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三百四十六节 最终4

第三百四十六节 最终4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琥珀的身上,已经换了一套异样的衣服,华丽而精致,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的那一种。而且不是那种日常衣服。如果站在地球的角度,大概会觉得这是一种类似于化装舞会或者是舞台装之类的东西。

    当然了,作为一个精神体,换什么衣服都很简单。反正她的身体其实就是一种胶泥一样的东西,想变成什么样子就可以变成什么样子,只是需要消耗额外的精力维持罢了。

    “怎么可能……”朱红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远方的琥珀。“书上不是说……她要昏迷很长时间的吗?”她的力量立刻放松了,现在的陆五可不能直接死掉了。

    不需要更多的证据,仅仅凭借一个经历过多次战斗的战士直觉,她就知道琥珀哪怕不能说痊愈,至少战斗力恢复了一部分。

    说起来,她实际上命中琥珀的只有一下,是的,只有一下而已。到底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却也真的不好说。毕竟琥珀不是血肉之躯,不是那种受了多少伤害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档次。事实上,精神体到底受伤多严重是不好说的。凭借肉眼或者其他一些常用手段,你是没办法确定她的伤到底有多重,更加无法确定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恢复。虽然她知道第七律魔力对于那种状态下的琥珀有奇效,但是就战斗结果来说称其为“奇效”也确实不算夸张。毕竟之前那么长的时间里,琥珀都是任由鱼肉的俘虏,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就连意识的苏醒,都需要依靠冥月术士的额外力量。

    如果是普通的俘虏,完全多加一点伤害来确保对方没有还手之力。但是她想把琥珀活着带回瓦歌去,所以真的不好下手。下手太重万一死掉的话,她的计划就完全破产了。

    “啊,说起来我也没相关经验,而且现实和书上有所不同那是常事。”她轻声的自言自语。魔力将陆五的身体整个悬浮在空中,那个架势很明白,他的死活就在她的一念之间。

    很意外的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只是沿着舷梯走下来,用可以说相当缓慢的速度慢慢的朝着朱红所在的位置走过来。

    远方传来一阵和普通海浪有所区别的哗啦声。

    朱红抬眼一看,却看到那艘本来一直停泊在边上的海盗船,正在开足了马力朝着远方疯狂逃去。那种架势简直是拿船当快艇开了,船只的尾部白浪滚滚。

    “切,跑了。”朱红撇了撇嘴,反正也无所谓了,他们现在也没什么用。

    地球人看起来并不是如预想中的那么蠢,相反,他们有着一种属于弱者的智慧。他们也许没有办法抵抗术士的绝大力量,但是却能找到最佳的逃命时机。事实上也是如此,此时此刻,就算是朱红也没有余力去阻止海盗们的逃亡。

    ……

    在海盗船上,王智正在铆足全力督促自己手下们加快速度。随便什么情况都比和那几个吃人的女罗刹在一起好。在这一点,他的部下和他完全抱着相同的看法。虽然他们的人数大大减少了,但是此时此刻,每个人都勤快的近乎疯狂。

    当时海盗们也看到了琥珀的那种半透明的身体。这显然不是一个正常人类应该具备的形态。所以很自然,当他们看到琥珀以实体的姿态出现的时候,他们立刻意识到这里即将发生什么。而那个带头的女罗刹的郑重表情给了王智勇气。他意识到机会来了。

    事实证明了他的判断。女罗刹根本没有追,任由他们逃走。在高速转动的螺旋桨的推动之下,两艘船此时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海盗们已经察觉到希望就在前方。

    只要回去,他就一定要改过自新……不,至少要去找找那个当年的老和尚,学一点对付那些妖魔鬼怪的办法。王智一边回头看着那艘停泊在大海上的货轮一边想着。

    ……

    货轮上,琥珀已经走到朱红的面前,相距十米左右的距离。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距离稍远,但是对于术士来说,这个距离已经太近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也许都有顾忌,也许仅仅是是猛兽相遇的时候都有开打前彼此打量一番的潜规则,总之没人做什么,只是沉默的对视。

    “你的部下跑了?”琥珀开口了。

    “他们可不是我的部下。”朱红脸上保持着微笑。她的目光死死盯着对方,从对方的神色来看,事情绝对有问题。已经……基本上恢复了吗?或者说虚张声势?“我怎么可能有这种垃圾部下?只是连炮灰都算不上的货色而已。而且……”她不屑的说道。“他们以为自己能跑的掉吗?他们中的每一个人,我可都是仔细的观测了一下他们的命运哦。”

    第二律术士们可以去尝试去看别人的命运,但是这种做法会招来反噬——通常是以灾难的形式表现出来。幸好,这种反噬和术士本人无关,由被观察者承担。

    “如果我在船上的还好,但是如果我不在船上……”她嘴角咧开一个危险的弧度。“这样的一群人凑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后果呢?”

