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暴力丹尊 > 第1879章 总要死一个吧

第1879章 总要死一个吧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第1879章 总要死一个吧

    陈玄看着白山被他逼很紧,就在要杀了白山的时候,另一个人就在这个时候居然找到了陈玄的破绽之处,直接重重的在陈玄的胸腔一掌,直接把陈玄整个人都拍飞了,看着这样的事情陈玄整个人都看着白山和那个人,整个人都开始对着他们笑了起来,整齐的头发也因为打斗二凌乱不止。

    其实对于那天的事情,她也不知道应该作何解释,但是心里面一想着如果就这样子了,说话,他们岂不是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再见面了吗?

    而且让他感觉到好奇,就是如果整件事情都是因为这样子的话,那么他们应该还有更奇怪的人帮助。

    就是这几个人最开始的时候,他们都想过不一样的道理,而且他们最觉得尴尬的就是如果这人吧,就这样一直让它这样子下去,那么我岂不是都没有什么事情让他觉得有一点担心呢,而且让他感觉到好奇,就是如果她们都这样子,说到明天的时候,又有谁会出这样的结局了。

    “你以为就你那两三脚的猫功夫能够打得过我吗?我不怕告诉你现在我们的修为差不多是一样的,而且我这个车要修理人的话,我想这事情也应该不会错过与我吧。”白山现在和他的修为差不多,都是大道士级别的,所以说如果他们想要做什么的话,这还不是最让人一下子就能够猜出来的嘛,而且很让人觉得尴尬,就是这些事情如果让别人知道,那岂不是非常的尴尬,还有一点事情就是如果他们可以的话,这不是就直接打过去了吗?

    然而另一个人看着这样之后就过来帮忙,两个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只要找到破绽就马上进攻,丝毫不给陈璇一点回去的机会。

    不过也就是因为像这样子,所以说才展现出了他速度很快的一面,然而很多的时候,这四周的树木,山地全部都被他们弄得很惨,就好像是谁在这里挖了一个大坑一样。

    而且三个人抢大的修为风波,一下子把这附近几处的森林都给震了一震,而且还有很多的人在那城墙之外都能够感受到了这一点的余波。

    一个很大的爆炸,让他觉得这应该是最让人好奇的一个事情吧,而且现在好像也没有能够让自己感觉到有那一种不一样的地方,所以说这才是让他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的那一种感觉。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子的话,让我它能够叫自己说放肆的事情,那么也就只有像这样子了,也不用怎么去解释吧。

    “好,你们居然敢伤我,那么你们就要做好这个准备了。”说着这个事情,就让他觉得还有很多的时候都让他觉得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就好像有人把它做了什么题材一样,也知道这后果到底是什么。

    “哈哈哈!年轻小子,我跟你讲,做人不要太过于狂妄了,你应该还不知道我们两个人的修为到底有多高吧,而且就凭你一个人,你也觉得一人可打得过,我真的是个笑话的,而且我也不怕告诉你,现在就算我们的修为平等,我们两个人加起来也足够让你致命了。”这一句话的那个人是白山,然而他的速度非常的快,但因为年龄的问题,所以说他对于招是各个之类的,还是会比较比另一个人稳重一些,但是也就是因为这个样子,所以说才让她觉得这是多么的一个让人讨厌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以为这成员应该也打不过他们了,毕竟他们两个可是合起来的,可是却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的身边就出现了一个帮手,而且那个人他非常熟悉的,所以说这一点对于有一个人来说,确实非常不利的,不然的话他肯定是能够打得过的。

    而且最让他觉得尴尬的就是这一件事情好像还没过完一样,所以说他必须要在这里好好的体会一下。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总是能够想起这件事情,把那些事情就觉得这应该要好好地体会体会。

    那个男子穿着一身的白衣,他从天而降的时候,感觉就像天神下凡一样,不过他这么俊俏的脸上却露出了很冷的一种表情,这种严肃,让大家都不由得往后退了退。

    明明就是他们几个都是认识的,因为他们可是那一个应该说是离开了很久的人吧,然而。

    那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老人走到了他的面前,看着让两个人在他要打要杀的样子,就不由得笑了笑,而且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位年轻人,不就是上次他去湖边喝酒的时候,看到那一个要用新模的那一个年轻男子嘛,没想到今日居然在这里遇到了看来也确实是挺有缘分的。

