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131章 让猫去看守小鱼干

第131章 让猫去看守小鱼干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你有种就杀了我最新章节!

    正在抽水烟吞云吐雾的荆青蚨咳嗽两声,旁边老管家连忙为他抚背。好不容易理顺了气,荆青蚨清了清嗓子说道:“……正威,你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乐语没有坐下来,冷冰冰看着兄弟们:“如果我们荆家因此倒了,那就是你们几个害的。”

    “出言不逊,只会暴露你的软弱,兄长。”荆正武端起茶杯轻轻吹拂,笑道:“百年荆家是无数先辈留下的基业,也许会经历风吹雨打无数挑战,但又岂会一蹶不振再战不起?虚言恫吓,推卸责任,这就是兄长你的担当吗?”

    几位族老也缓过神来,神色不善地看向乐语——草,差点被你吓尿了,一来就说‘荆家要亡’,荆家怎么可能会亡,放屁!

    乐语哼哼两声,冷笑道:“是吗?既然喊我过来,那就是为了前天夜里半城发生了那起事了?”

    说到这里,其他人都脸色一沉,荆正堂连忙打圆场道:“发生这样的事,我们都不想的……”

    “你们当然不想,因为你们占了便宜又卖乖!”乐语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现在谁不知道那群人之所以袭击工厂,就是因为你们几个联合其他商会降薪改革?我可没掺和到你们这屁事里,老老实实搞报社,结果呢?我的工厂也被人烧了!”

    “好处轮不到我,背锅有我一份。呵,我也不是指责你们,毕竟我是你们的哥,自然要为弟弟们的错误买单。”

    这就是乐语为什么要让白夜也袭击自家工厂的原因!

    先不提如果只有他一家没被袭击有多显眼,会不会引起家族的猜忌,会不会成为弟弟们攻击自己的理由。

    现在他的工厂也被袭击了,那他就可以凭借这个理由对着弟弟们疯狂输出。你看弟弟们的表情从平静变得愤怒,再从愤怒变得难看,真是特别好玩。

    至于乐语的损失……嘿,损失就损失了,怕什么?

    不就是重新买机器,修补厂房,花钱就是了,还能增长就业呢。

    乐语留钱有什么用?他一不去香雪海,二不去不归楼,连烟都不抽,不良嗜好什么都没有。

    如果说目前荆正威的日收入是100,乐语一天连50都花不了——这里面还包括他的厂房工人等杂项支出。

    穷人为什么要存钱,是因为他们要为未来做准备,例如结婚、生子、医疗、旅游……

    而乐语呢?当他从人生选项里删除结婚生子这两个长期目标后,他的人生就变得轻松多了。

    医疗,辉耀人不生病,顶多被人砍死,如果被人砍了,那就……砍我的人要倒霉了。

    旅游,这个乐语倒是准备好了,他已经暗暗藏起一批金银,等待一个契机就拿着这一大笔钱去浪迹天涯——这个契机可能是‘荆正威死了’,也可能是‘乐语腻了’。

    资本家之所以会无休无止地增值资本,是因为他们想要获得话语权,想通过资本获得更多的权力。用游戏来比喻,假如‘资本家’是一个职业,那资本就是他们的装备经验,所以‘资本家’的资本越多,他们的等级也就越高,他们这个账号,也就拥有更伟大的意义。

    人终究是会想追寻意义的。

    所以历史上也有资本家会背叛阶级,因为他们找到了‘更伟大的意义’——当然,这样的人是少数。相比之下,资本增值所带来权力,是大多数人更加认可的意义。

    乐语跟他们的最大区别是什么?

    ——乐语不仅仅只有一个账号。

    其他人只有一个账号,所以他们无法放弃这个账号的一切,甚至难以转职,只能死死抓住拥有的东西不放手。

    但乐语不一样,如果荆正威这个号玩废了,他大不了换个号。甚至不用他主动,像荆正威这样的人,乐语迟早有一天醒来忽然发现自己换了个新号。

    因此乐语在荆正威身上投资得再多,迟早有一天也会化为乌有。

    更何况,他也不喜欢荆正威现在‘血腥资本家’这个职业,至于荆正威这个身份所带来的享受,他也没啥兴趣——这年头资本家还有什么享受?吃好的,有麦当劳好吗?喝辣的,有可乐吗?玩乐,这里手机都连不上网,玩个屁的乐!

    唯一有可能的娱乐,那就是繁衍交配了,但荆正威……乐语可没兴趣为了几小时的欢愉,而破了自己的无痛体质。

    他已经用本体经历过一次有痛死亡了,不想经历第二次。

    总而言之,我乐语,有钱,使劲浪费!

    “不要太自以为是了,荆正威。”翘着二郎腿的荆正风冷声道:“你自己保护不了财产,关我们屁事,你有什么证据?如果你那个女人被——”

    啪!

    咬战法·荒咬!

    咬战法·宇咏!

