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 第1448章 有些消息也不能说

第1448章 有些消息也不能说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在纪小言的意识中,戛戛是真不能做什么的,也就只能当作宠物养养,偶尔需要的时候,让它去找找东西,充当一下苦力,探查一下周围有没有什么危险之类的,也就只有这么几个用处了。

    可是,那个绿油油的男人在听到了纪小言的这话之后,却是反而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了纪小言,半响之后,这才对着纪小言说道“做苦力?你为什么会想到让玛犷砂兽去做苦力?它们可是战斗力很强的怪物啊!”

    战斗力很强的怪物?

    纪小言顿时愣住,似乎觉得自己是听错了,忍不住扭头望向了塞纳里奥。

    “看我做什么?我对玛犷砂兽不熟悉的,也就只认识戛戛这么一只而已!”塞纳里奥一脸无辜地对着纪小言说道。

    纪小言皱了皱眉头,看向了那个绿油油的男人,对着他问道“你说玛犷砂兽的战斗力很强?它们会战斗?”

    “自然是会的啊!不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种族购买它们?”那个绿油油的男人一脸的肯定之色,对着纪小言说道“只不过,这玛犷砂兽并不是每一只的战斗力都那么强的,很多玛犷砂兽的战斗力只是比一般的怪物厉害一些,真正想要玛犷砂兽成长成为战斗怪物的话,还需要投入不少的资源去饲养和培养的!所以很多种族都只管买玛犷砂兽回去,慢慢培养,根本不会在意这玛犷砂兽被买走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

    纪小言的眉头却是皱的更紧了几分,她几乎不能想想戛戛这要是成为战斗型的怪物,会是什么样子的!冲到敌阵力去,直接唱歌吓死他们吗?

    纪小言想着那般的画面,忍不住有些苦笑了起来。

    “一只玛犷砂兽的战斗力,能达到什么样子的?”纪小言想了想,还是对着那个男人再次问道。

    “曾经有一只王级的玛犷砂兽!”那个男人想了半响,脸色微沉,严肃无比地对着纪小言说道“它的身躯庞大,一爪下去,至少能打飞几百人的队伍!它的声音更是能在百米范围内,让那些法师们无法吟唱法术!”

    “那么厉害?”纪小言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的画面。

    “自然是很厉害的啊!不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种族想要养出一只王级的玛犷砂兽来而四处购买玛犷砂兽?”那个男人淡淡地看了纪小言一眼,然后说道“不过,这样的几率还是很小的。大多数的玛犷砂兽也就比普通的怪物们厉害一些就是了!倒是听说过有种族的人养出了厉害的玛犷砂兽,但是那玛犷砂兽也就只是能吼两声吓唬人,一爪子能拍下三四个原住民也就罢了!”

    纪小言顿时有些沉默了。

    玛犷砂兽能那么厉害?

    “那买玛犷砂兽的种族都有哪一些?”纪小言想了半天,忍不住对着那个男人又问了一句。

    可是,那个男人却是不愿意回答了。

    “你不愿意说?”塞纳里奥瞪眼,朝着那个男人威胁般地问道。

    “这个不能告诉你们!”那个男人却是一脸的坚定,对着纪小言他们说道“你们这玛犷砂兽我们会还给你们,但是你们想要去找到那些买走了玛犷砂兽的种族,我却是不能透露的。”

    “你们就不怕本巨龙大人把你们都杀了吗?”塞纳里奥顿时露出一脸凶恶的表情来,对着眼前这些绿油油的原住民们狠狠地说道。

    “你就算把我们全部都给杀掉,我们也是不可能告诉你们的!”那些原住民们倒是一脸的坚定,望着塞纳里奥说道“而且,我们也不怕你!只是不想让你伤害涸土,所以才愿意妥协而已!”

    塞纳里奥一听这话,顿时便不高兴了,张大了嘴巴便想要直接去攻击这些绿油油的原住民们,结果还是被纪小言叫止了。

    “算了!”

