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二十一章 与峨眉的旧事

第二十一章 与峨眉的旧事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江府的危机虽然解除了,但江晨却更加迷茫了。看着单膝跪地,对自己躬身行礼的救命恩人,江晨实在想不起来,自己在年少时,还有一个这样的奶妈。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江晨皱着眉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低沉的问道,“我实在对你说的奶妈没有任何印象!”

    那道姑也不起身,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们这些人来自峨眉!”

    其实,看这些人的打扮,江晨早就想到了这些人的来历。可是,江晨又有些疑惑,自己与峨眉之间的关系自从十年前就断绝了,之后也从未联系过,而如今,这些人何以来的如此刚刚好,莫不是居心叵测吧?

    江晨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以一种愤恨的语气道:“峨眉?我江家现在和你们峨眉有什么关系吗?她不是早就不认我了吗,现在又何必来救我!”

    那道姑似乎早有预料,听到江晨如此说,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也不解释,而是直接问道:“江少爷,可听说过峨眉的天一神水?”

    江晨似乎对这天一神水有所耳闻,听了那道姑的话,满怀疑问的道·:“就是那个被称为忘情水的奇药?……莫非是当年她喝了忘情水?”

    道姑点了点头道:“正是,你可知当初你父亲遇害,你母亲悲痛欲绝,非要随你父亲而去!你母亲的师傅玄贞师太阻拦不得,为了不让你母亲轻生,便擅自做主,让你母亲喝下了那天一神水!之后,你母亲的记忆全失!”

    江晨听到此,心中的许多疑惑一下子减少了许多,被抛弃的恨意不知不觉之间竟然也淡化了许多!江晨带着仅存的疑问,猜测道:“她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是不是就是我当年去寻她的时候?”

    道姑见江晨似乎想明白了许多,直接回答道:“是的,就是在你去寻她的时候,也是她刚好喝下天一神水的时候,也恰好是玄贞师太得重病去世的时候,我忙着料理后事,对你的到来并不知情,不然,当时定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后来听说,你母亲亲自出面否认,且又怕你母亲因你而恢复记忆,便一直没有开口!如果,你要怪就怪我吧,那一段时间基本是我在监管峨眉的诸多事宜!”

    江晨边沉吟边回忆,一时也找不到什么漏洞,只有把刚刚产生的疑问道出:“那现在她怎么就恢复了记忆了,竟然还知道我有危险?别说是巧合,因为不太相信巧合!”

    那道姑依旧单膝跪地,抱拳行礼答道:“那是因为不久前江湖上传闻的一则消息:天绝霸刀江枫重现江湖,地煞榜六十九位的胡来,被其一刀毙命!在你母亲听到这传言中的天绝霸刀江枫的时候,忘却的记忆竟然悉数回归!”

    江晨听到母亲因为父亲的名字而瞬间恢复了记忆,心下不由得一酸:“既然恢复了记忆,怎么不见她亲自前来救援被他抛弃十多年的儿子,而且也不见她前来凭吊父亲的衣冠冢,莫不是早就忘记了吧?!”

    道姑见自己的解释总算没有白费,从此刻江少爷的话中之意可以看出,此时他已然原谅了他的母亲!虽然掌门冷落了她十多年,但无论如何,掌门依旧是他的生母,这是割舍不掉的血缘关系!

    道姑微微一笑道:“你母亲之所以没来,那就是因为她听到了你父亲的消息,便直接下山去寻了!来此救援公子,就是你母亲的飞鸽传书!”说罢,便取出一个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我儿江晨正身处危局,收到后不惜一切代价,全速救援!---峨眉掌门吴媚”

    看着那熟悉的字迹,正是母亲吴柔昔年的笔迹,家中父亲的书房中还有不少存留,江晨对此还是十分的笃定的。在接此纸条的时候,江晨才发现,此道姑竟然一直未起身,一直以属下奴婢之礼回答自己的问题!这让江晨心下肯定不已,这是真心实意的奴婢对少主之礼。

    感动之余,江晨亲自上前,将道姑扶起,赔礼道:“小子无礼,竟让你跪地如此之久!还请多多见谅,这实在是有些突兀,一时之间根本反应不过来!”

