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四千三百六十九 花县中辞官

第四千三百六十九 花县中辞官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画满田园最新章节!

    进了院子就看见了醒目的灵堂,几个叔伯还有堂弟都跪在灵前。

    今个所有人都在家,显得很拥挤,人来人往,但是却说不出的凄凉。

    当然,也有内心的高兴,比如大伯母孙氏,老夫人死了,她就成了这宅院里最有身份的女人了。

    也有真的难受的,比如四叔花县松两口子,因为以前他们有着母亲的帮衬,在这个家里可以过得很好,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昨天母亲偷着给他们一些私房,但是也就是一些金银,没什么田产房产了,谁能想到,母亲这么就没了,现在他们两口子抓瞎了。

    不用说三叔五叔是不会真的伤心的,顶天是有一些感触罢了,毕竟这些年没少让这个当家祖母折磨了,现在他们过得好了,她却死了。

    到了灵堂,玄妙儿随着花继业过去上香磕头,之后被祖父花衍生叫到了书房去。

    进了书房,花衍生递给了花继业一封遗书:“这是你祖母临终前留下的,这个你帮我转交给千醉公子,也跟他表明我的决心,我绝不会被阮太妃利用,死也不会。”

    花继业接过了遗书,拿着跟玄妙儿一起看了一遍。

    花老夫人的遗书上,把阮太妃逼迫她的所有事情都写下来了,还把花家这些年的事情,包括害死的小妾等,所有她的恶行都写了出来,一个字没有提到花衍生,她一个人把所有罪行抗下了,甚至还留下了卧房箱子的钥匙,说里边就是她的罪证。

    花继业看完那封遗书,又看向了花衍生,他可以确认,花老夫人的死绝对是跟花衍生有关系的。

    花衍生对上花继业的目光有些躲闪:“你祖母已经没了,一切都随着她去了,有些事不好追究了,我知道你大伯的官职是阮太妃安排的,所以等你祖母出殡,我就让你大伯去辞官,然后给你祖母守孝三年,我没跟朝廷就一点关系没有了,如果再不行,我们就回边境去。”

    花继业深深地叹了口气,他不知道究竟这个祖父做过什么,但是他想到自己的爹,有些时候真的能跟这个祖父的神情重叠上。

    当然,他也不想追究更多了,现在还是保住花家重要,毕竟还有那么多无辜的人。

    他对着花衍生道:“你们不用回边境,大伯辞官是必须的,之后安分守己的过日子就行了,阮太妃那边暂时不会敢轻举妄动了。”

    花衍生点点头:“放心,我一定安分守己。”

    这时候,大伯花县中正好敲门,来找花衍生问关于丧事的一些事情。

    花衍生让花县中进来,然后直接对着他道:“老大,后天你母亲出殡之后,你就去辞官吧,给你母亲守孝三年。”

    “什么?爹?你不是开玩笑吧?辞官?凭什么?”花县中已经在京城有了自己的小圈子,忽然的听见辞官,他内心怎么能接受?现在他可是家里这些兄弟中,最有出息最有威严的人。

    花衍生看着花县中道:“凭你母亲跟阮太妃的牵扯,凭你的官位跟阮太妃有联系,你不傻,有些事不说你也知道,不想掉脑袋,就只能这么做。”

    “爹,娘都死了,为了护住咱们,我这官职没事吧?我发誓不会反叛,我一定终于朝廷。”花县中还是不想辞官。

    花衍生很坚决:“你要是想死,那就断亲出去,你想干什么我都不管。”

    花县中听到断亲,吓了一跳:“爹,至于么?”

    “别废话,出去,有什么不懂的问管家。”花衍生的语气很是凶狠。

    吓得花县中赶紧告退出去了,当然,他也是心里不甘要去找自己的媳妇商量对策。

    玄妙儿看着这个家里的人,心里想着,一个家里的女主人真的很重要,很多男人的事业,是毁于身后的女人。

    花衍生看着花县中出去,叹了口气:“我现在才知道这些年我错的多离谱,哎,算了不说了,你们赶紧回去,去千府,表明我的立场,还有这遗书给千醉公子,或许能作为阮太妃的罪证。”

    花继业确实也不想在这,来了上了香磕了头就够了,所以应下,拿着遗书,带着玄妙儿回家了。

    路上,两人坐在马车里。

    玄妙儿叹了口气,问花继业:“继业,你说这事要怎么跟皇上说?”

    花继业道:“我一会确实要进宫,现在宫里还不知道阮太妃的事情,如果知道,宫里也该有消息出来了。我一会去把事情跟皇上如实说了,这事暂时没办法公开处理,阮太妃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就算是大家心知肚明,可是也不会有证据让我们将她定罪,不过至少她最近不敢轻举妄动了,否则咱们内忧外患,更不安。”

    玄妙儿点点头:“嗯,你说得对,阮太妃这样的人,不可能在这些小人物身上留下太多的把柄,想用这件事治她于死地不容易,不过这个人以后都在咱们的监控范围,倒也没什么大事了。”

    “嗯,你放心吧,回家好好休息休息,这些事情有我呢,别担心。”

    “等过一阵咱们回永安镇就好了,还是永安镇自在。”

    “傻丫头,咱们就算是回去,这边有事还能不来,如你说的,咱们的身份注定了咱们不可能置身事外,只能等到天下太平的那天,我就带着你和儿子走遍凤南国。”

    “嗯,我相信那天很快回来的,现在我觉得越来越动荡了,动荡之后,也该安稳了。”

    到了家之后,花继业又去了千府,换了装,以千醉公子的身份进宫了。

    玄妙儿在家也是想起了很多,从花家这些人回来开始的记忆都涌现出来了。

    自己之前还有那么多对花老夫人的怀疑,可是最后确实这样的形势结束了,她承认了一切,那个箱子的钥匙都交出来了,一切她都认了,事情简单了,可是却有些让人那么的觉得不现实。

    此时的花家也是乱了套了,因为各种人的各种心思,都在今天这个日子显现出来了,特别是大房花县中那院子。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