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斩月 >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炼魂炉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炼魂炉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当南霏奋力向东飞去的时候,我再次遥望一眼,在萧惊羽的心湖中说道:“秘密保护南霏,一会有必要的话就宰掉那只银狐,不能让银狐伤了南霏的根基。”

    “知道,仙师放心!”

    ……

    就在这时,一道破风声中,一个极快的人影从丛林中飞掠而出,正是狗头道人,他的腿上贴着两张符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风行符之类的符箓,能极快增加奔跑速度的,以至于狗头道人明明撑死也就洞虚境初期的境界,奔跑速度却堪比永生境中期的我了。

    机会难得,就是现在了!

    我直接破风而下,凌空捏碎了那一张白鸟该写出的镇守符!

    “蓬!”

    一道无法想象的巨力在掌心中炸开,紧接着天地之间波荡开了一道天幕,一方小天地瞬间已经形成,方圆十里内的一切都尽在掌握,而我更是成为了这方小天地的主人,无尽力量涌入身躯之中,这种感觉无法言喻。

    “快动手。”

    白鸟的声音从心湖中传来:“如今你是这方小天地的主人,在这方天地里你能发挥的实力大约是加一个境界的实力,所以你现在差不多是准神境的力量,动手吧,镇守符撑不了多久的。”

    “知道了。”

    心念一动,我急速横移而出,整个人仿佛一道光一样瞬间挪移出近三里地远,瞬间就来到了老道的前方,不息之风横扫而出,“嗤”的一声劈在了老道急速递出的拳头上,顿时鲜血迸溅,就凭他的拳头也想挡住不息之风的锋刃,想多了。

    “混账!”

    狗头道人咬牙切齿,整个人都快要气疯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也就算了,你为何屡屡坏我大道根本?”

    我没有说话,跟这种坏透了的人讲半句都是浪费口水。

    “唰!”

    右手中黎明之刃猛然投掷而出,裹挟着比肩准神境的力量,顿时直接穿透了狗头道人的心脏,另一道光芒汇聚,不息之风与黎明之刃之间产生了强大的吸力,以至于不息之风仿佛一柄螺旋刀片一样席卷而过,直接将狗头道人的胸口切碎,顿时有一张金色符箓也一起被碾碎了。

    替身符,他果然有第三张!

    只是,现在他最后的机会也没了,替身符也救不了这个恶贯满盈的鬼修了。

    “嗤!”

    就在狗头道人转身欲逃的时候,眉心中直接有一柄银色飞剑贯穿而过,就这么杀了,甚至杀完老道之后,银色飞剑上连一丝血迹都没有沾。

    ……

    结束了,但却又没有真的结束。

    就在我撑着小天地的时候,北方一道人影飞掠而至,浑身澎湃着无法想象的雄浑鬼力,远不是彭秀之流能相比的,是一个头戴凤冠的女子,长相一般,但眉宇间带着煞气,一双眸子蕴满愤怒:“你算什么东西,敢在古战场内自成天地?!”

    她扬起手掌,轰出了漫天的一道鬼爪!

    “蓬蓬蓬~~~”

    小天地外围,罡风阵阵,硬生生的帮我挡住了这鬼王的一击,也就在这时,空中远方再次有一道霞光一掠而过,那是一道剑气,裹挟着滚滚雷霆之声,伴随着一声“大胆”,剑气就这么硬生生的轰在了小天地的外围,顿时小天地被撞击的疯狂颤抖,而我更是感觉到胸中有一口闷气,连退数步。

    那道剑气消弭无形之时,小天地也一并消失了。

    空中,传来了劈出剑气者的威严声音:“下不为例,否则杀无赦!”

    ……

    身后,萧惊羽一手提着南霏的肩膀,一手提着一只银狐的尸体飞掠而来,皱眉与我心湖对话:“这一剑的威力堪称是古战场这方天地内的极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魂哭城城主周励的手笔,除了他之外,古战场内没有这么强的剑修。”

    我看了眼银狐,已经死了,而南霏则只是受惊罢了,没有真正的受创。

    “麻烦就在眼前啊。”

    我皱了皱眉,转过身看着身后空中那个鬼气森森的女子。

    姜云粥,哭夫崖鬼王,这方古战场内真正的鬼王,看起来姿色平平,但一身的鬼气澎湃却相当恐怖,此时脸上的愤怒终于减弱了一点,一双凤眸盯着我,忽地笑道:“居然能顶住魂哭城主周励的全力一剑,啧啧,最近踏入古战场的外乡修士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我缓缓抱拳:“多谢夸奖。”

    “武人?”

    她看着我抱拳的姿势,笑道:“来自中土大陆的武人?”

    “算是吧。”

    “不错。”她看向我身后的无脸鬼南霏和萧惊羽,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切,道:“看来彭秀那个窝囊废就是这位游侠大人杀的了,十里坡鬼王殿也由你接管了?”