    道姑忙拉着江晨的手继续道:“少爷真是折煞奴婢了,这些本就是奴婢的应有之礼!”

    看道姑如此热情,江晨更加的不好意思,因为他实在想不起来幼时的奶妈了。这道姑显然是老于世故之人,见江晨一副尴尬的样子,想问却又不好意思开口,遂自我介绍道:“哎,你看我,岁数大了,记性就是差,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本名上官嫣然,少时遇难,为你母亲所救,后改姓为吴,以婢女身份跟随在你母亲身边,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了吧!这二十多年来,你母亲一直待我如亲妹,因此,我就冒昧尊大一些,你称我为吴姨吧!”

    …………

    天色微亮,忽然有敲门声惊醒了刚刚休息下的江府诸人!

    江武将大门打开一看,大吃一惊,谁知这次来的援兵竟然是武院院长吴渊!

    江武忍耐住激动的心情,对吴渊比划了一下,便在前引路。作为天心武院的院长自然明白江武那比划的意思,不就是有外人在吗?不用怕,今天不是以武院院长的身份出现,而是以舅舅的身份而来,无惧任何人!

    其实,在吴渊出现在门外的时候,吴嫣然已然知道来人的身份,而吴渊虽有些诧异,但还是认出了吴嫣然!

    吴渊还没进门便听到吴嫣然低声给江晨报备,你舅舅来了!而江晨不由得有些楞了,今天这是怎么了,不仅凭空出现了一个奶妈,如今竟然又出现了一个舅舅!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是被母亲抛弃的无人要的小孩,而现在不到一日之间竟然多出了两个亲戚!

    当江晨看到漫步而来的吴渊,下意识的叫了声师父!吴渊哈哈应了一声道:“小子,有些出乎意料了吧,你师父我就是你舅舅!”

    江晨忽然想起之前自己耍小聪明强行拜师,虽轻微触犯了阁规,都没有被处罚,以及后来被传功的事情,心下不由得一阵感慨,原来这舅舅一直在照看着自己,只是自己实力低微,根本没有发现罢了!

    江晨今日被刺激过度了,听到如此意外的消息也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起身上前行礼后便将吴渊迎了进去,边走边问道:“师父,你怎么今日不隐瞒是我舅舅的身份了?”

    吴渊一瞪吴嫣然道:“那还不是你母亲的主意,说什么穷养儿子,富养女,不能让儿子仗着父母亲戚的威名为非作歹,成为一代纨绔!现在别人都打到家门口了,再不亮出你舅舅这尊大佛,威震一下宵小,你还真当你舅舅是石头心肠啊!”

    江晨不由得诧异道:“哦,我母亲什么时间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吴渊呵呵一笑道:“你当然不知道了,那是在你满月的时候,你母亲对我和你父亲约法三章!”

    江晨似乎被激起了兴趣,问道:“哪三章?”

    吴渊一指屹立在一旁的吴嫣然道:“她当年也在场,让她给你说道说道!”

    吴嫣然似乎对吴渊十分忌讳和害怕,听了吴渊的话也不敢发拨,沉思了一下说道:“这约法三章的第一章就是穷养子,富养女,自食其力,自给自足;第二条就是刚刚说的,不准借助父母亲戚的权势威名为非作歹,第三条就是先学文,后习武,以免为祸江湖!”

    江晨不由得惊异道:“这就是我父亲的遗愿来源?先去文院取得功名后,才能学武?”

    吴渊点了点头,道:“正是!这也说明你父亲对你母亲见识的认同,这才是天设地造的一对,可惜遭了天妒……”

    一说起这些悲伤的往事,在场的诸人颇有同感的沉下了因为成功度过此次危机的笑脸,静静地听着两人回忆往事,默默的不说一句话,连曾经的当事人吴嫣然也不插一言。吴渊见如此也不是办法,又想到在场的诸人也都忙活了一夜,便打发众人去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