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2162章 开门!关门!

第2162章 开门!关门!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吴菀身后跟着小棋子,还有重华宫的几个得力的小太监,一路往往南。

    这个时候,后宫的许多宫殿,大门都关闭了起来。

    而几个通往后宫的宫门,关闭得更早,长长的大道上已经几乎没什么人在走动了。

    吴菀带着他们,快步往前走。

    但走着走着,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身边的小棋子看着她,小心的道:“娘娘?”

    吴菀停下,是因为他们刚刚好路过了翊坤宫的大门。她抬头,看着那尚打开的朱红色的宫门,里面仍旧灯火通明。

    这个地方,宫门还没有紧闭,毕竟刚刚薛太医才进去,若关上宫门,太医出不来,反倒惹人闲话。

    吴菀冷笑了一声。

    小棋子道:“娘娘,要进去吗?”

    吴菀道:“不是现在。”

    “……”

    “不过,快了。”

    说完,她又一挥手,带着众人继续往前走去。很快,他们就通过了漆黑的,长长的甬道,到达了一处宫门。

    隆福门。

    这里,是后宫与前朝相连的几处大门之一,平时关闭得很早,为了防止有人进出后宫造成意外,今天,自然也是早早的就关上了。

    不过,门虽然关了,却关不住外面隐隐躁动的人声。

    在这样的夜色里,隔着一道与夜色几乎融为一体的朱红色大门,那隐隐的人声显得格外的渗人。

    吴菀蓦地打了个寒颤。

    小棋子陪在身边,轻声道:“娘娘?”

    “……”

    吴菀吞了口口水,然后说道:“去,你们几个,把大门打开!”

    那几个小太监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打开宫门是重罪。

    大家都有些犹豫。

    吴菀怒道:“该死,你们竟敢不听本宫的命令?是想找死吗?”

    “……”

    “等到本宫的父亲大事一成,你看看你们几个有几颗脑袋!”

    一听这话,众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吓得急忙上前,哆哆嗦嗦的将那巨大的门栓慢慢的抽了下来,顿时,感觉到外面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冲击而来,将几个开门的小太监直接撞飞了!

    “啊!”

    吴菀也吓得低呼了一声。

    她睁大眼睛,看着已经漆黑的夜色下,那洞开的大门外,人头攒动,无数的身影在眼前晃动,好像从地狱深处走出来的鬼影一般。

    她吓出了一身冷汗。

    但就在这时,那人影当中走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对着她叩拜下来:“娘娘!”

    一听到这低沉的声音,吴菀愣了一下,再仔细一看。

    是一直跟随在成国公身边的高策。

    一看到熟悉的身影,她顿时放心了一些,说道:“是你带人来的?”

    高策道:“这些人,都是国公的人马,混入了禁军当中,今天晚上共襄盛举。”

    “好!很好!”

    一听到这话,再看到熟悉的身影,吴菀顿时安心了。

    不仅安心了,她更加的激动,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说道:“你们有多少人马?控制东西六宫那么多的宫殿,够吗?”

    高策道:“娘娘请放心。”

    “……”

    “后宫本就没有什么人马,只有那些阉人,还有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自然是好对付的。”

    “好!”

    吴菀一听,更是大感兴奋。

    说道:“你立刻让你手下的人,每个宫派十几个人过去,看住宫门,就说宫中生变,不准他们离开各自的宫殿,若胆敢离开,格杀勿论!”

    “是!”

    高策立刻回身,对着身后那些蠢蠢欲动的身影低声吩咐了几句,霎时,一大群人从隆福门外涌了进来。

    吴菀只感到眼前如潮水汹涌一般。

    这些人飞快的往东西六宫各处跑去。

    很快,就听到了前方传来了一些惊恐的声音,是尚未关闭宫门的宫殿,突然见到这么多带着刀剑的侍卫,显然是吓坏了。

    高策又说道:“娘娘,那咱们——”

    吴菀冷冷说道:“现在后宫中,皇后跟顺妃都去了大祀坛,如今整个后宫最大的,自然就是那位贵妃娘娘……”

    “……”

    “要知道,她可还怀着龙种呢!”

    高策听了,目光闪烁:“国公的意思也是,将贵妃控制起来。若事成,就杀她祭旗。万一有意外,她和她腹中的孩儿,也是咱们手里的一个人质。”

    “不错。”

    吴菀冷笑道:“走,去翊坤宫,看看这位万千荣宠的贵妃娘娘!”

    说完,便转过身往翊坤宫走去。

    高策走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只沉默不语,一挥手,带着身后的人马朝着翊坤宫浩浩荡荡而去。

    |

    这个时候的翊坤宫中,薛运已经为南烟诊脉完毕。

    她说道:“娘娘似乎,心事甚重。”

    南烟抬头看着她。

    半晌,微笑着道:“薛太医这是在为本宫请平安脉,还是在看本宫的心思?”

    “……”

    “本宫心事甚重你也看出来了?”

    “……”

    薛运微微蹙眉。

    她能感觉到,今天晚上的贵妃和平时有些不同,或者说,最近这些日子,贵妃看她的眼神都跟平时不同。

    显得神情复杂。

    而今晚,她明明没什么动静,却大动干戈的让念秋来太医院请自己,说她腹紧,将要临盆。

    现在,又这样说……

    薛运沉默了一下,然后轻声说道:“微臣不敢窥探娘娘的心思,只是,母亲与胎儿血脉相连,母亲的心事若是沉重,胎儿也会有反应的。”

    “……”

    “娘娘这几日,是否真的感觉,时常腹紧。”

    她加重了“真的”二字。

    南烟看了她一眼,正要说什么,突然眉心又是一蹙。

    腹部,倒真是又紧了一下。

    她轻咳了一声,说道:“嗯。”

    薛运道:“这——”

    她的话还没说完,念秋就从外面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道:“娘娘。”

    南烟抬头看向她,见她神情有异,问道:“怎么了?”

    念秋说道:“娘娘,刚刚有人看到,惠妃娘娘带着一群人,往隆福门那边去了。”

    一听这话,南烟的脸色微微一沉。

    冉小玉看向南烟,轻声说道:“惠妃去隆福门?她——她想要做什么?”

    薛运在一旁听着,还有些莫名,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这样的紧张,而南烟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突然抬起头来。

    “小玉,让人赶紧关闭翊坤宫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