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傲月天章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清风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清风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那一天,我和所有受过恩公恩惠的人,与那些陷害恩公的人混战交手,大杀四方,后来恩公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直接度化天劫,重获新生,一招就将对方悉数制服。”英白罗回忆道,“当时我本想走上前去,当面向恩公谢恩,无奈当时有太多的大人物在场,而且这些大人物全都是恩公的朋友。与他们相比,我太渺小了。无奈之下,我只能返回这里,准备再找时间,当面向恩公道谢。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恩公,后来听说恩公在松本武吉那里,寻找神鼎,救夫人脱离苦海。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误把夫人当成是松本武吉的人。”

    “原来是这样。”

    藤原千子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此时的她眉头紧锁,目光发直,大失所望。

    本以为这鹰怪知道夫君的下落,到头来,还是白忙一场。

    “夫人不必着急,办法总是会有的。”见藤原千子怔怔失神,英白罗开口劝道,“恩公有那么多大人物朋友,他们手眼通天,一定可以找到恩公。”

    藤原千子听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些大人物的确可以找到夫君的行踪,比如说崔子文。

    但是这些大人物却不能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他们不能干涉因果。

    现在她需要找一个既手眼通天、能找到夜凡行踪的人,又不是深居重位、顾忌因果的人。

    猛然间,她想到了一个人。

    小道童,明月!

    她听夜凡说过,这个小道童可着实不简单!

    别看他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但却是神仙转世,能知过去未来!

    最重要的是,他是夜凡最好的朋友之一,而且不是深居重位!

    如果找他帮忙,一定可以找到夫君的下落!

    藤原千子的心中升起了一丝希望。

    “白罗,既然你不知道夫君他的下落,那我就先告辞了,”藤原千子抬头对英白罗说道,“真对不住,把你这好好的庄园弄得一塌糊涂。”

    “夫人太见外了,我有眼无珠,把夫人当成松本武吉的人,应该是我对不住夫人才是。”

    英白罗连声说道。

    “将来待我找到夫君之后,一定带他来你这里,满足你的心愿。”

    藤原千子对英白罗许下承诺。

    此人重情重义,义字当先,夜凡若是得知,定会相见恨晚。

    “英白罗谢夫人成全!”

    听藤原千子说将来要带夜凡来他这里,英白罗立即对藤原千子行礼谢恩。

    数百年的心愿,终于要实现了。

    “你多多保重,告辞了。”

    藤原千子口中说着,刷的一下化作一道白芒,冲天而起,向着正南方向飞腾而去。

    “恭送夫人!”

    英白罗对着空中拱手行礼,恭敬说道……

    浩瀚星海之下,藤原千子脚踩祥云,朝着紫阳观的方向疾驰而去。

    她心里知道,现在这个时候,紫阳观的道众们早已经睡下了,贸然上门的话,有失礼数。

    最好的办法,是等到明日天亮,然后再上门拜访。

    可是藤原千子等不到明日。

    她太想找到自己的夫君了。

    况且夜凡曾告诉过她,那个小道童明月有未卜先知之能,自己此次前去,他一定会提前知晓。

    这样一来,她只需立即前往即可。

    藤原千子一路风驰电掣,追星赶月,用了不到半柱香的工夫便到了紫阳观的地界。

    当年在松本武吉手下执行任务时,她曾在一幅地图上看过大明朝各大门派的分布情况。

    几大门派之中,除了苗疆梨花宫之外,全都在图上清清楚楚地做了标记。

    当初松本武吉为了提示他们几位高手在外出执行任务时,不要与这几大门派产生摩擦,进入其势力范围,所以才会将此图给他们看。

    紫阳观屹立千年,所处之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自然也在这副地图之内。

    进入紫阳观空域之后,藤原千子散去祥云,落在紫阳观所在的山脚之下。

    这紫阳观号称众观之首,她自然要恭敬有加,不敢怠慢。

    这里供奉着道教历代祖师,岂可凌空飞行,凌驾其上!

    只有步行上山,方显恭敬。

    顺着陡峭而又清幽的山路,藤原千子来到了紫阳观的山门前。

    眼前的紫阳观气势恢宏、飞檐斗拱,一派道家风范。

    藤原千子思君心切,无心欣赏这道家仙府。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随即走到大门前,伸手握住大门上那造型古朴的铜环,轻轻敲了几下门。

    吱呀……

    门开了,一位身穿道袍、头挽发髻、脚穿道鞋的年轻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年轻人眉清目秀,骨骼清奇,一身道气,仙风道骨,双目更是炯炯有神,寒星一般。

    见到此人之后,藤原千子眉头一皱。

    显然,眼前这个一身道家风范的年轻人不是小道童明月。

    小道童只有七八岁,而这个年轻道人至少已经有二十多岁。

    看来明月不在此地。

    藤原千子心中想道。

    将门打开之后,年轻道人面无表情地看着藤原千子,一言不发。

    “晚辈深夜打扰贵观,望请道长见谅。”

    藤原千子一上来便以晚辈相称,开口致歉。

    她有求于人,自然要毕恭毕敬才是。

    “你有什么事?”