    ……

    “老大!糟糕了!”一个部下喊了起来。王智一惊,这才意识到船舱里面有一股焦臭味道传出来。“发……发动机引擎故障了!”

    “怎么回事?等等,我听到水声!”

    “不好啦,”另外一个鬼哭狼嚎一样的声音响起来。“船只出故障了。”

    “怎么回事,不是上次刚检修过吗?”

    “老大,可能是因为上一次的检修的时候那几个家伙偷懒了,船底部分没照看到位!”

    当然现在想要责怪谁也晚了,因为那几位都已经下海去见龙王爷了。不过幸好,海盗船就是海盗船,船里面还有快艇的。

    发动机故障了,然后船底又出现漏水,这艘船恐怕保不住了。当然此时此刻船只的事情是次要的,赶紧逃离让那个女罗刹找不到才是重要的。

    “所有人上快艇,尽可能把东西带走。”

    ……

    货船甲板上的两个术士遥遥的看着海盗船的速度慢下来,不止是慢下来,而且还在……慢慢的沉下去。

    “看起来事情已经发生了。”朱红耸耸肩。“好吧,我们应该来处理一下我们之间的事情了。你本来有逃走的机会的!”

    “我为什么要逃走?”

    “当然是因为……我很厉害啊!”朱红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杀意。她真正的部下,也就是血缘姐妹,此时已经不见踪影。看起来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这种强者自己的对决自己唯一的正确做法就是藏起来,免得被波及——当然也很正常,要是不够聪明的话,脆弱如她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了。

    可是哪怕是单挑也没关系。哪怕对方真的不是空城计,而是已经完全恢复也没关系。她有百分百的信心赢。因为之前的那一次袭击……虽然那是一次并不光彩的蓄意偷袭,但是却也充分说明琥珀的力量并不出色。整个过程中,琥珀没有还手之力。

    每个术士都知道,魔力每高一律,就会在战斗中拥有极大的优势,但是不等于必胜。第一律的魔力确实很神奇,但是也有着自身的极限。

    “你……似乎……误会了什么。”琥珀说道。她的手轻轻的在胸口摸了一下,朱红注意到对方的胸口有一个奇怪的饰物……像是地球上的玩意。说起来,为什么对方要刻意的变化出这一套衣服来?虽然说她的身体其实变成什么样子都可以,但是却是需要消耗额外的注意力的。在面对强敌的战斗中还消耗额外的精力,这不太好吧?

    “好吧,看在你没有逃走的份上,这个就送给你了!”朱红身体未动,但是身边悬浮着的陆五直接朝着对方正面飞过去。

    陆五的体型并不算特别大,但是却也是正常中国成年档次的平均线以上。这么一个大的东西迎头正面飞来,瞬间就遮蔽了视线。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这一瞬间,对术士来说就已经很够了。

    “当然是……骗你的!”朱红就已经藏身在陆五身后,在陆五遮住琥珀视线的那短暂一瞬间冲了过来。

    从正常来说,这种攻击极难防御。所谓投鼠忌器,即难以反击又难以躲避。

    只不过这蓄意的一击毫无意义。琥珀很随意的后退了几步并让到一边,并且用自己的力量将陆五轻轻一托,丢到了一边去。陆五的身体从斜刺里飞出去,一路撞到船舷才停下来。重浊的撞击声清楚的说明,其实琥珀并不在意陆五的死活。如果陆五的飞行姿势不对,这一下的冲击力就足够让他颈椎折断了。

    当然这也是常事——虽然陆五身为总督,但是其实在高阶术士,特别是琥珀这样的第一律术士眼里,也就是这个档次。活下来当然很好,但是死了,其实也不怎么心疼。

    “果然很难对付。”朱红不得不承认。上一次的偷袭是如此的顺利,但是看样子也是机缘巧合,并不是第一律魔力就这么容易对付。第一律魔力的效果她这算是终于亲自见识到了。这种类型的偷袭手段,那都是无效的。

    嗯,幸好除了第一律魔力之外,对方的其他方面的实力并不出色。

    “你肯定误会了什么,”琥珀似乎依然有些小小的惊讶。“不过也好,要是你掉头就跑,我倒真的不一定能追得上。”

    “我需要逃跑吗?”朱红忍不住冷笑起来。如果这是双方的第一次见面,在不知道琥珀是虚体这个前提之下,她倒是真的可能被对方吓唬住。在你懂得第一律魔力有什么用处的时候,基本上你就会丧失和他们单打独斗的取胜信心。就算是朱红这样的类型,公认的强大术士,也没什么自信能和第一律术士相提并论。

    不过在上一次偷袭之后,她就明白一件事情,哪怕琥珀拥有第一律魔力也没用。无他,琥珀其他方面的力量太弱了。更别说她还是精神体,比正常情况下还要弱上三分。

    “你应该知道,关于我的事情吧!我可是……”

    “我知道,”琥珀说道。“一个据说在角斗中赢得称号的弱者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