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五十四章 谈判

第五十四章 谈判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虽然史问天是自己师侄吴渊的祖父,比自己高了一辈,但从李老九等人的关系来算,自己却比这史问天高了一辈!柳士元见史问天如此说话,心下不喜,却也不便反驳责怪,只是幽幽道:“我大徒弟杜飞已然尽得我之真传,区区药膳自是不在话下,而且还有其三位师弟辅助,即便我不出面,品膳大会依旧可以正常进行!不过,今年的这次品膳大会应该会意义重大,你们丐帮也需一起出面才是!”

    洪十三毕竟出关不久,知道的并不多,听到柳士元的这番话,不由得诧异道:“哦,你这后半句是啥意思?难道是魔教又死灰复燃了?”

    柳士元先是摇了摇头,后又点了点头,看的洪十三和李老九一头雾水!只见李老九皱着眉头问道:“士元,你这到底是啥意思?”

    柳士元轻咳了一声,道:“虽不是魔教却胜似魔教,这后面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组织,意欲颠覆我们整个武林!我们天心阁都已经暴露在外了,据我推测,金陵的总部已然遭遇了不测,可到现在竟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可见那组织对这消息封锁之严!”

    听了柳士元的此番话,史问天当先道:“难道你说的是这个刀剑盟?”

    柳士元再次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这次却不等几人反问,便直接说道:“说是也不全是,这刀剑盟在那组织的眼中只是天下棋局当中的一个兵卒而已!知道刚才你们偷袭的那人是谁吗?”

    史问天当即答道:“当然知道,不就是白莲教教尊萧让吗?不然,我也不会提议师傅和我一起偷袭了!”

    听到史问天的回答,柳士元叹了口气道:“知道就好,而据此人而言,他们的主事人已然将这天下武林看成是象棋棋局,诸多棋子已然到位,而你丐帮和那刀剑盟一样仅为计划当中的兵卒而已!”

    史问天听了心下不由得气愤无比:“这,这也太出人意料了,也太狂妄自大了吧!曾经冠绝神州的丐帮仅仅只是一个兵卒!那萧让是什么位置?是‘车’吗?”

    柳士元点了点头,道:“是,也仅仅只是一个明‘车’!我估计,他们组织当中应该还有一个暗‘车’,刚才出手救萧让的应该就是暗‘车’!至于,棋局之中的其他位置就不太清楚了。”

    洪十三似乎考虑的不是这些,而是下棋的人,只见他说道:“棋子的重要性是有限的,你们现在不要舍本逐末了,其实最重要的是下棋的人!虽然我对象棋略知一二,却从未有过以天下武林作为棋局的想法,而且从你们所说的情况来判断,对方下棋之人应该很不简单啊!”

    在场的几人一听,顿时发觉,这棋局的确不是一般之人可以下的,若是仅仅认为自己会下象棋就大错特错了,这样的人甚至连棋盘都找不到!这个人选不仅仅是需要会下象棋,精通下象棋,而且还要此人的谋略才识也要非一般人可及!

    找一个会下象棋的人不难,比如洪十三、史问天,甚至连江晨都略知一二!可要找一个精通下象棋的,就会难很多,但依旧可以找到,比如那吴老苟,虽然武功不怎么样,但下象棋却有一手!一想起吴老苟,众人才猛然间发觉在那毒林边缘的树枝上倒挂的不明身份的丐帮弟子正是这吴老苟!

    毕竟吴老苟再怎么说也是丐帮的三长老,而且还是丐帮五老当中老三的亲传弟子,无论如何都不能坐看吴老苟被如此倒吊!洪十三想仗着自己的功力深厚强行去救,却被柳士元阻止!只见柳士元说道:“十三,别冲动!这毒林的毒是意乱神迷的迷神醉,即便是你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贸然进入,也难逃厄运!你再看这吴老苟的情况,虽昏迷却没有狰狞的神情,亦没有迷醉的状况,明显是早就昏迷不醒,以至于在这毒林的边缘无意识的状况下吸入的迷神醉很少!

    而且据我所知这吴老苟之前和我师侄吴渊他们中的毒一样,是一种像蛊一样生产的毒,很可能就是五毒教最为有名的青蛊!青蛊是毒,不是蛊,色微青,状粉碎,适宜水中传播!青亦情,能在潜移默化之间影响人的性情,乃至**!最严重的就是失去意识,称为别人手中的傀儡!”

    说到此,柳士元呵呵一笑,用起内力,轻声道:“萧兄?我的可对?实在没想到,白莲教竟然和五毒教混在了一起,着实出乎我的意料,也出乎了你们号称圣教的底限!”

    虽是轻声,但在内力的加成下,却是传出很远,即便在毒林当中稳定伤势的萧让等人依旧可以清晰的听到。萧让即为明车,就表明对外一切全由萧让出面,至于暗车等人只是暗中出手相助而已!

    听到柳士元带有嘲讽的话,萧让看了一眼救了自己的黑衣人后,似乎得到了首肯一般,运起内功道:“柳兄,不必如此嘲讽!那毒其实并不是你所说的什么青蛊,而是我圣教最新研制的七情六欲入教散,哈哈,想不到,你柳士元也有猜错的时候!不过,告诉你也无妨,我们的确有和五毒教合作,你又奈何?”

    被落了面皮,柳士元也不着恼,紧追不舍的问道:“按照萧兄你的意思,这五毒教在你们老板的棋局当中又是什么位置?炮?”

    萧让听到柳士元的问话,脸色微变,见旁边的黑衣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稍稍沉思了片刻,便转移话题道:“随你怎么想吧,难道你们不想救他?”

    “想,当然想了!你们有什么条件赶紧提吧?”柳士元见萧让避而不答,想必是说对了!

    “那好,将全青松交给我们,并将周围的丐帮弟子撤走,我们便放了这个吴老苟!”萧让不欲让与自己合作的全青松陷入敌手,讲起了条件!

    柳士元其实并不清楚这个全青松是谁,索性一摊手便将对话交给了身旁的洪十三!洪十三一开口,就可以听出他的怨气还未消!

    只听这洪十三道:“我说,你们也把吴老苟看的太重了吧?他只是我们丐帮的三长老,而那全青松还是二长老呢,就这就不太公平了!而且还要求我们放你们安全离去,这是不是想的太过美好了?难道你们忘了当年我们丐帮五老的脾气吗?”

    以对话的语气让人觉得萧让是气急败坏的讨价还价,实则萧让是一副笑眯眯的语气道:“洪十三,你想怎么样,难道还想留下我们不成?!……那你说,你想要怎么办?”

    洪十三想也不想就道:“全青松这个叛徒可以交给你们,但你们必须将吴老苟的毒全解了!至于那包围圈吗,肯定不能撤,要想全身而退还是看你们的本事吧?毕竟我丐帮也不能被你们如此落了这么大的面子,不然将来我们还怎么混?!”

    盘膝而坐在毒林中央的萧让见自己的目的已达成,而且又得到黑衣人的首肯,便装作考虑一番的萧让再次运起内功答道:“那好,就这么办!你们先将全青松带来,我看到全青松后自会将吴老苟的解药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