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一脸绝望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一脸绝望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最新章节!

    杨先生饶命?

    我不敢撒谎?

    诬陷宋总?

    贾大强几句话顿时掀起轩然大波。

    事情急转而下。

    全场目瞪口呆。

    谷鸯和李静也张大了嘴巴。

    近百人目光死死盯住贾大强。

    “贾大强,你胡说什么?”

    安妮下意识上前一步吼道:“王子什么时候让你诬陷了?”

    梵当斯的脸色更是前所未有阴沉。

    “安妮小姐,不要杀我,不要催眠我。”

    贾大强害怕叫起来:“我不想出卖你和王子的,可我真的不敢再撒谎了。”

    “我再诬陷宋总,杨先生他们查出,真会杀掉我的,呜呜……”

    贾大强看到安妮靠前马上惊恐挪后,好像看到一头凶兽逼近自己。

    安妮怒吼一声:“混蛋,我什么时候要杀你,什么时候催眠过你?”

    没等安妮靠前,几名内务府精锐已经抬起手,短枪指向安妮不让她靠近。

    “贾大强,把事情给我说清楚。”

    杨红星亲自上前盯着贾大强,一字一句开口:

    “说清楚了,还没有水分,我保你不死。”

    “但如果玩花样或者有所隐瞒,我就地毙掉你。”

    “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也是你最后的机会。”

    他还环视四周一眼:“我也敬告各位一声,贾大强现在我罩了。”

    “没有得到我允许或者偷偷下手者,等同于跟我杨红星开战。”

    “是非曲直,等贾大强把话说完再定夺。”

    杨红星展现着铁血果断,让喧杂众人无形中安静下来。

    看到杨红星这么有权威,贾大强紧张的表情松弛些许,但擦擦汗水还是没站起来。

    杨剑雄看着贾大强附和一句:“你现在安全了,把事情真相说出来吧。”

    “我是贾大强,华医门的骨干成员,靠华医门赚了不少钱。”

    “地位和身份也水涨船高,于是入了梵医学院的法眼。”

    贾大强呼出一口长气:“梵医学院用十倍价格挖我过去。”

    “既是完善梵医学院的架构,也是给华医门一个重击,报复叶神医对梵王子的挑衅。”

    “梵医学院不仅挖了我,还给了我一笔经费,让我把其余华医骨干也拉入梵医学院。”

    “我一番努力,还砸出不少钱,最终聚集了将近三十名华医门精英投靠梵院长。”

    “拉好队伍后,我就去找宋总解约。”

    “结果宋总不仅没有高抬贵手成全我们,还按照合同罚走了我们三倍薪酬。”

    “接着还吊销我执业资格,更是以泄露商业机密罪名报警,把我在梵医学院门口抓起来。”

    “我害怕,我担心死在牢里,就在被抓的时候,向梵当斯王子喊叫我知道宋总和华医门机密。”

    “我想要证明自己价值让梵王子他们救我。”

    “不然梵王子他们是绝对不会营救,没有行医资格还坐牢失去价值的我。”

    “我喊叫自己知道机密的时候,杨剑雄署长他们也在场,也都听到了。”

    他还抬头望向不远处的杨剑雄几个探员。

    “没错!”

    杨剑雄点点头:“贾大强当时对梵王子喊过,他有用,他有机密对付华医门和宋总。”

    听到弟弟的证明,杨红星微微颔首,没有多说什么。

    谷鸯却不耐烦喝斥贾大强:“你背叛华医门,不想坐牢,跟我女儿一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

    宋红颜淡淡出声:“贾大强有价值,梵王子才会捞他出来。”

    “梵医学院砸了重金和请了大使保释。”

    杨剑雄点点头:“加上经济罪行,我暂时释放了他。”

    “梵王子耗费这么大人力物力运作,自然不可能保释一个没价值的废物出来。”

    叶凡也接过话题望向风姿卓约的谷鸯:

    “贾大强无论是不是知道华医门和红颜机密,他都要挤出一点东西来忽悠梵王子。”

    他已经捕捉到了事情的源头。

    梵当斯一伙眼皮直跳,眼神再度冰寒。

    “没错!”