    “没有。”

    我摇摇头:“我杀彭秀只是因为她滥杀无辜罢了,鬼王殿我没什么兴趣。”

    “那这只无脸鬼?”

    “我跟她有缘。”我淡淡一笑。

    姜云粥则在空中捧腹大笑起来,胸前的峰峦晃得人眼花缭乱,这位哭夫崖鬼王虽然姿色平平,但资本却相当的雄厚,简直已经达到让人目瞪口呆的地步了,她就这么“奔放”的笑了一会,道:“小子,咱们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来古战场到底想找什么?”

    我摇摇头:“不能说,说了恐怕鬼王也不信。”

    “哼,有点意思。”

    她秀眸一扬,道:“如果你想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真相的话,不妨来一趟哭夫崖好了,我会盛情款待你这位外乡游侠,但前提是……你有这个胆量么?”

    我皱了皱眉:“既然鬼王这么说了,我自然会去拜访一趟,龙潭虎穴都去过了,区区的一个鬼王殿,我倒没觉得有什么。”

    “好大的口气啊!”

    姜云粥哈哈大笑:“简直比食尸鬼的口气还要重,既然如此的话,小女子就在哭夫崖恭候大驾了!”

    说着,她的身躯化为一阵云烟消失,只是一道灵身罢了。

    ……

    “真要去哭夫崖啊?”

    萧惊羽眉头紧锁,道:“仙师,首先我必须把话说清楚了,这哭夫崖跟十里坡鬼王殿可不一样,十个彭秀加起来也比不了姜云粥的一根手指头,她可是在古战场能跟魂哭城城主周励分庭抗礼的鬼物啊,而且是一个怨气极重的女子,为什么哭夫崖叫哭夫崖,意思就是每一个去过哭夫崖的男子都必定有去无回了,仙师你千万不要仔细斟酌。”

    “知道了。”

    我点点头:“放心,你萧惊羽不想去的话就不必去,在哭夫崖下你就可以走了,我不会干预你的去留的。”

    萧惊羽皱眉:“我只是这么一说,仙师真想去的话,我萧惊羽就舍命陪君子一次,走一趟这鬼门关又如何?”

    我微微一笑:“即便你这么说,我也是不会把离火扇还给你的。”

    萧惊羽立刻耷拉着脸,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

    带着萧惊羽,检查了一下老道的尸体,确实已经是死透了,白鸟驾驭白星那一剑直接捅得神魂都飞散了,真正的一个身死道消,他的这副骸骨基本上不值钱,真正之前的洞墟已经被击碎了,不过老道的储物袋里却确实有不少宝物。

    首先就是一打符箓,有十几张风行符,品秩中等,每张风行符都可以卖十颗灵星钱,加在一起也不少了,此外还有两张替身符,这就是真正的价值连城了,每张替身符可以卖100颗灵星钱,光是符箓,就可以为我赚320个灵星钱了,在南霏身上的投入,算是一笔全部赚回来了。

    此外,还有一根金色的绳子。

    萧惊羽看了一眼,道:“缚鬼索,也算是狗头老道最臭名昭著的宝物之一了吧,许多鬼物就是被这条绳索给捆得最后只剩下一堆碎骨,嗯,这条缚鬼索被老道精炼得已经相当不俗了,对付鬼物有非常不错的效果。”

    我点点头,看了一眼,缚鬼索一共能卖500颗灵星钱,这老道果然家底子厚实啊,几乎可以快要可以堪比萧惊羽这位长生宫首席传承弟子了。

    继续拎着储物袋抖了抖,结果又掉出了一只紫色香炉,鬼气森森。

    “这才是真正的禁物。”

    萧惊羽皱眉露出了厌恶之色,道:“我已经自问自己在古战场内混迹多年不算是什么好人,但跟狗头老道比起来,我简直就是一位光明磊落、拾金不昧、握瑜怀瑾的绝世好男儿了。”

    我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不吹牛会掉修为怎么地?”

    他哈哈一笑,正色道:“仙师有所不知,这只香炉叫炼魂炉,是鬼修中人的必备法宝之一,而这只炼魂炉的品秩已经相当高,你看紫色的浓郁程度就知道这只炉子炼化了多少魂魄了,那些无主的魂魄,不管是寿终正寝的老者,还是半道夭折的稚童,又或者是久经沙场的战将、寻觅夫君的妇人,老道可不会管这些,一并炼化了,魂魄消失,那人就真的是死透了,这炼魂炉,至少炼化了一万个魂魄,罪孽深重,因果更是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我皱了皱眉,看了眼炉子的价格,感觉还行——

    炼魂炉:售价2金鲻钱请大家关注威信“小 说 全 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