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穿成残疾男主怎么走剧本? > 179|番外:IF线首领宰(七)

179|番外:IF线首领宰(七)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穿成残疾男主怎么走剧本?最新章节!

    番外:IF线首领宰(七)

    上位后, 太宰治异常的繁忙起来。

    想要杀他的人骤然变多,以至于中原中也寸步不离本部, 格外警惕,生怕太宰治还没有坐稳港口黑手党首领位置几天就被暗杀了。用中原中也的话来形容, 这条青花鱼本来就招人恨, 有人想杀他太正常了。

    “嗤, 黏糊糊的蛞蝓,你还是去和红叶姐好好聊一聊吧,她还在生我的气。”

    太宰治有点嫌弃, 不习惯被中原中也天天保护的感受。

    当然。

    中原中也更加嫌弃要保护他。

    自己倒了八辈子的霉, 才会碰到太宰治当他的首领, 就算太宰治把他提拔成了五大干部之一, 他也毫无喜悦之处,因为当干部的工作量更大!

    橘发少年恶声恶气道:“首领, 麻烦您加强体术的锻炼, 不要连躲都躲不掉。”

    太宰治坐在首领办公室里翘着腿,一脸天下第一的表情。

    看出他的满不在乎,中原中也心累, 以前对方就喜欢自杀,碰到死亡根本不会害怕,但是港口黑手党不能连续死首领啊!

    “首领,你不想锻炼体术,那麻烦你锻炼一下另一个能力吧。”

    “什么能力需要锻炼?”

    太宰治好奇宝宝的模样问他。

    “你的声音。”中原中也表面尊敬恭谨,实则嘲弄地说道, “请您遇到危险,大声喊‘救命’,我会在第一时间过来看您有没有出事。”

    太宰治指了指落地窗:“是隔音玻璃呢。”

    中原中也诠释着冷酷干部的精髓,“那就等死吧。”

    太宰治嘀咕道:“藐视首领的小矮子……”

    至少现在,中原中也还不太乐意听从太宰治的命令,要中原中也天天待在办公室里保护对方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有自己的任务要做,不是对方的狗!

    在中原中也大步流星地走出办公室后,太宰治自言自语道。

    “以后会更难出去吧。”

    “毕竟……”

    他没有说出自己的安排,有些话,只能闷在肚子里,连空气也不能知道。

    就这样吧。

    一步步壮大港口黑手党,把这片黑夜囊括到手里。

    他在乎的、百鬼丸在乎的人和事物……都会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春季。

    又是新的一年到来。

    武装侦探社的社员们集体出去旅游,他们一起泡温泉,又去结缘神的神社里参拜,在繁茂的结缘树上放上自己的木牌,祈祷新的一年有新的开始。

    国木田独步尤其的认真,双手合十,碎碎念了一阵子。

    发现乱步先生跑去社长那边,留下百鬼丸在原地拿着木牌满脸茫然,国木田独步好心地走过去,翻开手账本,用“荧光笔”写道:百鬼丸,需要我帮忙吗?他是一个极为照顾社员的人,纵然知道百鬼丸不是什么小可怜,而是一个灵魂坚韧的强者,他仍然把对方视作需要照顾的晚辈。

    因为,远离尘世、生活在另一种视野中的百鬼丸太纯净了。

    无法用年龄来定义他的心理年龄。

    啊,忘了说,国木田独步和百鬼丸是同龄人,但是国木田独步看上去老成多了。

    百鬼丸一脸冷模式的乖巧,张开口,用幻术带来的声带发出声音:“国木田先生,我写好了字,想把东西挂上去。”

    他双手递上自己的木牌。

    上面用马克笔写了他的名字。

    国木田独步定睛一看,名字的后面的括号里还有一排小字,是乱步先生的笔迹。

    百鬼丸(变态不许靠近。)

    国木田独步差点笑出声:“好的,我帮你去挂。”

    身高一米□□的国木田独步爬上树,把求姻缘的木牌挂到了最高处。

    百鬼丸望着散发绿色生命火焰的大树,木牌遮挡住了树木的火焰,反倒是让他看得清楚一个个木牌的轮廓,那是无数人的心愿。

    他的心眼看得见罪孽的因果,却看不见人间的姻缘线。

    这个世界不是《多罗罗》。

    这个世界亦没有他的多罗罗。

    百鬼丸在心底祈愿: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神明大人,我想要一个属于我的多罗罗,干净洁白,温柔善良,永远陪伴我。

    国木田独步看着结缘树下的百鬼丸,缓缓露出笑容。

    别的不敢肯定,他敢肯定不介意百鬼丸残缺的女孩子一定会存在,百鬼丸就是有这样让人抛开皮囊的种种问题,去直视他的灵魂的魅力。

    “百鬼丸,我们去找那些家伙。”

