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乱晋我为王 > 第二千六百三十章 诡异分沙岭(二十七)

第二千六百三十章 诡异分沙岭(二十七)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乱晋我为王最新章节!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滑过,诡异的分沙岭也是越发的让人不敢停留太久。

    当然了,这种变化也是多方共同作用下的结果,就比如之前的靳商钰出手,目的就是想击伤对方的主将,进而让这支骑兵停下前行的脚步。

    可突发情况还是把这支队伍继续向前推去。只是这一回靳某人不在犹豫,而是直接发动了雷霆一击。

    “老哥,你,你这是为何!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吧!”

    “几位,怎么能够这样讲,其实,其实他已然没有了前行的能力!”

    “什么,竟然是这样的结果!那,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啊!要不就让老哥他自己在这里养伤吧!再怎么说,他受的伤太重了!”

    “不行,咱们这些老兄弟,虽说平时说话不太对付,可也是好兄弟啊!怎么能够见死不救呢!反正本将不同意放弃老哥!”

    “你,你们还是自行上路吧!否则真的会连累我的!”某一刻,就在众人对于是否继续追击靳军而意见不一时,那倒在地上的老者也是对着众人弱弱的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后,众军士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同样的事情也是在众人的面前再度发生。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众人的心思不一,拿不定主意之时,一支箭羽也是闪着死亡的辉光从那老者的身前划过。

    “啊,这,这是箭书!又是他们,为什么?咱们可是同族之人啊!”

    “箭书,真的是箭书!怎么会是血卫大人呢!要知道咱们现在还没有拿定主意,为何要下手这么早!啊……”

    “兄弟,你,你怎么了!不会是也遭到了攻击吧!”

    “箭,是箭羽,我? 我只是说几句话,难道这也不行吗!”说话间,其实那名年纪较轻一些的军士已然是被一箭封喉。

    面对这样的惨烈画面? 整个骑兵战队也是发出了不一样的声响? 知道是谁下手的人? 两眼直愣神儿,仿佛是看到了自己的末日已然来临。而那些没有看见这一幕的军士,则是在议论着别的什么。

    “这? 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啊!为何走走停停? 也没有见到什么敌军啊!连之前经常偷袭咱们的人也没有出现啊!”

    “是啊!之前,咱们的后军与中军还遭受过超级强者的偷袭,为何现在没有了那样的变化? 却要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好啦? 你们几个就不要乱讲话了!刚刚前面也是传来了消息? 不仅咱们的统兵大将军早就死的不能够再死了? 就算是刚刚临时顶替上来的将军也是被击杀于当场!甚至连说话有些多的军士也被一箭封喉!”

    “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唉!看来这一回咱们也是凶多吉少啊!”某一刻? 就在普通的匈奴骑兵军士在小声的嘀咕着的时候? 处于队伍最前方的几名小将军也是彻底的变得疯狂起来。

    “哇呀呀,真是气死人也!血卫是吧,你们也太狠了吧!明明咱们都是同族之人,可你们为何要下如此重手!兄弟们,既然怎么都是一个死? 还不如就在这里原地休息!”

    “休息? 不可啊!刚刚的情形? 难道咱们不清楚吗!说到底就是有人拿着死亡的飞箭在逼着大家伙儿向前而去!”

    “你? 你这话说的本将就不爱听了!难道非要死在这里不成!说句不好听的话!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是因为咱们已然被两个方向上的强人盯着了。”一时间,因为混乱的局面已然形成? 所以此刻的骑兵战队根本没有再踏上征途,只是在原地发着一阵阵的牢骚。

    不过,此刻的靳商钰与慕容语嫣还是比较高兴的,因为他们确实看到了匈奴骑兵的不甘心。那就是想走又走不了,想留下来又怕被自己的血卫清洗掉。

    “靳商钰,你,你这一回下手也是够狠的啊!”

    “狠吗!其实还是差不太多的,只是让他失去战斗力而已!到是那些个匈奴强者真是畜生不如啊!面对着自己人,竟然说下杀手就下杀手!”

    “好啦,你靳大公子就不要再多想了!既然有了应对之法,相信这里的情况还是会好转的!”

    “这个不一定,毕竟那些个血卫还是比较难对付的!要知道,本公子现在的感知能力已然到了一个新境地,可即便是这样的我也很难发现他们的踪迹!你说说,他们是不是有些诡异啊!”

    “这,这到是一个事实,可你靳商钰不也说过了吗,他们想要找到你也是难事儿!”虽然知道这样的安慰话有些苍白,但在接下来的时间时,慕容语嫣也是不在言语。

    当然了,对于靳商钰来说,杀伤对方根本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就是想让这支骑兵不在前行,或者说是走的慢一些。

    这边,靳商钰与慕容语嫣也算是轻松了一些,因为他们期待着的骑兵降速目标快要实现了。

    “诸位,现在咱们根本没有活路!要不,就返回大本营!”

    “返回,怎么返回!以咱们的地位,回去后也是个死!到不如继续冲击,也许就是一个好的办法呢!”

    “不可能是好办法!要知道,现在血卫之所以不出来见面,而且还时不时的下杀手,说到底,那就是他们遇到了强大的敌手!”

    “什么,你是说在分沙岭上还有血卫害怕的人。”说到最后,此刻的一名匈奴军士也是若有所思的说道。

    说着无意,可听者却是满眼的惧怕之色。毕竟他们也不是傻子,怎么会不清楚现下局势的诡异之处。

    “你,你是说刚刚对咱们的统领大人下手的人是靳军的高手!”

    “从出现的结果来看,应该是这样的!而且还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靳军的高手不是杀不了咱们的人,只是他们不想杀人而已!”

    “是啊!毕竟把咱们的头儿杀了也不能够阻挡骑兵战队的前行!只有让他们受了重伤,才能够达到他们的目的!如此说来,咱们真是没有活路了,继续前进,靳军超级强者就会继续的将咱们这里的将军击伤,而这里有了伤者,血卫就会毫不留情的将其清理掉!”

    “竟然是这样的结局!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当初不是说好了的是来取宝贝的吗!怎么就会变成了现在得样子!”说到最后,一众匈奴小将军也是纷纷露出了担忧之色,甚至还有一些人心态上也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