    年轻道人用冰冷的声音问藤原千子。

    “请问这位道长,明月道长可在观中?”

    藤原千子问道。

    对于对方的冰冷态度,藤原千子并没有放在心上。

    深更半夜被别人吵醒,怎么可能会有好脸色。

    “不在。”

    年轻道人没好气地说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关门。

    “道长请等一下,”藤原千子伸手抵住大门,急声问道,“不知明月道长去了哪里?何时才能回来?”

    都说这紫阳观乃是道门中众观之首,观内道众修为高深,道法精湛,清静无为,普度众生,怎么今日这道人对自己如此冷漠,甚至是不耐烦?

    难道就因为自己深夜到访?影响了他休息?

    藤原千子心中疑惑。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闻名天下的紫阳观也只是徒有虚名罢了。

    “不知道!”

    年轻道人不耐烦地说着,再次准备关门。

    “等一下!”

    藤原千子手上发力,再次将大门停住。

    “你还要干什么?”

    年轻道人冷声问藤原千子。

    “这位道长,听闻紫阳观乃是天下道门之首,观内道众个个修为不浅,道法精湛,叩户苍猿时献果,守门老鹤夜听经。我深夜拜访贵观,的确多有打扰,但道长犯不上因为这点事而迁怒于我吧?况且我方才已向道长表达过歉意了。”藤原千子开口说道,“道长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实在配不上紫阳高道这四个字。”

    藤原千子的脾气一向直来直去。

    她对这名年轻道人毕恭毕敬,忍让有加,可这道人却对她冷若冰霜,拒人千里之外。

    这让她着实有些恼火。

    “你……”

    听藤原千子这么一说,年轻道人的脸上顿时有些愠怒!

    “怎么,我说错了吗?”

    藤原千子反问道人。

    “哼,我对你已经算是客气了!”年轻道人愤然说道,“要是依着我之前的脾气,我连门都不会给你开!”

    年轻道人的话让藤原千子愈加糊涂。

    听这道人的口气,自己似乎之前得罪过他。

    可他们二人这是第一次见面,之前素不相识,八竿子打不着,怎么可能会有宿怨?

    这道人怕不是认错人了吧?

    藤原千子心中想道。

    “我与道长素不相识,初次相见,为何要如此冷语相加?难道这就是贵观的待客之道吗?”

    藤原千子开门见山地问道。

    “待客?哼,你也算是客?”

    年轻道人对藤原千子怒目相视,冷笑着反问道。

    “今日就请道长把话说清楚,我哪里得罪道长了,让道长你如此大动肝火?你若说得出来,我向道长叩头请罪;若是说不出来,我就面见贵观掌教青辰子前辈,问他个教徒无方之罪!”

    藤原千子杏目倒竖,冷声说道。

    这道人欺人太甚,平白无故对自己冷语相加。

    今日她非要弄个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这道人了!

    听藤原千子说要向青辰子告状,年轻道人脸色一变。

    看得出来,藤原千子的话或多或少地起了作用。

    他目光复杂地看向藤原千子,脸色阴晴不定。

    藤原千子美目圆睁,用凌厉的眼神回敬年轻道人。

    二人就这样互相看着,谁也没有说话。

    “我问你,你是不是藤原千子?”

    良久过后,年轻道人打破沉寂,开口问藤原千子。

    道人的话让藤原千子脸色一变,心中大惊!

    这道人居然认识自己!还知道自己的名字!

    难不成此人也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不错,我就是藤原千子。道长认识我?”

    藤原千子反问道人。

    “你就是夜家长子长孙、魔君夜不凡的妻子?”

    年轻道人眯眼问道。

    “正是。”

    藤原千子先是一怔,随即皱眉答道。

    对方对自己的来历一清二楚,这让她越来越觉得事情有些不一般。

    “你可知道我是谁?”

    道人咬牙切齿地反问藤原千子。

    藤原千子摇了摇头。

    她怎么可能知道这道人的身份?

    “本道人道号‘清风’,乃是观主青辰子的关门大弟子,明月的大师兄!”

    道人瞪眼说道。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青辰子的大弟子,小道童明月的师兄,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