    那两个人看着这一个白衣老人之后,就怒气冲冠的说道,他这个人是谁不过那个白衫,却看着这样的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些的熟悉感,但是他又好像在哪里忘记了这个人到底是谁一样。

    而且刚刚白山的时候,他也敢睡到了,这个人到底是一个怎么样子的人呐,因为怎么说呢,这个事情她觉得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么这确实是应该有一点其他的事情来说了。

    “哎呀,小朋友,怎么又遇到你了看来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太妙啊,每一次遇到你的手都感觉你身边好像是有什么危险一样,看来注定要让我出手相助了,哎呀,谁让我就是一个天生的好人呢。”陈玄本来其实还有一些力气可以和他们几个看横的吧,毕竟她们的修为跟自己都差不多,而且他们两个人打他一个人的话,确实是有一点吃力的,不过现在这个老人看他的口气和语气神态什么的,明显是帮助自己的,所以说他现在倒没有什么担心的事情。

    如果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的话,那么直接交给那一个人不就好了嘛,所以说这才是重点的吧,不过那一个人说着有一点不可以,文庙的事情就是让他觉得这一个事情不就是和大家想象的是一样的吗?

    还有一个事情就是说如果有些人真的可以那样子做的课程的话那么是不是也有人会知道这种事情会给别人带来一样的感觉。

    说到这件事情之后,好像头脑里面有这样的一个印象,在自己快要走火入魔的时候,好像就是被一个人给救了,然后现在他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是说明着什么,就是说明这个人可能本身就不该怎么讨喜的人吧。

    不过就算是这个样子,那么他们也没有过多的为难过,到时候来了,然后时常也有弟弟去看,望着已经守着当官儿的姐姐,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13非常的调皮,你是趁大家都没在的时候,就看到了院子里面的那个姐姐。

    说着说着就要他陪自己玩,可是现在玩家是不是都应该像这个样子,说走他就打了。风汐他们几个人一起吃了一个小镇子上面,然后这个小镇子是有多么的穷,大家都是知道的,然后对于这种面前的比三,他看着我的时候简直就是不要不要的。

    陈玄听见这个人说这个话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这个拿着酒壶的男人在上一次的时候也算是救过自己吧!

    “多谢前辈相救!”陈玄看着那个人拱了拱手说道。

    都说了这个大陆有一个限制,那就是最高只能接受到大道师的修为,但是按照陈玄的推测和使用出来的招式,应该不止是大道师的修为。

    这个人到底是谁?

    “你是何人,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不然到时候休怪我不客气!”白山看着这个白衣老者的服饰虽然感觉倒了眼熟,但是只要阻挡了他杀了陈玄,所有人偶读是他的敌人。

    就在说这个话的时候,那个白衣老者就说了一句话,看着白山的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还有一些失望的口气说道:“白山,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就因为这么一句话,让白山有一些发愣,因为在以前的时候也有那么一个人对着他说了相同的话,不过那个人说的却是:“白山,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很期待!”

    “你给我闭嘴!”白山哪里会听这个白衣老者在多说那么几句话,就这么就让他感觉倒了那种灵力不稳定,自己也没有办法不去像那些事情,明明就是那个人说了,这个老者又懂的什么。

    他是被期望的,那宝座就是他的。

    以前的时候就说过了那么一句话,就是说着像他这么努力的人,肯定会又回报的,可是在这么多年下来,那么人离开了长老会,也消失不见了很多年,至于倒了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白山都不知道,白山知道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的,最开始的时候就说着如果是白山的话,那么热这个事情肯定就可以行的,为什么最后当上那个位置的人是白烟?

    “白山,休要再执迷不悟,知错能改善莫大焉1”陈玄看着这个白衣老者的样子好像还和这位白山有一些熟悉,对于这个的事情陈玄有一些皱眉,这不会是一起的把,传说的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

    虽然说最开始的时候这个白衣老者也是救过自己,但是这个白山一只都是想要杀了自己,但是对于这个事情来说到了这几个月之中居然陈玄都没有看见白山又什么动作,这个但是让陈玄有一些好奇这个白山到底是再像一些什么事情了。

    “你去死吧!”白山看着那个白衣老者狠狠的说道,就好像这一次白山用尽全力把这个老头给解决了,白山对着旁边的那个人使用了一个眼神,那个人知道就直接狠狠的给了陈玄一掌,但是陈玄的反应还算是灵敏的,快速的飞跃而起,躲过了那个人的攻击。

    “该死!”陈玄紧皱的眉心盯着那个人,不悦的暗暗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