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6204章 保护太严密

第6204章 保护太严密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最新章节!

    孙氏和杨若晴一一看在眼底,母女两个暗暗交换着眼神,鲍素云若是天底下宠儿媳妇排行榜排第二,那无人能排第一了。

    这简直是把媳妇儿捧在心尖尖上宠着啊。

    孙氏看得心里很愧疚,不管是对晴儿,花儿,还是朵儿,她这个做娘的都没能像鲍素云宠蒋桂玲这样宠过。

    杨若晴接收到孙氏眼底的愧疚,哭笑不得。

    蒋桂玲是孕妇,害喜比一般人严重,在一个家庭里理当多受到其他家庭成员的照顾。

    但是,也不能被照顾得太过头,孕妇嘛,适当的动动,能身体力行的事情自己做,对自己和胎儿反倒更好。

    又不是高血压水肿到没法下床的地步,而且,蒋桂玲本人似乎也不太喜欢鲍素云这种过了头的照顾。

    这不,当鲍素云张罗着要泡米汤蛋花的时候,蒋桂玲终于苦着脸,斟酌着话语说:“娘,我真的一点儿都不饿,你先顾着锅里的饭菜吧,我又不是客人,你别老是把心放在我身上啊,我浑身不自在哦……”

    鲍素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这闺女咋这么想呢,你如今是双身子,我就怕你饿着。”

    “娘,我饿一点好啊,待会吃饭胃口就更好,你别管我了,你先忙吧。”

    “好吧,那你累了就回屋去躺会,吃饭的时候我叫你,送去你屋都行。”

    蒋桂玲无奈一笑,“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没那么脆哦,何况今个家里来了客人,我一个晚辈媳妇儿咋能回屋躺着?”

    “娘这不是怕你累着么,这里油烟味儿大,熏着你了……”

    蒋桂玲摇头:“娘,我没那么娇弱,我就爱听你们边烧饭边说话,我得劲得很呢……”

    鲍素云没辙,只得撩起帘布又回了灶房,心不在焉的烧菜,不时还要探头瞅一眼灶房门口。

    看着鲍素云这副模样,孙氏突然觉得昨天谭氏的那几句提醒,真的很有必要。

    五弟妹有些太过小心翼翼了,一家人弄成这样,也不太好。

    不仅自个累,儿媳妇也不自在。

    杨若晴也是暗暗摇头。

    五婶宠得太过了,将蒋桂玲保护得太紧密了。

    表面上看是疼爱,在乎,但作为年轻人来说,蒋桂玲心里是不喜欢这样的。

    她会觉得鲍素云在意的其实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自己不过是沾了孩子的东风。

    当某天孩子生下来后鲍素云把注意力转移到孩子身上,对蒋桂玲有所忽略的时候,就是考验蒋桂玲品性和思维方式,以及心理适应能力的时候到了。

    但愿蒋桂玲是个成熟理智的女人,能够顺利进行身份的切换。

    有些女人本身心智就不成熟,怀孕的时候母贫子贵习惯了被一家人当做核心来宠着。

    当肚子里卸了货,自己不再是核心了,心理强大的落差下再加上照顾孩子的辛苦,几方面的压力作用下来又不能疏导容易出现产后抑郁。

    希望那些狗屁倒灶的事不要在五房发生。

    “三嫂,晴儿,姜家那边说这两日就提前请媒人上门,赶在你五叔在家的时候把这亲事给挑明了。”

    鲍素云再一次给蒋桂玲送去一碟油炸糖衣花生米并重回灶房后,压低了声跟孙氏和杨若晴这满脸喜悦的说。

    “提前了啊?”孙氏惊讶了下,随即脸上也堆满了笑,反正早晚的事儿,早点确定下来也好。

    杨若晴则是往边上伺弄灶火的绵绵身上看了一眼。

    绵绵埋着头,贝齿轻咬着下唇,灶膛里红通通的火光映照在她的脸上,脸蛋儿红扑扑的。

    这样子……是害羞了?

    “绵绵,姜家这两天就要来提亲了,这桩婚事,你想好了吗?”杨若晴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绵绵,轻声问。

    绵绵看了杨若晴一眼,目光就跟触及了烫人的食物似的赶紧缩了回去。

    她没好意思说话,更深的埋下头,刘海都跟着垂落下来。

    唇角却微微扬起,轻轻点了点下头,便接着往灶膛里胡乱塞柴禾了。

    看来,绵绵对姜先俊也是满意的。

    两个人从小知根知底,一块儿长大,姜先俊脾气好,手脚也勤快,长得也俊,个头也高。

    用后世的称呼,姜先俊就是帅气的小哥哥。

    对于绵绵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来说,肯定是有吸引力的。

    既如此,杨若晴就不多说煞风景的话了,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选择,孙氏当初若是因为畏惧谭氏而不敢嫁给杨华忠,那么也就没有如今的幸福生活。

    所以,勇敢的选择自己的幸福吧绵绵!

    夜里的饭桌上,杨华洲心情大好,神采飞扬。

    当初大宝成亲,杨华洲高兴,因为他把大宝看做自己的亲生儿子,拉扯他成家是他这个父亲的责任和义务。

    而绵绵出嫁,则是他心底最后一块石头。

    绵绵是他唯一的血脉,绵绵能有个好归属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最后的心愿。

    酒过三巡,面前关起门来都是身边最亲近的人,杨华洲说话自然也没啥顾忌。

    “我在庆安郡的时候,有不少生意场上结识的人想跟我家结亲,我也不是没动过那个心思,那些人家随便挑一家把绵绵嫁过去,咱绵绵往后可就脱离了村子,摇身一变成了城里的少夫人。”

    “可那些年轻后生们我见过不少,终究不能挑出一个让我撇开他们家世单单对他们个人满意的。”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家里条件再好,女婿本身不争气,那份家业也守不住。”

    “何况那些自小就在城里长大的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们,身上难免有些桀骜之气,跟咱绵绵这成长环境不一样,也没啥青梅竹马的感情,绵绵嫁到那样的人家只怕除了吃穿不愁,其他方面就没那么好了。”

    “离娘家路也远,我也人到中年,不可能一辈子在庆安郡待着盯着绵绵,思来想去还是把她嫁在跟近,男方家条件差点没事儿,只要知根知底,最关键是男孩子本身踏实,人品正,对咱绵绵好就行!”

    桌上一片沉默,每个人都在认真琢磨杨华洲的话。

    蒋里正第一个发言:“亲家,你的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当初我把桂玲嫁给你家大宝就是相中了大宝老实,憨厚,相中了你们这公婆人好,事实证明,我的眼光是对的,桂玲在你家日子过的顺心,我也放心。”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