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下象棋棋局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下象棋棋局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原本以为当前这略微平衡的形势会因崆峒派的叛变而打破的吴渊,在听了诸葛清明这一翻精辟分析后,才最终将悬着的心放下!“还好,形势并未如自己所想那般逆转直下,一切依旧,这就给了我等腾挪辗转的机会!如今,足以执天下棋局的高人已有,何愁不能战胜对方?”

    吴渊重整心情,之前的担忧已然烟消云散!诸葛清明见吴渊刚刚那担忧之意已不在,便继续道:“按象棋的基本规则和当前我们获得的各路消息,可以确认双方对峙兵卒的势力!这刀剑盟、百派盟可以确认是对方棋局当中的二门卒,拥有进攻之能!据说对方准备收编丐帮作为一个卒子,虽然最终失败了,但对方的这个卒子可以看作是死了的中卒,也就是当门卒!”

    说到此,诸葛清明喝了口茶,话锋一转,不再分析而是直接对着在座的几个发问道:“想必大家都知道,象棋的双方是有五个卒子的,当前已然确认的有三个了,可剩下的那两个边卒呢?虽然边卒的作用没有其他三个卒子的作用大,但却是不可或缺的棋子,有的时候足以影响整盘的胜负!吴渊,你们是否考虑过或在意过吗?”

    诸葛清明的这些话虽然是侃侃而谈,顺其自然地发问,但在吴渊听来,这简直是振聋发聩之语,当头棒喝之下让吴渊终于意识到自己这些外行人到底忽略了什么!这虽然是两路边卒,但其若于江南蠢蠢欲动的慕容氏有了勾连,或者与雄霸云南的独孤氏有了共识,那己方不仅会处于孤立无援的局面,甚至还会有当年楚霸王的垓下困境!

    一想到此处,吴渊不由得后背发凉,冷汗直冒!本以为大局已然在握,可谁知被诸葛清明如此随口一说,吴渊顿时有些惊慌失措了起来,当即深吸口气,从座位上站起对着诸葛清明一揖,道:“弟子的心已乱,还请老师教我,助我等查缺遗漏,弥补失误!”

    诸葛清明微微一笑,示意一旁的刘正风上前将吴渊请回了座位上后,抚着自己那早已花白的胡须道:“这些还只是小事尔,即便真的遗漏了,一时半会也影响不了大局,吴渊你不必如此惊慌!稍后,你去传信你们联盟的其他门派,分别注意一下海边的漕运帮派以及西南方向的镖局即可,若是考虑长远,最好连江南的慕容家、云南的独孤氏以及五毒教!”

    听到诸葛清明的话,吴渊才再次冷静了下来:“老师虽然没有直接回应自己的请求,可老师却是以实际行动来证明了他早已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不然也不会一再二、再而三的提醒自己!”这下,吴渊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下来,之前请诸葛清明只是以象棋棋局的事,而如今则是天下事、江湖事!

    此段话题说完,诸葛清明也不给吴渊反问的机会,而是接着道:“除了这五个卒子,以及将外,整个棋盘最有战略最有影响的便是这车了!按之前你们分析的,那白莲教尊萧让为明车,暗车虽然出手,但身份不明,是吧?“

    吴渊点了点头,道:“是的,老师!这萧让不仅仅是白莲教的教尊,而且还是明面上的邪派第一先天,更重要的是他正大光明而来,一方面可以牵扯到我师叔柳士元,另一方面还可以防备丐帮五老真的未死!自从品膳大会最后一战来判断,这萧让应该为明车,真正厉害的则是那暗车,使得却是一手霸道的摧心掌!可是当年……“

    诸葛清明不等吴渊说完,便打断道:“你不必说下去了,你们错了!这萧让其实不是明车,而只是一个卒子稍微大一些的炮而已!他出现的主要的目的就是将你们天心阁卷进这些事情当中而已,因为萧让当年和你师叔柳士元还是有一些情分的,也只有他出面才能拖着你师叔,以防止你师叔出手援助丐帮!而那隐在暗处照看这一切的才是车,无所谓明暗,只不过有些诡异而已!“

    听了诸葛清明的话,吴渊不由得惊讶道:“啊,原来这萧让不是明车,我就说嘛,以他们那敢立下如此天下棋局的手段,怎么将他们最重要的王牌显露出来?原来这一切只是一个幌子而已,不过,他们似乎对我们天心阁很是了解啊!之前我都不知道我师叔隐居在那,可他们已然算到了,可见他们应该是知道我师叔的下落的!”

    诸葛清明点了点头,赞赏的看了吴渊一眼,看的吴渊讪讪一笑,才微笑道:“你能联想到此处,还算可教!你们天心阁太散漫了,总坛都被人毁之一炉,却依旧没有意识到危机!难道你们都不想想,为什么会这样?据此看来,应该是你们的老阁主地心上人已然逝去,哎,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你们年轻人要珍惜啊!“

    听着诸葛清明感慨的话,看着他那已然花白的胡须,全白的头发,不止吴渊,乃至刘正风也是无话可接,一时之间,竟然冷场了!诸葛清明好似没有察觉一般,端起茶杯微微喝了一小口,才再次打破寂静道:“曾当年,我还曾求教于他,谁知多年不见,却已成永别!……罢了,说正事!吴渊,你们天心阁凭什么会那么信任阁内的所有人,莫非……”

    这次,吴渊听明白了,见老师诸葛清明无意将接下来的猜测说出,便顺口接过话道:”回禀老师,我天心阁并没有给人吃三尸脑神丹之类的药物,之所以不怀疑自己人,其实就是因为自我天心阁创立至今多年,从未出一个叛徒,故而阁中长老们便自动忽略了此种可能,因为他们坚信我天心阁的弟子绝不会做出违反阁规之事!“

    听到如此奇葩的毫无理由的信任,诸葛清明皱眉沉思,而站在一旁的刘正风却忍不住了,有些嗤之以鼻的道:“贵阁的长老们都是老江湖了吧,怎么会不知道人心隔肚皮?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些常见的俗语至少也听说过吧?……”

    诸葛清明拍了拍桌子,打断了刘正风的连续反问,有些意味深长的道:“正风的话虽有些难听,但你们难道真的忘了吗?我知道,你们之所以会形成如此的惯性思维,其实就是因为多年来从未出过事情!那么现在出了事情,你们也该反省反省了吧?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读书人都是心思单纯的,处心积虑、苛求不满、贪慕虚荣权柄的也是大有人在的!”

    吴渊虽然不想按着老师以及刘正风的思路来想,但依旧止不住心中的波澜,可同时心中又有诸多的疑惑,莫非阁内真的有处心积虑的人吗?至于苛求不满以及贪慕虚荣权柄的吴渊根本不会去想,毕竟天心阁收的弟子每一个都是高中科举之人,若是需要,他们必然不会进入天心阁!……

    看着沉思不已的吴渊,诸葛清明缓缓站起,朝着住处走去,边走边吩咐道:“吴渊和正风,你们两个将刚才说的整理一番,该交代的交代出去,该布置的也布置下去,要做到信息通畅。现在是多变之秋啊,我这个老人家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