    纪小言认真地朝着那些绿油油的原住民们看了眼,对着塞纳里奥说道“他们也没有什么错!”

    塞纳里奥瞪眼,很想告诉纪小言它觉得被这些原住民们给轻视了,想好好地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巨龙之威的!可是看了看纪小言的表情,塞纳里奥最终还是只能把所有的一切气愤都给吞回了肚子里去!

    谁让它现在是纪小言的坐骑呢!得听话啊!

    那些绿油油的原住民们瞧着纪小言的话对塞纳里奥如此的管用,哪里还不明白纪小言与塞纳里奥的关系,想了想,再次对着纪小言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自哪里?”

    “我们只是路过!”纪小言也是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倒是想了想后说道“我们是要去找被你们抓住的那只玛犷砂兽以前的家的!”

    “以前的家?”站在最前方的那个男人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明白。

    “嗯!它现在是我的玛犷砂兽,但是以前它还有主人!所以,我带着它去找一找!”纪小言想了下,言简意骇地说道“所以在听到你们说有种族养着玛犷砂兽,也买玛犷砂兽,所以才想问问,也许能给我们提供一些线索!”

    那个男人有些惊讶地看着纪小言,似乎是想了很多,这才对着纪小言问道“你既然现在已经是那只玛犷砂兽的主人了,为什么还要带着它去找前任主人?要是它的前任主人把它要回去了的话,怎么办?”

    “那要看它愿意不愿意跟着它以前的主人回去了啊!”纪小言笑了笑,倒是一脸的轻松之色,对着那个男人说道“我这玛犷砂兽的脑子不太好,有些东西不太记得了。为了避免以后的一些麻烦,所以我才要带着它尽量去找一找它以前的主人和家,如果他们在从前就不要它了,那么我就带着它安心地回去!如果他们还要它回去,它也愿意,那我自然是尊重它的选择的!”

    “你不后悔吗?要知道这玛犷砂兽养好了,可是真的很厉害的!”那个绿油油的男人忍不住对着纪小言问道。

    “有什么好后悔的!要是真找到了它的前任主人,知道他们在哪里了。以后想它的时候,来看它就行了啊!”纪小言倒是看的很开,笑眯眯地对着那个男人说道,然后便看着那个男人皱着眉头凝望了自己许久,垂下头去不知道想什么了。

    禘墨很快便清醒了过来,一睁眼看见了纪小言,顿时便松了一口气,然后赶紧朝着身边望了望,发现戛戛不在之后,顿时有些着急地对着纪小言问起了戛戛的行踪。

    “没事的,戛戛和你一样,还昏睡着!他们说要等着戛戛醒了,才能送它过来!”纪小言赶紧安慰般地对着禘墨说道,指了指那些绿油油的原住民们。

    “他们是什么人?”禘墨却是在瞧见那些原住民们时,顿时有些疑惑了。

    “不就抓了你们的人吗?这你都不知道吗?”塞纳里奥直接给了禘墨一个白眼,有些嫌弃地说道“还以为你们两个多厉害呢!结果这么轻易地就被人给抓住了!要不是我们找到你们了的话,也不知道你们现在都被卖到哪里去了!”

    禘墨顿时愣住,看了看那些绿油油的原住民,然后又看了看纪小言,瞧着她并没有要反驳塞纳里奥这话的意思,便知道塞纳里奥说的是没错的。于是顿时皱起了眉头来,看向塞纳里奥和纪小言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不知道我被人抓住了啊!”

    “那你们这是怎么回事?”纪小言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带着戛戛翻过山,就瞧见几栋屋子啊!”禘墨也是一脸的困惑,对着纪小言说道“然后我们就想着肯定是遇上村镇了,进去找找传送阵,先传送回清城去弄点吃的之类的,看看小言你和塞纳里奥是不是也回去了,回头再传送回来就行了啊!可是我只记得,我和戛戛进了村镇之后,那大地就顿时颤抖了起来,我还没有来得及使用法术,就掉进了一个大洞里!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禘墨的脸上尽是苦恼之色,郁闷至极。

    “喏,你瞧见的村镇,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几栋没人住的屋子?”塞纳里奥倒是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直接提了提爪子上抓着的涸土,示意禘墨看向涸土背上那已经快要散架完毕的屋子,然后说道“你们就是被这只怪物给抓了的!而那边的那些原住民们,就是养着这些怪物的人!而且啊,他们还是用弓箭攻击我们的那些人!”

