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三十二章 昔年线索再现

第三十二章 昔年线索再现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是夜,天色阴沉,恐有大雨将下!就在吴渊与江晨等的有些着急的时候,终于听到了无比熟悉的声音!

    “莫兄你别嚣张,等下咱们再比比,我的酒量并不比你差!中午是谁,喝高了,竟然被人扶着回去的?”

    “别看我,那是江兄,我杭、州第一大酒量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不服?那咱们再行比过!来,来,来,谁怕谁!”

    听着楼下的吵闹声传来,江晨不由得笑道:“也真难为莫兄了,为了演戏,竟然如此和五师兄如此大吹大擂,真是破坏了他那一贯的安静形象!”

    而吴渊则不以为然的道:“那是你了解的太少了,以前的莫风是名副其实的杭、州第一纨绔,这些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如今这幅安静的性子,也就是进入神药谷后,养成的!”

    听了吴渊的话,江晨不由得哑然失笑,原来莫风还是本色出演啊!

    稍待片刻,便见慕容馨带着刘荣和莫风缓缓而来!吴渊和江晨只得站起,以示客气,只是不待二人说话,刘荣和慕容馨便快了一步,当先道:“院长!”

    吴渊笑了笑道:“嗯,入席吧!”

    刘荣和慕容馨行了一礼便坐在了江晨的旁边!莫风见左右已无人,只得上前对着吴渊道:“表兄!”

    吴渊呵呵一笑,拍了拍莫风的肩膀道:“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莫风苦涩的一笑:“百感交集,食不知味,终于知道了父亲的难处!可父亲那伤势,当真是令人担忧!……”

    吴渊不欲多言,道:“先入席,等下我和你回去,看看舅舅的伤和我的伤是否相同!”

    莫风听到此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以时间却也没有想到什么线索,只得先陪着几人吃喝。

    席间,吴渊当先交代道:“目前,我们在明,敌在暗,所以我们行事更要小心!据我推测,今日至少有两位天罡级别的强者出没在江南一带!主要目的不明,次要目的就是我以及咱们的天心阁!”

    “因此,馨儿继续保持超然的地位,暗中为我们传递消息,收集情报。而刘荣与晨儿,既然已经出现在明处就继续做引蛇的幌子吧!莫风表弟你且谨守家门,查询一下你家近些年的武器铸造与销售事宜,最怕敌人盯上了我们吴莫两家的兵器铸造生意!”

    ……

    过了半个时辰,诸人便吃喝完毕。而江晨和吴渊则化作天华楼的小厮,扶着喝醉的几人回返莫府!似乎是暴雨将至,抑或是宵夜禁止,沿湖街上空无一人,诸人顺利的回到莫府。

    一入莫府的正门,莫风便直接醒转,直接领着吴渊一行人前往莫家主房而去!一至主房,吴渊不待莫风招呼,便径直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转过屏风,看到一老妇人坐于床前皱眉沉思,吴渊轻唤道:“舅妈,我来看望舅父了!”

    那老妇人听到叫声,忙抬头一看,惊喜道:“渊儿,多少年了,你终于舍得来看望舅妈了吗?”也许是老妇人在床前坐的久了,腿脚有些麻,惊喜之下突然而起,竟然有些站立不稳,眼看要倒,吴渊忙走进一步扶住了老妇人。

    这时,莫风刚好进入屋内看到这一幕,忙跑到老妇人旁边道:“妈,你怎么了?别为那些陈年旧事伤心,过了这么多年,我想表兄应该也想开了!”

    老妇人拍了拍儿子的手道:“老身明白,既然渊儿能来看望你父亲就是已经想通了,不然也枉费了大多数精力来养育了他十多年,教导他那么多道理!我只是担心你父亲……”

    吴渊下意识的脱口道:“我父亲他……”说到此处突然意识到什么,便改口道:“我舅父他怎么样了?”

    老妇人和莫风心下一喜,也不点破,又想到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莫家家主莫深,有些意兴阑珊地道:“你去看看吧,情况并不乐观!咱们吴莫两家也就你一个有些能耐,尽力救一救他吧,即便你不想认他,也权当报他的养育之恩!”

    吴渊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也不言语,点了点头,便走上前去,先是摸了摸莫深的左手脉搏,一片冰凉,几欲停止!忽然又想到了自己,便又号了号莫深的右手脉搏,瞬间便确定,此人和自己受的伤一模一样!

    这让吴渊的推测更加明朗,似乎就是为了自己而来,先是剪除天机堂的诸多暗探,以防消息泄露,然后再将和自己关系最为亲近之人重伤或者除掉,以防再有援兵,然后就可以从容围杀自己!可这一切的仇怨到底在哪,竟然要如此的算计自己?

    亲近之人,援兵?吴渊忽然意识到什么,不由得问道:“你们可知最近丐帮有什么事情发生?亦或者是史老帮主和舅父一般身受重伤?”

    这句疑问,让周围的所有人一愣,不知该如何回答。忽然那老妇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说道:“你舅父就是受了你三叔吴莫相的邀请,说是和丐帮帮主在城外寒山寺商议什么事情,之后便是被丐帮之人送回来的,他们只说被人埋伏,也没说他们帮主怎么样!”

    吴渊不由得的沉吟道:“三叔,吴莫相?”

    突然吴渊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得翻开了莫深的衣袍,只见在莫深的胸膛上赫然有着两只清晰的掌印!

    这一下不仅惊到了吴渊,更是惊到了在场的每一位!只见吴渊左手食指和中指并拢,轻轻的按在那掌印上感受了片刻,沉声道:“青城摧心掌!”

    说罢,吴渊便在莫深的后背上发现若干剑痕,略一分析,确认是青城剑法!心下不由得沉思,这青城剑派不是早就覆灭了吗,怎么还有青城的掌法和剑法传下?嗯,莫非是二叔吴莫原?他就是目前仅存的青城派长老,自是会这摧心掌和青城剑法,难道真是自己当年纵虎归山,如今前来报复自己的吗?

    思虑至此,吴渊不由得觉得自己心痛不已,当年的往事历历在目,自己一时心软,竟然在近日得到回报!

    犹记得当年,吴莫原跪在自己的剑下,一个劲的叫冤:“大侄子,难道你就凭借着这摧心掌和青城剑法就确认是我做的?这世界上会摧心掌和青城剑法又不止我一个,不说我青城派的掌门和诸多长老,就连和青城相近的峨眉掌门玄贞师太不是也会这些吗?”

    如今又是到了如此境地,自己该如何去判断,难道再次的妇人之仁,相信吴莫原一次?然后,最终自己也死在如此掌法和剑法之下?

    曾几何时,父亲吴莫愁仰面而倒在乱草当中,那满身的青城剑痕,那满胸口的摧心掌法,无处不在的迹象为父亲的死不瞑目而哀嚎,这是仇恨,需要自己去报!可自己一时心软,又听了二叔吴莫原的“如此容易就得到原本极其严密的线索,必然有大阴谋”的鬼话,放他一条“深入追查”的活路,可如今一切又再次在自己面前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