    等了一会儿后,国木田独步挥手,示意百鬼丸跟着他去找其他社员。

    百鬼丸踩着木屐,洁白的手腕在衣袖中垂下,双手不再常年杀戮,学会了回归正常社会的各种生活技能。他的长发扎起,脖颈修长,虚假的皮肤遮掩了人棍般可怖的身躯,他在春日的枝头下,怀着期待踏入同伴的生命火焰周围。

    他很幸运的在穿越时空的第一天,碰到了迷路的江户川乱步。

    这个人不是他的多罗罗。

    但是,对方教会了他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夜晚,神社关了门,一个人翻过神社的墙壁,潜入了里面,他的肩头黑大衣滑落下来,被胳膊一带,夹在了腋下,目标明确地走到了结缘树的前面。

    这是褪去了少年的青涩,快要步入青年时期的太宰治。

    他更加高挑了。

    过去的婴儿肥和稚嫩从他的身上消失无踪,他越发削瘦,背部挺拔,双肩不够结实,然而意外的能支撑起一整个横滨市的夜晚。

    “百鬼丸的结缘牌子。”

    太宰治在石灯笼的微弱光线下,用目光去寻找白天挂上的牌子。

    “啊,找到了!”

    一块小小的木牌令他展颜了。

    自从掌握了权利,他不再顾忌森先生,能尽情地收集武侦社的情报。一听说他们会来神社,他就猜到了百鬼丸可能会去挂木牌,因为那是一个向往爱情的人偶啊。

    只要他活着,百鬼丸的姻缘就不能落到其他人头上。

    这是他退了不知道多少步的底线。

    “我得快一点,好不容易把小矮子支出去,不能被小矮子发现我不在酒店。”太宰治在树底下用树枝拨了好久,又蹦又跳,就是无法让树枝碰到木牌上的红绳子。他发誓这绝对是国木田君挂的牌子,那个追求完美主义者的国木田麻麻会把百鬼丸的木牌挂在最难掉下来的地方!

    “嘿咻。”

    无可奈何之下,太宰治活动四肢,开始爬树,在树枝和叶子中去拿木牌。

    久坐办公室,他的身体还是那么灵活~。

    堂堂港口黑手党的新任首领,里世界立下赫赫凶名、令人闻风丧胆的“太宰治”,不在严密防守的酒店里去会见其他组织,而是半夜跑出来爬树,这种事情要是熟悉他的人知道,估计会怀疑他在设下什么阴谋诡计。

    太宰治滑下树,看清楚木牌上的字迹,得意的表情一僵。

    “谁是变态啊!”

    “不对,乱步先生写的是变态,我又不是,而且我也没有靠近百鬼丸……”

    他的手指去抚摸百鬼丸的名字。

    一笔一划,皆能唤醒他脑海里的记忆,平行时空的百鬼丸曾经蹲下身,在地上写出了自己的名字,结下了两人最初的缘分。

    以“百鬼”为名的人啊,足以战胜百鬼丸,平定世界的天之子。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帮你去战胜魔神。”

    太宰治赌不起。

    整个世界也许凑得齐十二个魔神级的人,就算有,也不能成为优先的选择。

    只要按照原路走去,他就能为百鬼丸请来齐木楠雄。

    还有不到六年……

    太宰治目露歉意和心疼,百鬼丸在这个世界待了四年,没有斩杀任何一个魔神。然而他不敢贸然进行斩杀魔神的计划,放弃完全康复的希望,用他更极端理智的想法是——只有最凄惨状态下的百鬼丸,才能让齐木楠雄怜悯。

    百分百的康复,百分百的安全,是那位神明大人可以做到的事情。

    他,竭尽全力只能支持人造器官和幻术。

    太宰治的神色温柔下来,“年底,在进行人体实验之后,人造器官就能用了。”

    不要悲伤。

    不要绝望。

    这条追逐光明的路上,他会一点点拼凑出前方的光明。

    “摘下……红花送伊人……”

    哼着含糊不清,仿佛是日本民谣的歌曲,太宰治拿走了百鬼丸的结缘木牌,放入衣服贴近心脏的口袋里,返回酒店的路上,遭遇了新一轮的袭击。

    他以自己为诱饵,算好了时间,以轻伤为代价回到了酒店房间里。

    外面,被击杀的尸体为他的名声继续添砖加瓦。

    港口黑手党的人正在清理尸体,衣服里佩戴枪/支弹药,随时准备根据首领的命令剿灭来袭的组织。中原中也紧急赶了回来,看见人没事,只是脸上又多了一块止血纱布后气急败坏:“你就不该把我调出去!我一个人就能全灭这些敌人!”

    “你在,他们就不敢出来了。”

    太宰治坐在沙发上看资料,窗帘没有打开,以防狙击手,灯光之下,还能看得出太宰治临时洗了个澡,头发湿润润的,散发着洗发香波的香气。

    “呿!”

