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三十章 诡异的疗伤方式

第三十章 诡异的疗伤方式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此时的吴渊,静静地躺在床上,生死不知,从慕容馨那表情可以看出,情况不容乐观!看到此种情况,江晨的心不由得一沉,出大事了,身为天罡强者的吴渊竟然被人重伤,以致昏迷!

    原本想了诸多说辞的江晨,再也顾不上寒暄了,直接问道:“师姐可知我师父的情况,目前是何种情况?”

    慕容馨犹豫了片刻,还是下定了决心道:“师傅的伤势虽看着可怕,其实并没有那么有危险,最为危险的其实是他体内的两股内气!”

    “是哪两种?”

    一种为火属性,似乎是走阳刚路线的敌人打入的,而另一种自然是水属性的变种冰属性!由此可以推断出,袭击院长的敌人是两个人,一人带有烈火内力,另一个就天生的带有地煞煞气……

    江晨见慕容馨依旧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推断,像极了话唠,却也不好直说,只得转移话题道:“院长被埋伏的情况,师姐知道多少,院长有没有留言什么的?”

    慕容馨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当我发现院长的时候,他已然神志不清了,只是在他的嘴中不停的念叨‘天罡,水,火!’之后我便将他秘密的转移到了这天华楼楼顶,方便我随时照顾!……”

    江晨听到慕容馨的话语,不由得的脑洞大开,这天罡是指自己吗?还是指同样有天罡级别的强者出现?根据自己探脉而感知到吴渊在冰火交织的风暴当中真可谓是岌岌可危,难道是说他自己的伤势吗?吴渊应该知道,自己的天心无量功可演诸法,可拟诸功,难道是指自己,并且让自己为他疗伤?

    想到此的江晨虽然不能笃定,但又忍不住内心的幻想,便想真的试一试,即便失败了也没什么!于是,江晨只是说了句让我试试,便将吴渊扶正,自己盘膝坐在吴渊的身后,双手发功,看样子准备用自己那独特的内功救人!

    慕容馨见江晨如此一番之后,将双掌按在吴渊的背后,准备运功救人!这让慕容馨诧异不已,这江晨的动作,明显是新手,救人疗伤岂可如此随便,不讲究,难道他不知道救人不当就是害人吗?

    慕容馨见江晨如此一副愣头青的模样,即将就要好心办坏事,忙止住内心的骚动,对着江晨道:“六师弟,稍慢,你没学过救人要术了吗?”

    江晨摇摇了头,道:“不曾,我见别人不都是这般救人,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慕容馨点了点头道:“当然有了!那些只是推宫过血而已,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疗伤方法!”

    “哦,那还是请师姐教我正宗的疗伤救人之法!”

    “那你听好了,这是我慕容家的专有的疗伤秘传,后背疗伤要点:从肺俞穴(第三胸椎棘突旁开1.5寸)开始将自己的内气导入,顺着胸椎神经依次至厥阴俞穴、心俞穴、肾俞穴、命门穴、志室穴,归入气海俞穴,再从尾闾穴导出,形成一种循环!”

    一听完慕容馨的疗伤秘法,江晨瞬间便有了两套方案,一就是采用相克相生的原理,分别中和掉吴渊体内的两种混乱内力,此种可能会有些激烈,毕竟水火都不相容了,更何况是冰火,那根本就没有缓和的余地!

    而第二套就是同化之法,将拟化的冰火异种内力以疗伤的方法导入吴渊体内,同化掉他体内的冰火异种内力,然后在回到自己身体,最后归入丹田!此种方法似乎更加可靠一些,毕竟此法不仅温和了许多,而且还可以将吴渊体内的异种内力引出,用来强大自身,说不定还能增加自己的内功!

    其实,江晨并不知道,他的冰火两种异种内力是特殊的内力,冰属性内力来源与千年蛇妖蛇胆,火属性内力则来源于十五年一结果的朱果,分别具有着令人想不到的效果,那就是融合性!当然,融合同化之后,自然是壮大,更上一层楼!

    江晨计议已定,却又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将吴渊的伤势稳定,便让慕容馨和刘荣安排后续事宜,而他自己则按照慕容馨的方法开始为吴渊疗伤!

    此时,经过精心安排的几人喷着满嘴的酒气,便嚷嚷的离开了天华楼往莫府走去!其中晃晃悠悠说着酒话的莫风走在最前面,接下来就是江林和江武一起搀扶着似乎是因为喝得太醉而不能走路的公子,跟在莫风身后,最后则是一个絮絮叨叨的刘荣,边嘟囔边走,显然也是喝了不少!

    而江晨则是开始为吴渊疗伤,只见他观照自身,以《般若心经》当中的内府五蕴幻化五行,再有五行演化水火,从左掌而出,顺着慕容馨的疗伤之法,从肺俞穴而入,顺着筋、脉,依次流经厥阴俞穴、心俞穴、肾俞穴、命门穴、志室穴,归入气海俞穴,最后顺着尾闾穴而出,进入江晨的右掌,进而返回至五府,增大五府的本源!

    江晨疗伤的姿势自是和别人有所不同,可效果却十分有效!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江晨慢慢的感到有些吃力的时候,吴渊悠悠转醒!只见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是晨儿出的手吧?”

    江晨动作不停,直接答道:“正是,难道你最后那‘天罡,水,火’意思就是找我?”

    吴渊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道:“那是当然,不然你还能怎么理解?”

    江晨略一沉思答道:“埋伏你的就是天罡级别的强者,擅长水、火两系,而且可能不止一人!”

    吴渊一副惊讶的样子道:“哎呀,连这种寓意都能猜到,的确有些不一般了!你们可知,袭击我的是何人?”

    吴渊见江晨和慕容馨都是一脸的茫然,就直接道:“就是刀剑盟的刀剑二使!”

    江晨和慕容馨似乎都没有听说过,江晨下意识的疑问:“刀剑盟?这是什么组织?”

    吴渊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从字面意思上来看,应该是刀和剑的联盟!真是奇怪了,我之前竟然一直没有听说过,不知道我们的天机堂近些年都在干啥!看来,是时候找机会清理一番了!”

    慕容馨似乎对这刀剑二使更加感兴趣,便问道:“这刀剑二使是什么人,难道都是天罡强者?”

    听到慕容馨的疑问,吴渊不仅有些脸红,只见他略微尴尬地道:“此二人应该不是天罡级别的强者,不然我不会有机会逃出来的,也是我太大意了,一时不慎,先是中毒,然后在我用功逼毒的时候偷袭于我!这两人应该是比较老牌的地煞强者,功力深厚,即便是我也是双拳的敌四手,最后忍着挨他们一招的机会,才逃入杭、州城……”

    听到吴渊的解释,江晨不由得道:“既然这些人是特意埋伏你的,那么他们是怎么知道你的行踪?难道他们很早就知道你要去吴郡祭父?”

    吴渊一听,顿时觉得这时间赶的未免也太巧了些,可定有蹊跷!再说自己这次的行踪也可谓是变化多端,先是直接直奔蜀地的峨眉而去,之后又突然间的转道,朝着杭、州而来!如此来回变道,依旧被人埋伏,可见敌人对自己的信息简直是了若指掌!

    难道埋伏自己的熟人?吴渊寻思一番,进入天心阁的人必然是经历过考验的!天心阁招收新弟子必然是每三年的科举考试的成功者,品行自然是相当不错,所以天心阁自建阁以来,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叛变的年轻人,由此可见,天心阁这非殿试前三不入内门的规矩还是有许多的可思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