    “是他们?!”禘墨顿时一惊,赶紧看向了那些绿油油的原住民们,眉头紧皱“我和戛戛在山里看了半天,都没有瞧见那些箭倒地是从哪里飞出来的!真的是他们攻击了我们?”

    “那还能有错吗?”塞纳里奥顿时冷笑了起来,对着禘墨说道“没看见他们那一身装束吗?他们可都是藏在那些树冠里的,你们哪里能发现他们?”

    禘墨想想也是,人家那些原住民身上的绿色和树冠都融到了一起,他们想要看见这些原住民,几乎是很困难的。

    “他们是什么种族的?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纪小言摇了摇头,把那些原住民们说的理由都给禘墨说了一遍,然后才继续说道“他们不愿意透露自己,我们也不用去追问什么了。反正知道这里的情况,把你和戛戛都救回来了就行了。”

    “他们还想卖掉戛戛?”禘墨却是一脸的吃惊之色,看着纪小言皱眉后,顿时问道“戛戛的卖家他们肯定是早就想好了,那么我呢?他们想把我卖给谁?”

    纪小言却是一愣,倒是一点都没有想到禘墨会问这样的问题来。还没有想到要怎么回答禘墨,纪小言就听着禘墨直接朝着那些绿油油的原住民们问了起来。

    “随意找个种族就卖掉了啊!”那个领头管事的原住民男人听到禘墨的问题,倒是一脸无所谓地对着禘墨说道“你一个小孩子,要买你的种族也不会太多的。如果卖不掉的话,我们倒是会考虑让你送信回家,拿赎金来换!”

    “你们觉得我不值钱?”禘墨一听这话,顿时便有些恼怒了起来。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看不起人啊!

    “小孩子本就不值钱!”那个原住民男人却是老实无比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也就只能换点赎金而已!”

    禘墨顿时怒了,直接从包裹里便掏出了法杖来,想要让那些绿油油的原住民们好好地看看,自己到底是多么厉害的孩子!可是,这法杖还没有掏出来,纪小言却是率先一步拉住了禘墨的手,对着它摇头说道“别和他们计较!”

    “他们觉得我只是个小孩子!”禘墨气急。

    “你现在的样子,可不就是一个小孩子吗?”纪小言倒是有些好笑地看着禘墨,对着他安慰般地说道“这小孩子的样子,也是有小孩子样子的好吃啊!禘墨你想想看,以后你不论走到哪里去,别人都觉得你只是一个小孩子,也不厉害!就会轻视你!可是等到你一动手的时候,他们就会后悔了!这典型的扮猪吃老的游戏,可是很好玩的呢!”

    “真的?”禘墨似乎冷静了下来,疑惑地看向纪小言。

    “你想想是不是这样的!”纪小言笑眯眯地对着禘墨说道,看着他终于静了下来,这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而且,我们也没有必要和这些原住民们计较!这本来就是他们的本性而已!”

    禘墨看了看那些拿着弓箭的原住民们,最终只能冷哼了一声,然后低声说道“以后我总会让他们好好地看看,我这个小孩子有多么的厉害的!”

    “嗯!以后吧!”纪小言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们还要等着他们把戛戛送回来呢!”

    禘墨点了点头,有些郁闷地坐到了塞纳里奥的背上,倒是有些好奇地研究起了那只被塞纳里奥抓着的涸土怪物了。

    又等了好一会儿,那些绿油油的原住民们之中才有人来报,说戛戛醒了,正让人带着一路朝着纪小言他们的这边过来,让他们耐心再等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