    中原中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黑着脸唾弃了一口敌人。

    他皱起眉,又问道:“你脸上的伤……记得上药,是被子弹擦过了吗?”

    “不是哦。”太宰治轻描淡写道,“不小心在上楼的时候摔了一跤而已。”

    中原中也:“……”

    垃圾太宰,把你这张招摇的脸摔毁容算了!

    年底,白兰·杰索提着一个小型医疗箱子,把实验成果展现到了太宰治的面前。

    “按照你的要求,我最先弄出来的是鼻子和耳朵。”

    “辛苦了。”

    港口黑手党的太宰治以首领的身份说道。

    白兰·杰索任由他检查自己的东西,有些不解地问道:“所有器官里,人造难度最高的是触觉神经,其次是眼睛,人造难度最低的则是皮肤和四肢,因为皮肤和神经挂钩,所以可以暂时放弃,但是对百鬼丸最有用的是四肢吧。”

    他可不会认为太宰治傻,这个家伙竟然有充足的医疗知识。

    选择鼻子和耳朵一定有对方的理由。

    “四肢和脊柱再等一年,在百鬼丸二十岁之后进行移植。”太宰治戴上手套,捏了捏箱子里的耳朵和小巧的鼻子,软软的,很精致,他仿佛看见了它们安装到百鬼丸身上的画面,“原因很简单,百鬼丸还在长身体。”

    白兰·杰索挑眉:“难道你能估算出他什么时候停止生长?”

    太宰治意味深长道:“有何不可。”

    白兰·杰索一默,叹为观止道:“可以看着其他世界的太宰治和恋人在一起,自己强忍着不去认识百鬼丸,太宰君实乃狠人啊。”

    不同于平行时空,他面前的太宰君是货真价实的一条道走到黑。

    太宰治无视他的这句话。

    白兰·杰索干脆问道:“替百鬼丸移植的借口用什么?”两个有平行时空情报的人一起联手赚钱,才这么快搞出了黑科技级别的人造器官。

    太宰治把一对耳朵和鼻子放入箱子里,说出早已考虑好的名义。

    “以夏目漱石的名义。”

    “夏目……漱石?那位传说中的异能力者?!”

    白兰·杰索大吃一惊,连他都没有见过夏目漱石,可想而知对方有多神秘。对方不是印在纸币上的文豪,而是日本现阶段最厉害的异能力者!

    “对。”

    太宰治抬眸,鸢色的眸子波澜不惊,“他会默许的,只要能治疗百鬼丸。”

    白兰·杰索的脑经转得很快,猜到了一些缘由。

    “没想到啊……”

    “保护百鬼丸的人里有身份这么高的。”

    想到百鬼丸恢复后的情况,他幸灾乐祸地说道:“等百鬼君一点点恢复,要是有人追求他,你这位港口黑手党的首领该怎么办?”

    太宰治不为所动:“顺其自然。”

    百鬼丸的外表很美,令人怜惜,实力又强大,容易让女孩子产生好感。

    但是——

    除了乱步先生,其他人不值得太宰治警惕。

    太宰治交代了一遍事情,白兰·杰索记下,走出去之前突然说道:“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或者说你刻意没有去留意,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声。”

    太宰治疑惑。

    白兰·杰索侧过脸,笑容像是棉花糖,这些年专心研究医疗技术,倒是被救死扶伤的医生们感染了一些善意,也没有太过黑化。他足以自傲地说自己是在推动人类的医疗科技,未来救的人会远超杀的人。

    “你的百鬼丸没有叫过乱步先生为‘多罗罗’哟。”

    你的百鬼丸……

    没有……

    叫过……乱步先生……为……

    多罗罗……

    白兰的话瞬间清空了太宰治的思维。

    难以形容的喜悦蜂拥而至,击溃了太宰治的理智,他的百鬼丸没有把别人当作多罗罗,他的百鬼丸没有对乱步先生产生爱情……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外如是。

    太宰治以为百鬼丸会爱上第一个牵起他手的人,甚至为此悲哀,自己错过了走入对方心里的机会,对江户川乱步产生过不可遏制的杀意。可事实上并非如此,江户川乱步的身高与百鬼丸相仿,生命火焰洁白,却不是娇小的“女孩子”,百鬼丸在试探性地写过“多罗罗”的名字后,就被江户川乱步否认了。

    除了太宰治,谁会不说自己的名字,承认一个虚假的名字。

    爱情开始的契机。

    ——是“多罗罗”这个名字啊。

    发现办公桌后的人已经双眸放空,傻愣愣的,白兰·杰索抛下消息就溜走。

    刺激一把老板的爱情神经,再逃跑。

    真快乐。

    在白兰·杰索看来,手握剧本的人就应该完美通关,把任何阻强行踹开嘛,他早就看不爽太宰治躲起来的表现,毫不客气地推了一把。

    喜欢什么,就去争夺,去和武侦社的乱步先生抢啊!

    那可是你最喜欢的人偶!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