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三十九章 丐帮水牢

第三十九章 丐帮水牢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吴渊见这两人窃窃私语了许久,便有些不耐烦的叫道:“你们这帮人到底想干嘛,有完没完,我们还要去见史老帮主呢!”

    少年转身答道:“不想干嘛,就是看你们几个有些可疑,盘问一下罢了!不过,你们还是回去吧,史老帮主闭关了!”

    吴渊一听就火起,反驳道:“你到底是何人,丐帮有你这样的弟子么?作为丐帮弟子,谁不知道史老帮主修的是闹中取静的通天功,根本就没有闭关的说法,你竟然告诉我他闭关了?”

    少年一见吴渊竟然连帮主的功法都知道,虽微有诧异,但依旧幽幽的道:“谁告诉你,闭关就得练功,疗伤不行吗?实话告诉你,帮主和大长老一起闭关,现在主持丐帮大局的是二长老全青松,而我就是二长老的独子全清泉!”

    吴渊在听到少年全清泉的反问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陷入了闭关的误区,而接着听到是和大长老一起闭关的,就恍然大悟,显然是大长老给他疗伤去了。想明白的吴渊,心下不由得放松了警惕,毕竟这名为全清泉的少年说的似乎并不是假话!

    突然,又一声烟花的爆开声将吴渊惊醒!而那全清泉已然在四名护卫的保护下徐徐后退,眼看着即将退入的树丛当中,吴渊突然意识到了不妙,这全清泉出来阻挡自己等人是在拖延时间!

    吴渊大喝一声:“不好,有埋伏,快退!”话音未落,便招呼几人朝着来路奔去,可回头一望,简直让吴渊绝望,堪比少林三十六铜人阵法的丐帮三十六打狗棒阵已然成型,只待自己等人迎头而上!

    后路已绝,前路不通,唯有左右两侧!而左侧正是那全清泉的退身之处,不用想那里必定是人手最多之处!无奈之际,吴渊背着江晨带着诸人闪身进入了右侧的密林!

    本以为进了密林而且还是山中密林,凭借着几人不错的轻功,脱身应该不成问题的吴渊,突然发现这密林极其不寻常!燥热的夏季,密林中不说知了虫鸣了,甚至连蚊蝇飞虫什么的都已绝迹!

    突然间,吴渊想起了“逢林莫入”这个词语,心下大骇不已,莫非此林是绝地?抑或是丐帮专门为外人准备的毒林?毒,毒林?吴渊也只是闪念到此,便失去了最后的意识,而其身后的其他人,显然早就昏迷在地,生死不知!

    当吴渊等人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陷囹圄,置身于丐帮的水牢当中!好在丐帮并不是什么邪派,水牢也没什么特别残酷之处,只是唯有水而已!不过,长久泡在水中也是十分难熬的,再加上全身各处的大穴被封,即便是处于盛夏当中,几人依旧感觉到冷意刺骨!唯有江晨,依旧昏迷未醒,被人悬挂在水牢内的铁栅栏上。

    随着诸人的一一醒来,地牢的大致轮廓慢慢呈现在大家的面前。此处地牢似乎位于山洞之内,而那牢中水乃地下暗河之水,所以,即便在盛夏,也是寒意深重!其实,丐帮这水牢很简单,就是几个相联的大铁笼子放到山洞内的暗河之中!甚至连守卫都没有,唯有黑黝黝的山洞深处,以及亮堂堂的山洞入口!

    随着时间的流逝,几人都慢慢的适应了相对较为黑暗的环境,逐渐看清周遭的一切。之前诸人还处于刚刚苏醒的视野散失状态中,看不清四周的环境,而是靠听觉来判断,此处水牢应该只是关押了他们几人!

    可是,当他们的视觉逐渐恢复,看清周围的一切的时候,才发觉眼见为实是多么的重要!在此处水牢的前面、左侧、右侧的水牢已然满员!虽然看不出这些人的装束,可是从他们的发型以及那一股股的恶臭就可以看出这些人应该都是丐帮中人,而且还是污衣派的人!

    丐帮有两大派系,即净衣派和污衣派。净衣派主要是由最底层的劳动者组成,他们多为赤贫的农户、落魄的商户、交不起租的佃户等,他们入丐帮也只是为了在青黄不接的时候上街上讨一口饭吃而已。这些人愿意干活,怎奈养不活自己,只得入了丐帮净衣派,也算一种靠山,亦算是一种出路。不管怎样,至少可以活下去!

    而污衣派则是那些好吃懒做的流浪者、被遗弃的孤儿、穷到连衣服都没有的各色人等所组成,主要是靠沿街乞讨为生,偶尔还有一些小偷小摸,浑浑噩噩度日。虽然经常为衣食住行犯愁,但够自由,无拘无束。之所以入了污衣派也是为了不被人恶意驱逐,无处乞讨而已!

    不管是在净衣派还是污衣派,都是看对方不顺眼的!净衣派觉得污衣派污秽不堪,没有上进心也没有尊严,而污衣派以为净衣派做了婊子又要立牌坊,而且还要从污衣派的饭碗中抢食,相当的不厚道。

    吴渊看着周围这些人奄奄一息的样子,闻着那混杂的各种臭味,下意识的就可以联想到,净衣派和污衣派内斗,最后定然是那净衣派的长老上位了!可是,这一场内斗,怎么会赶的如此之巧?

    吴渊扫视了一圈,见水牢上方,乃至整个山洞都没有发现守卫,便朝着周围的几处水牢高声叫道:“污衣派的吴老苟可在,还请出来说话?”

    吴渊原本以为没有守卫没事,可当他叫出声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这山洞的洞壁内应该存在应声虫,只要自己大声一叫,那应声就足以响彻整个山洞!此时,整个山洞中就充斥着“污”字的呜呜声,以及“话”字的哗哗声,而其他的几个字几乎完全听不到了。

    不待吴老苟接话,便听到洞外有人呵斥道:“哪个在鬼叫什么?吵死了,看来得给你们爽一爽!”只听到“咵嗵”的一声,也不见洞外的人进来,可水牢内的水却在慢慢上涨!

    原本都在水牢内闭目养神的诸位污衣派弟子,被吴渊突然的叫声震醒之后,又得再次面对那难熬的闭气考验,心下大怒之下,不由得向吴渊投来了怨念深重的眼神!

    吴渊只得低声道歉夹带解释道:“对不起诸位兄弟了,我也不知道这里有这么强的应声存在,不然我也不会如此了!我这不是着急咱们的处境吗?对了,那个吴长老可在?……”

    吴渊的话还未说完,水牢当中的水已然涨到他的嘴边了。无奈之下,只得凝心闭气!吴渊觉得,虽然内力被封,但坚持个几十息是不成问题的。可是,当吴渊在坚持到几十息的时候,那水依旧在,并没有退去!

    此时水牢中真可谓鸦雀无声,静可听闻翻水冒泡之声。毕竟,此时水牢的水已然完全淹没了水牢,而诸人被困在水牢下勉力坚持,甚至连昏迷的江晨也完全被水覆盖!从那越来越多冒泡声就可以看出,越来越多人已然到了极限,除了喝水,唯有窒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