    电光火石间,乐语一巴掌扇过去,荆正风马上画圆试图化解,结果当然是荆正风被打了响亮的一巴掌,而乐语收回手避开他的追击,冷声说道:“我当然没有证据,但不妨碍我向你们发脾气。”

    “就像我半个月前被人派了几十个大汉堵在暗巷里,虽然我不知道谁是主使者,但这笔账迟早有人要还。”

    荆青蚨仿若未见,吸了一口白雾,平静说道:“正风,道歉。”

    “呸。”荆正风吐出一口牙血,“这里没人能命令我,大不了我将那厂子还给你们。荆家,我才不在乎……”

    “没关系。”乐语优哉游哉地坐下来:“身为大哥,我有包容弟弟们的胸怀。正风对我的无礼,我就当他迎风撒尿尿一身,看个乐,不用上纲上线道歉,伤了兄弟情就不好了。”

    兄弟情……所有人的脸色都怪异起来。

    “但你们总得给我个说法吧,这种事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吧!”乐语用力一拍桌子,痛心疾首地说道:“放弃改革吧,你们失去的只是面子,但我失去的可是钱啊!”

    “不可以。”荆正武平静说道:“如果就这样退缩,损失的不是我们的面子,而是我们的声威。如果那群人这么闹一闹,放一放火,我们就退让,那我们以后还怎么开工厂?他们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那我们还不如关了工厂算了。”

    乐语:“查出来他们是什么人了吗?”

    荆青蚨点点头,老管家马上说道:“巡刑卫虽然及时赶到,但一个嫌疑人都没抓到,怀疑可能是想煽动工人闹事的逆光分子。”

    听到没人被抓住,乐语也松了口气:“哼,巡刑卫也是一群废物,我们交了那么多税,居然连这点事都办不好,啧啧啧……”

    “我听说,前晚兄长是最先赶到的。”荆正武忽然道:“正因为兄长强烈要求救人救火,所以巡刑卫才不得不分出兵力去支援兄长,导致他们没有足够的兵力包围半城……”

    “弟弟啊,你怎么可以胳膊往外向着外人呢。”乐语叹气道:“巡刑卫自己干不好事,还想推卸责任到我头上?我不还是为了救大家的财产,你居然污蔑我想帮那些贼人?”

    “我可没这么说。”荆正武吹了吹茶,笑道:“那么,按照兄长的逻辑,我可不可以说,我也是为了荆家能赚更多钱才推行降薪改革,你为什么要污蔑我想害荆家呢?”

    乐语被噎住了——妈的,这臭弟弟居然跟他打逻辑!

    但荆正武还真说对了,乐语前晚之所以及时赶到,除了是想救人外,也是为了接应白夜的人顺利离开。喊住守卫人员,要求巡刑卫派人支援,都极大地增加白夜行者的逃逸成功率。

    荆正堂继续打圆场:“都是为了咱家,不要吵了,还是商量下怎么解决吧。”

    “还能怎么解决?”荆正风冷笑道:“派更多人守护工厂,要求巡刑卫也在旁边驻守。你们怎么样我不管,我会让青虹帮的兄弟们帮我守工厂,要是那帮人还敢来,我就让他们有去无回!”

    “治标不治本。”乐语说道:“根源在降薪上,一天不解决,一天都是隐患。”

    “将隐患扼杀不就……”

    “你们好像还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说荆家要亡了!”乐语大声说道:“你以为我们的敌人是工人吗?不,我们的敌人是银血会!”

    “银血会对我们已经很不满了,现在还闹出这么一档事,你让其他商会怎么看?当出头人的可是你们三个,我们荆家,你说其他遭殃的商会,会不会怨恨荆家?”

    其他人脸色纷纷难看起来,就连与乐语针锋相对的荆正风也不说话了。

    因为乐语说得没错。

    本来荆青蚨让他们分管工厂,就是希望他们通过改革来降低工人闹事的几率,结果反而引起前天夜里的放火事件——影响更为恶劣!

    做生意,你可以无恶不作,你可以欺诈勒索,但你唯一不能就是走到所有人的对立面。当没人跟你做生意,你就完蛋了。

    虽然这次参与降薪的商会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但荆家是牵头人,现在出了事,大家当然对荆家不满——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根本不会遭殃!

    “所以,放弃降薪改革吧。”乐语悠悠说道:“不能一错再错了,不然等待荆家的,只是一条死路。”

    “不。”

    说话的,不是荆家三兄弟,而是荆青蚨。

    他吐出一口奶白色的白烟,平静说道:“不用放弃。”

    “放火事件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昨天,我派人参加了小会。”

    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小会,就是银血五大商会的小型会议,虽然不及大会的一锤定音,但小会商议的内容,依然会成为玄烛郡的命运。

    “第一,四大商会也想趁这个机会压低薪酬,压榨利润,转嫁战争风险,他们希望我们荆家一步不退,将这次联合降薪坚持到底。他们会为我们疏通关系,让我们无后顾之忧。”

    乐语脸色微变——资本家又联合起来了。

    很显然,四大商会是希望荆家去挡枪,但荆家也很乐意挡枪,四大商会取利,荆家取名又取利,仅此而已。

    “第二,他们觉得逆光分子实在太嚣张了,银血会不能容忍逆光分子动摇我们商人的国度,更不能向他们妥协。银血会准备出资组建半城巡逻队,捍卫工厂区的平安,抓捕放火烧厂的罪犯。巡逻队我们五大商会都要派人负责,以表明我们的态度。”

    听闻此话,弟弟们身体都坐直了,荆正武眼睛更是射出亮光。

    荆青蚨深深吸了一口白雾,又说道:“正威,你作为荆家,负责一支巡逻队吧。”

    众人一惊,荆正武彻底绷不住表情,变得异常难看;荆正堂、荆正武脸色倒是没什么变化,但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而乐语是微微一怔。

    你让我,去负责,半城工厂区的巡逻队?

    这跟派猫咪去看守小鱼干有什么区别?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