在段青眼前重新组合生成的画面中呈现,看似沉重无比的方盒此时也在同样不曾停止的狂风咆哮中紧绷成了一个个漂浮在无垠宇宙中的小小星球。不知是自己身处何方,想要尝试转移自己视角的段青随后也发现了自己根本无法改变这一切的事实,一根紧绷在前方的铁链链条随后也在巨力的拉扯中断裂崩坏,带着被关押在铁笼中的巨大黑影的嘶吼一起向着高高的漆黑夜空中飞了出去:“这是——”

    开始实验品转移,目标:KL596区域221区域。

    错误691:无法取得区域信息,连接中断。

    尝试转移连接,目标:KL672区域L104区域。请求传输中…

    错误692:目标无响应。

    一系列不明意义的系统提示又一次在段青的脑海中响起,无法处理这些信息的困惑此时也因为失去了形体而无法转化成他的表情:“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身为运转中枢派送货物却无路可走的悲惨结果。”薇尔莉特的解释成为了他临时的救星:“想必是因为外界的所有实验室与中转站都已经废弃的缘故吧,失去了大海,任何的河流和溪潭里的存水都会变成无法处理的存在呢。”

    “……这些实验品——或者说怪物,原本是想要送往草原各地的?”于是段青的呆滞感稍微缓解了几分:“古冒险时期的罗德里克王朝布下的无数棋子早已在时间长河中毁灭,像我们所经历过的那个地下实验室应该残留不多,没想到位于草原最深处的这座神山,居然还保留着既有的运转呢……等一下。”

    “难道这就是草原上的那些兽潮的由来?”回想着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些无尽野兽奇形怪状的模样,段青又一次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它们都是这里的产物?”

    “可能性确实只有那么一种,而且这也解释了它们为何无穷无尽,并且总是能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草原各地。”薇尔莉特回答的声音中多出了几分笑意:“但现在的事实是:这里的大部分输送都是无法完成的。”

    “……因为什么样的原因?”

    “这还不简单?因为坏了啊。”

    无比复杂的问题得出了无比简单的答案,呈现在段青眼前的画面随后也伴着薇尔莉特的话音而骤然出现了变化:“问题应该就出现在这里,不过因为你们刚刚才把符文固定下来的关系,我还没有来得及查明原因——”

    “啊啊啊啊啊!”

    仿佛已经坐上了高速旋转的茶杯,属于段青的惨叫声也在他眼前陀螺般不停旋转的景象中游荡而起:“停停停停停下来啊!我,我要吐出来了!”

    “啊,抱歉。”

    不知是使用了什么样的方法,薇尔莉特用一声响指将正在经受着十二级翻山倒海的段青拯救了下来:“不过这可是你的错,因为是你把这个印记打在了其中一片扇叶上的。”

    “我,我就是随便那么一甩……好吧,是我的错。”努力地平息着自己已经无法分辨东西南北的眩晕感,段青宛如求饶一般地回答道:“这里便是整座古代熔炉最后的核心位置——唔,这样好像也看不出什么来啊。”

    “保护这个核心位置的魔法防护非常严密,我先前是无法使用魔法的手段进行突破的。”

    数不尽的金属叶片与齿轮模样的装置相互在空中咬合传动,在段青此时所处的整个空间上下发出了嘈杂的声响,鼓动的狂风与散逸的能量波纹此时此刻也在这名灰袍魔法师的视野四周不停经过,与薇尔莉特的声音一起向着看不到尽头的一座座金属“大厦”远端湍流而去:“也不知道你们使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居然可以破除那道未知的魔法封印……啊,我想起来了。”

    “那柄不详的剑刃。”似乎是想到了一直陪伴在段青身边的那名女子手上的落阳长剑,薇尔莉特后知后觉一般地点了点头:“芙蕾大帝留在这个世间最后的诅咒,似乎还在发挥它未结的使命呢。”

    “雪灵幻冰先前曾经看到了那位大帝的幻象,应该是她曾经来到过这个地方的证明。”随意地回答着对方的话,段青的视线不停地在这些扇叶与齿轮高速旋转啮合的大厦间扫动:“不过现在不是探究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停下这个熔炉?或者说怎么修复它?”

    “目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这不仅仅是只靠我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工作。”薇尔莉特的声音也恢复了一部分的严谨和肃然:“若不是靠着虚空的规则,我甚至无法突破这里的混乱能量规则与你取得联系,古罗德里克王朝留在这里的遗迹一定使用了非常复杂的运算规则和炼金手段来实现了他们本应用魔法来实现的规则,而越是复杂精密的机械,出现错误和破损的时候产生的问题也就越大。”

    “……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吗?”

    “的确有一个你可以帮得上我的办法。”

    似乎明白眼前的这个男子崇尚解决问题效率的性格,薇尔莉特用最快的速度给出了自己的回答:“不过这个办法多多少少有些风险,而且也需要碰碰运气。”

    “我知道那个风险。”微微沉默了片刻,段青用低沉的声音回答着脑海中的那名大魔法师:“你尽管使用就是了。”

    “很好,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道我们所需要的的契机。”

    被分解的点线与画面又一次在段青的眼前呈现,仿佛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在实际的时间中只经历了一瞬间,睁开了眼睛的灰袍魔法师随后望了一眼旁边有些不明所以的雪灵幻冰,动作优雅而又从容地举步来到了裂隙的边缘地带:“‘运气’是否会站在我们这一边呢?”

    “啊。”

    宛如闪电一般的耀眼能量轨迹在下方的嘈杂机械组里如流星般闪过,只是持续了一瞬间就迅速消逝了,但抓住了这个景象的段青嘴角却是逸出了古怪的笑意,举起的右手手指之间也流转起了紫色的丝线纠缠在一起的奇妙光辉:“出现了,熔炉再度尝试运转的那一瞬间。”

    “看看我有没有那个能力,替那些千年前的机械炼金师们当一次维修工吧。”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