    贾大强一副无奈的样子,硬着头皮继续开口:

    “梵王子把我救出来后,直接让安妮带我去梵国公馆。”

    “他开门见山要我表现价值,不然就把我重新丢回牢里。”

    “我当时慌乱的很。”

    “我在华医门不过一年,虽然是骨干,但距离核心还有距离,哪知道什么机密?”

    “至于宋总的秘密更是天方夜谭了。”

    “我一个月见不到一次宋总,上哪里挖宋总的龌蹉事情去?”

    “慌乱之际,我突然想起,我八月份去会所喝酒时,恰好看到林百顺跟人谈起华医门立足的不容易。”

    “他说叶神医和宋总刚来龙都时处处遭受刁难。”

    “是杨先生女儿坠马一案,让叶神医他们扭转了龙都劣势。”

    “我为了应付梵当斯就灵机一动改编此事。”

    “我告诉梵王子,杨先生坠马一案是宋总和林百顺自导自演。”

    “这样一起事件,足够机密,足够合理,足够反转,也足够杀伤力。”

    “果然,梵王子他们一听就来兴趣了,扯着我追问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没法子,只好现场编造,说是十二月十二日跟林百顺喝酒听到的。”

    他补充一句:“其实那一天,确实是我和十几个华医门骨干聚会日子,但没有林百顺。”

    林百顺闻言快哭起来:“我就说我不记得这些事。”

    “梵王子他们听完之后就相信了。”

    贾大强没有理会林百顺,咬着嘴唇把事情说完:

    “梵王子他们全都认定这是指控宋总、打压华医、报复叶凡的大杀器。”

    “只是他们觉得我当时那么一听,没有什么人证物证,无法有效向宋总发难。”

    “但他们又不愿放过这个机会。”

    “梵王子最终决定,没有证据伪造证据,就着我编造的故事钉死宋总。”

    “于是兵分两路。”

    “我和安妮趁着林百顺去十三姨处寻欢,催眠他背下供词进行录音做物证。”

    “梵当斯王子则替代治疗杨千雪的陆医生,在她心里种植下宋总和林百顺伤害她的记忆。”

    “也就是叶神医所说的心理暗示……”

    “杨先生,杨夫人,这就是全部事情真相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罪,我不该为了保命胡扯一个机密,让梵王子他们搞出这事。”

    “对不起,宋总,我一时仇恨蒙蔽,想要向你发泄愤怒。”

    “梵王子,对不起,我真不想出卖你,真是我精神真扛不住。”

    贾大强对着梵当斯痛哭流涕:“我最后一点良心也不允许我一条道走到黑……”

    话音落下,全场一片死寂。

    不少人精神恍惚,没想到真相是这样的。

    贾大强这一番话,没几个人怀疑。

    因为他所说不仅合情合理,还把自己未来也绑上了。

    如果贾大强把自己摘出去,喊着梵当斯是幕后黑手,唆使他栽赃陷害宋红颜,众人或许会保留质疑。

    毕竟贾大强很可能被宋红颜收买玩了一出碟中谍指控。

    但现在,贾大强坦诚是他为了保命捏造一个机密,梵当斯他们相信后捏造证据诬陷。

    这意味着贾大强自己是始作俑者,结局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所以大家对他的话很是相信。

    梵文坤和安妮一伙也没吼叫辩驳,因为贾大强所说都是他们真实所为。

    贾大强没有栽赃也没有诬陷梵王子。

    他们只是愤怒自己被贾大强捏造机密忽悠了。

    唯有梵当斯全身僵直站在原处,目光冰冷盯着宋红颜。

    “贾大强,证据呢?证据呢?”

    谷鸯还不死心对着贾大强娇斥:

    “你说这一出戏是你为了活命捏造,梵王子他们为了打击宋红颜制造假证?”

    “你说的有鼻有眼,那你有证据吗?”

    她不希望事情跟宋红颜无关,不然那一巴掌就要还给自己了。

    “证据?有?”

    贾大强一只手伸入怀里,颤颤巍巍拿出一部手机:

    “林百顺的录音是在十三姨阁楼催眠录制的。”

    “是先拍摄视频再提取录音出来的。”

    “我这里有原视频。”

    “那一份供词也是我亲手写出来的。”

    贾大强又掏出一张字眼密密麻麻的纸……

    安妮他们一脸绝望!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