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庄中对

第一百二十六章 庄中对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刘正风见吴渊答应的如此爽快,当下也是十分高兴的同意了帮吴渊传信的事!其实,不用想就知道,吴渊的书信定然是要求其徒弟帮忙寻找那《武穆遗书》了!从此刻吴渊的反应就可以看出,邀请诸葛清明出山相助,乃至武林正道的诚心相邀!

    说实话,不仅刘正风甚至连诸葛清明都没想到,《武穆遗书》这么快就有所眉目,心中的希望之火熊熊燃烧,原本不敢奢望的事情似乎变得有可能了起来!刘正风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端坐在太师椅上的诸葛清明,当他看到诸葛清明微微点头允肯,便直接开口道:“吴大侠,其实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哎……”

    刘正风只说了一句,便哎声叹气了起来,似乎有什么难言之瘾一般!吴渊明知道刘正风是故意让自己接话的,但还是不得不接:“刘师侄莫要如此为难,有什么在下能帮得了还请但讲无妨,只要在下能帮得到的自然会尽力相帮的!”

    有了台阶,刘正风便可以畅所欲言了,只见他首先叹了句道:“这件事呢,若真的说起来,还是得从长计议的好!不过呢,不久前类乎我师已经和吴大侠你们谈起过,那就是随着我父一起失踪的《孔明遗策》了!我知道这件事情呢,比较棘手,但还是请吴大侠利用你们江湖人的情报手段,来查一查这一诡异的案件!”

    听到刘正风的话,吴渊便明白了,无怪乎之前诸葛神侯提前给自己打预防针,原来这比较难做到的事情在此处!吴渊虽然可以调动本阁的天机堂,甚至是其他正道九派的情报系统,但吴渊依旧不敢为这件事打必然完美完成的包票,只得往尽力方面增加力量!

    因此,听了刘正风的这一要求,吴渊也只能苦涩一笑,尽自己的最大能力回复道:“对于刘师侄你提的这件事呢,由于时间比较久,隐秘之处也比较多,因此呢,我只能说尽力去查询,但不能打包票!想必你们也听说了吧,我天心阁的天机堂从上一次我阁总坛被人用火药摧毁后就明存实亡了!不过,还请师侄莫要过于担心,不说目前正在重建的天机堂,我亦可通过正道九派联盟的关系,请求正道九派协助调查!”

    这时,喝足了茶水的诸葛清明终于开口说话了!只见他朝着刘正风安慰道:“风儿,你也无须如此紧张,也不必如此将此事强加给吴大侠!我们要给吴大侠他们时间,毕竟我们依靠六扇门查了这么多年,也未曾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只要吴大侠尽力相助即可,我们无须给他们过大的压力!”

    说到此,诸葛清明又转头对吴渊道:“吴大侠,你也不要有过大的压力,只要尽力就好,至于结果如何,那就看天意吧!不过,还请你等也放心,既然我已经同意了你等的请托,那我诸葛清明定然全力以赴!当下咱们就不说这些看天意的事情了,还是先说一说这天下棋局吧,毕竟这棋局已然到了比较关键的时刻,我们不能有一招失误!俗话说得好啊,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啊!”

    吴渊点了点头道:“还请两位放心,我正道九派的情报部门错综复杂,不说可以覆盖整个大明了,在京都金陵等地怎么也算是天罗地网级别,我相信要不多久,定然会有相关的消息传来!实话对你们说了吧,此时的京都之地定然是在我阁内门弟子的掌控之下,对各方的探查也必然注重,更何况还有神侯坐镇!至于这天下棋局之事,还请老师你先听听我方目前已经掌握的消息!”

    接下来,吴渊一五一十地所掌握的信息全部给诸葛清明说了一遍,甚至还将一些猜测也如实地复述了一遍,之后便一脸愧疚道歉道:“虽然早就探听到了他们的天下棋局计划,但一直到如今,在我正道九派联合的情况下,依旧是没有得到什么蛛丝马迹!更比我等惭愧难当的就是,时至今日,我等竟然还弄不明白对方的主将,甚至是连我方的主将也是诸派争执不下!”

    刘正风似有所悟,几翻欲言又止的却始终未曾有任何有建设性的发言,而诸葛清明则依旧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只不过从他那左手似有节奏的敲击桌面来看,这位老诸葛必然也是思绪纷飞!

    也就仅仅是过了片刻,那有节奏的敲击声便戛然而止,在场的几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仰靠在太师椅上的诸葛清明!只见他抚着自己那全白的胡须,言简意赅的道:“从你们的以及我儿正我的传来的消息来看,这天下棋局其实并不难懂,只不过是你们当局者迷罢了!简单来说,这盘天下棋局当中的将位自然便是这当今天下最有实力也最有势力的两位了!比如你们正道九派一方,自然便是当今圣上,这不需要我详说了罢?”

    听了诸葛清明的话,吴渊犹如醍醐灌顶,瞬间便想明白了,这一切的源头,这武林的混乱,这朝堂的纷争,都是直旨这天下,不只武林,亦有朝堂,难道这最终是朝代更跌的结局吗?也许,这并不绝对!关键是这变数,他是否胸怀天下,是否有这夺天之志?那他是燕王朱棣吗?也许这不一定,但此刻对方也就是西北武林联盟的将位必然是他,燕王朱棣!

    诸葛清明看到吴渊一副恍惚大悟的样子,微微一笑,接着分析道:“至于这棋局中对方的棋子布局,比较明确地可以看出他们最前排的兵卒!当然,刀剑盟、百派盟自然是五卒之二,而丐帮虽然未被他们成功收编,但依旧可以看作是对方的一个卒子,只不过是一个死去的二门卒罢了!可丐帮在你们正道九派联盟当中可不仅仅是兵卒吧?”

    吴渊点了点头,坦然承认道:“他们之所以收编失败,就是因为他们低估了丐帮!明明是車位的丐帮却被他们当做卒子,不被重视,不然这棋局可能会更烂!老师,其实我还有一个消息忘了说,我正道九派当中的峨眉、青城已然叛出了我们正道武林!明白的人其实都很清楚,我正道九派业已只有七派了!”

    诸葛清明对此坏消息似乎早有所料,如今听到便宜徒弟吴渊能如实道出,心里还算满意,当下一点也不在意道:“峨眉、青城早已式微,现今还有什么高手?只不过是大小猫三两只罢了,根本不足为虑!即便位于华北腹地的崆峒派叛变也不足为惧,你等只要维持住这样局面一年,一切就会发生改变!……”

    就在这时,一个山庄的弟子持一密信而来!诸葛清明接过密信一看,呵呵一笑,随手丢到了吴渊面前!吴渊反应还算不慢,及时地接住了那密信,展开一看,禁不住的道:“师傅真乃孔明在世,世间一切都逃不过你的法眼!”原来那密信上写的正是那崆峒派叛变之事!

    听到吴渊如此称赞自己,诸葛清明虽然心下愉悦,但依旧装作高人模样,挥手谦虚道:“哎,有些过了吧,老朽有何德何能岂敢与老祖相提并论?!再说了,这崆峒派叛变之事并不难猜,无非是被要挟而已,毕竟崆峒派被人家连锅端了,再有骨气再不愿意也不会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乃至是师长徒弟慷慨赴死!因此,他们妥协、反叛都是情有可原的,他们不必要过于担心,因为那是他们的无奈之举,就比三国时期的徐元直归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