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三十一章 天心不灭的契机

第三十一章 天心不灭的契机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吴渊作为天心阁武院的院长竟然被人埋伏,而作为情报机构的天机堂竟然没有察觉到任何消息,这意味这什么?吴渊一想就瞬间明白,这天机堂必然有推卸不了的责任!但是吴渊深知,天机堂绝对不可能反叛!除了反叛还有哪种可能?被人特意蒙蔽,或者是被人隐藏,亦或是天机堂的探子已然暴露!

    一想到暴露,吴渊转眼间竟然想通了诸多细节,心中不由得更加确信,必然是敌人早就知道了天心阁的诸多情况,不止书院、武院,甚至天心阁总坛也已然在敌人的虎视眈眈下了!这令吴渊瞬间感到后背发冷,头上冷汗直冒!

    江晨和慕容馨看到吴渊如此情况,还以为吴渊的伤势又复发了,江晨忙盘膝做好,准备再次运功为吴渊疗伤!而慕容馨也是担心的问道:“院长,怎么了,难道又爆发了?”

    吴渊忙摆手道:“别,别,我好的很呢,冰火异力在晨儿的水火内力的吸收下已经构成不了威胁,当无爆发的可能,你们不必如此的紧张!”

    江晨收回已经进行到一半的动作,诧异的问道:“那你为什么冒冷汗,难道还真的是感冒了不成?”

    吴渊无奈一笑道:“我们这种由内力护体的人怎么会感冒呢?我这是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有一些不好的预感罢了!”

    慕容馨心下惊异不已,这是什么样的预感?竟然将武院院长惊吓的直冒冷汗?这不合理啊!一念及此,慕容馨实在是好奇,有些忍不住的问道:“是什么样的预感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威力,竟然吓的院长你冷汗直冒?莫不是我们天心阁被人灭了吧?”

    慕容馨也只是随口一说而已,不曾想竟然看到吴渊点头表示认可!这……吴渊似乎不愿意多说自己怀疑的动机,只是默默的将头上的冷汗擦掉,严肃的道:“很有可能,我们已经暴露了!我们已不是隐在暗处的天心阁了,而是摆在明面上的天心武院!慕容,等下你赶紧将这消息传回阁内,并以我的名义建议启动第二套方案!唉,希望还来得及!”

    慕容馨听到吴渊的话,不敢多问,忙下楼去传递消息了。吴渊见慕容馨快速离去,便转头看向了江晨,忽然发现江晨似乎有些虚脱的模样,遂关心的问道:“晨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刚才给我疗伤的时候内力消耗过度?”

    江晨虽然感觉到了一阵阵的虚弱,却强撑着回答道:“可能吧,等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不用担心!”说罢,便盘膝而坐,双手伸开,分别放于膝盖侧上方,双目微阖,已然进入行功状态!

    吴渊看了看江晨,也不再言语,同样运功检查下自己的伤势。不检查不知道,一检查让吴渊大吃一惊,那冰火异力竟然耗掉了他将近十年的内力!看着那状似虚脱,却满脸红润的江晨,吴渊似有所悟,难道自己被同化的十年内力转变为冰火异力,之后又被江晨吸收转化了?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江晨便补空了消耗,平复了内力的骚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只是微微的看了几眼,便有些惊异的道:“奇怪了,我的内力竟然有所精进?”

    吴渊听到江晨疑问,内心的些许疑惑豁然间便贯通了,当即道:“这不是更好,也不枉了这一翻的折腾,就权当为我疗伤而得到的报酬吧!”

    江晨讶异道:“这不好吧!作为徒弟,为师父排忧解难那是应尽的义务,何谈报酬?!”江晨见吴渊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只得转移话题,问道:“师父,目的是否已达到?”

    吴渊一愣,道:“什么目的?”

    江晨见吴渊没有理解出自己的意思,便解释道:“就是祭拜我外祖父的事情啊?”

    吴渊不由得咳嗽了一声道:“你说这事啊,时间还没到呢!不过,也就明日了!正好,你也算我吴家长房的外子、继承者,等下便随我一起去祭拜下你姥爷吧!”

    江晨直接就答应了下来:“好!那我们今晚住在哪,难道要住在师姐这天华楼内?”

    吴渊见江晨问的奇怪,便回了一句:“不住这,还住哪?难道你还有别的落脚地?”

    江晨点了点头道:“这一趟是和五师兄刘荣一起来的,他为了隐藏我的行踪应该已经和莫风回到莫府了!我和莫风你也知道,也算有些交情,此行就暂时住在莫府!”

    吴渊听后,神情微微一暗,

    .有些自嘲的道:“之前忘了和你说,我们和莫府还是有些亲戚关系的,我母亲也就是你外祖母就是当今莫家主的亲妹,我和莫风其实是表兄弟!”这似乎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让江晨恍然大悟的同时,又有些惊讶:“可看你们的年纪不太像啊,莫风……”

    吴渊也是一阵的无语,原来这小子竟然纠结在这,不由得呛道:“难道你没听说过老年得子这回事?也正是因为我舅舅老年得子,才对表弟疼爱有加,格外放纵,以至于失去了进入天心阁的机会。好在现在表弟浪子回头,虽然不愿意继承家业,但去神药谷学习医术好歹也算一条不错的出路!”

    听了吴渊的解释,江晨便建议道:“这里毕竟是师姐的私人空间,咱们两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在此留宿,还是去莫府了吧!对了,莫府的家主也就是莫风的父亲,你的舅舅好像被人重伤,现在生死不明,等下你还是去看看吧!”

    听到莫风的父亲现在身受重伤,生死不明的时候,吴渊不由得大吃失色,道:“我这舅舅早年也曾登临过地榜,武功也算可以,更别说现在了,怎么会被人打的如此之重,难道又有天罡强者出世?”

    江晨一听不由得道:“天罡强者不都是隐居的吗?最近怎么有这么多出现在此地,难道和袭击你的人是同一伙人?”

    吴渊一听也觉得有可能,便道:“很有可能,他们应该也知道我和莫家的关系,竟然在同一时间段也袭击了我舅舅,这明显是先减掉我的援兵,再来对付我之策!不行,我们要马上去莫府,看看你舅爷的伤是否如我一般!”

    吴渊话音未落便起身,准备下楼前去,不料却被江晨拉住道:“师父,稍安勿躁!现在天色还早,我们不能凭空出现在天华楼,不然会将师姐的身份暴露的!”

    吴渊还未答话,便见慕容馨绕过屏风,笑着道:“暴露身份我倒不怕,别忘了,我还是慕容世家的人,没人敢找麻烦的!倒是你们,很可能会麻烦缠身,我还是建议你们等天黑些再混出去比较好!”

    江晨也顾不上尴尬,趁热打铁道:“再说这杭、州城的探子很多,在我们一进城的时候就被盯上了,最后只得去莫府暂住的,不然我们肯定直接就来找师姐了!师父,你还是先忍一忍,待到晚上再说,说不定五师兄他们还会找借口前来,到时混在他们中间就是!”

    吴渊见江晨如此紧张,不由得笑道:“哎,没想到啊,你才进入这江湖几天,就混得如此滑溜了,不错不错!那好,馨儿,你去给我们师徒准备些酒菜,静待天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