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6304章 谁主沉浮(十八)

第6304章 谁主沉浮(十八)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最新章节!

    这家伙,和阿月素来有仇。

    看样子,她一定是发现了冰心在此埋尸,才会来偷偷下手。

    她那么讨厌阿月,一定会将阿月的尸体毁去。

    长孙雪缨看在眼里,心中冷笑。

    对她而言,阿月若是只是简单的死去,还是好运的。

    她恨不得将阿月挫骨扬灰。

    “你死了,死在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手下。阿月……你会不会后悔。”

    哪知道,柳柳将她的尸体挖出来后,并未下手摧残。

    她自言自语着,像是在和阿月聊天。

    过了片刻,她将阿月抱了起来。

    “你落到她们手上,不会有好下场。你救过我,我……就帮你一次,算还你的救命之恩。”

    她的动作很是轻柔,将阿月背了起来,朝着一旁的一片灌木走去。

    “!”

    长孙雪缨大吃一惊。

    她没想到,柳柳居然不是来毁尸的,而是要安葬阿月?

    而且听她的口吻,阿月还救过她?

    长孙雪缨心下觉得不对头。

    再看柳柳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快步跟了上去。

    这才发现,那一片灌木后,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传送阵。

    冰心早前也透露过,他们会在王庭里留下密道,通往宫外。

    只是,这个密道传送阵,为何柳柳也会知道?

    长孙雪缨心知此事有些不对头。

    可她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冰心询问,她自然不甘心见了阿月能有个好的安葬之所。

    她冷哼一声,进了传送阵。

    走出传送阵后,长孙雪缨发现,她置身在一个陌生的城池里。

    这个城池很大,却也荒凉。

    这里似乎已经很久没人来了。

    城池里的房屋和道路都空荡荡的。

    “这里是风雨城?”

    长孙雪缨四下看了几眼,从两旁房屋上的一些雕刻以及一些建筑风格看,她意识到,这是一座古老的城池。

    这里叫做风雨城。

    很久已经,这里曾经是她的爹爹长孙皈的修炼地。

    不少昆仑天脉的神祗都是到这里修炼的。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风雨城其实隶属于太阳族。

    后来,太阳族不知何故灭绝了,风雨城也就废弃了。

    只是柳柳为何会突然来到这座废弃的风雨城?

    长孙雪缨用念力寻找了一番,很快就在风雨城的西北角方向发现了柳柳的气息。

    西北角区域,却有一棵参天大树。

    那一棵树,细看之下,和王庭的菩提树很是相似。

    柳柳已经挖了一个坑。

    “世人都只知道,女皇曾经在王庭种下一棵菩提,却不知,女皇其实种下的并不仅仅是一棵树。风雨城,也有一棵菩提。在菩提下的人,灵魂可以得到净化。你这么人人讨厌,成佛是不可能了,若是运气好,你还可以入轮回。辛霖刺杀你的那把匕首,是沾染了红月诅咒之力的,如果不是我,你连轮回都入不了。这棵菩提树,可以净化你的诅咒之力。”

    柳柳嘴里叨叨念着。

    忽的,他的眼角有些发热。

    一颗眼泪,滴了下来。

    他抹了抹眼角。

    他知道一切,知道冰心和秦蚀的阴谋,可是他无力阻止。

    就像是,辛霖也无法阻止秦蚀一样。

    他们都不过是棋子罢了。

    “阿月,你可真蠢。谁对你好,谁对你坏你都分不清楚。你以为的好朋友,却捅了你一刀。你以为的敌人,却送了你一程。来世……我们……可以做……”

    他将阿月抱了起来,小心翼翼将她放入了坑里。

    最后那个字,他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埋好了阿月后,就匆匆离开了。

    待到柳柳离开后,长孙雪缨才走了出来。

    “没想到,阿月你会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长孙雪缨看着早已被埋好的土,冷笑一声。

    她纤掌一扬,就见一片尘土飞扬,早前柳柳埋好的坑被推开了。

    阿月的尸体露了出来。

    她的伤口显然被处理过,除了脸色苍白了些,看上去倒是和生前没什么两样,而且因为一动不动的缘故,还多了几分平日没有的柔弱之美。

    长孙雪缨咬了咬唇,盯着阿月。

    “真是个贱人,和你娘一样的下贱。”

    她手一扬,却见其念力在手间凝聚成了一把锋利的念力匕首。

    “那柳柳说,让你重入轮回?我偏不让,我还要毁去你的容貌,让你当个丑陋不堪的孤魂野鬼。”

    长孙雪缨冷笑道。

    她手起匕落。

    可她忽然间,闷哼了一声。

    手中的念力匕首竟是一动不能动。

    她吃惊的瞪圆了眼,眼前却是多了一个人。

    她的手腕被握住了。

    “冰心?”

    长孙雪缨乍看到冰心,先是一喜。

    可是看到冰心的神情,她的脸色又是一变。

    “谁允你碰她的。”

    冰心的脸色,阴沉的近乎可怕。

    他看长孙雪缨的眼神,像是要将她一刀刀凌迟。

    长孙雪缨的唇抖了抖。

    “我……我只不过是。”

    长孙雪缨被冰心的眼神吓到了。

    “她已经死了,你还想毁她的容?长孙雪缨,你还真是歹毒至极。”

    “我只是……”

    长孙雪缨哑口无言。

    她吃痛不已,冰心的手劲如此惊人,她感到自己的手都要断了。

    “我只是替我娘不平,她和叶素害得我娘郁郁寡欢而死。你为何要阻止我?你不是爱我吗,你不是也讨厌阿月嘛?”

    长孙雪缨咬牙道。

    “你也配。”

    冰心的眼底,满是讥讽和不屑。

    长孙雪缨一声痛呼,她的手腕竟是直接被冰心给捏碎了。

    “冰心,你。”

    她难以置信,冰心竟会如此对待她。

    “你和你娘都是一般货色,是男人,都不可能会喜欢你们。”

    他眼眸冰冷,和数月前,救下自己的那个温润少年截然不同。

    他回过头去,看着阿月。

    那目光中,有一种长孙雪缨都看不懂的情绪。

    他蹲下身来,将阿月脸上的尘土拂去。

    他的动作很是温柔,可眼神却很是悲伤。

    那种情绪,长孙雪缨终于看懂了。

    在叶素的葬礼上,自己的爹爹看着她的灵柩,也是那样的目光。

    那是一个男人,深爱一个女人才会有的眼神。

    “你在骗我?你一直在骗我!”

    长孙雪缨尖叫了起来。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