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十七章 吴柔

第十七章 吴柔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当江晨在神药谷谷主的二弟子莫风的带领下进入就诊亭的时候,大长老孔亮已然将江茂的伤势检查了一遍,此时正坐在一旁皱眉沉思。

    江晨来到江茂身边,看着这个伴随自己长大的老仆,昏迷不醒地躺在自己的面前,心中顿时五味杂陈,不知该如何开口询问江茂的伤情,生怕听到一些不好的结论。

    片刻,江晨见孔亮长老的眉头已经舒展开了,显然是有了对策!直到此时,江晨一直悬着的心才算平稳落地。不管结果如何,只要保住性命一切都好说!

    江晨见孔亮已然坐回了石凳,便直接朝着华欣和孔亮开口道:“此番多谢几位的救命之恩,在下青阳县江氏江晨,定会记住神药谷的天大恩情,将来若有所求必有回报!”

    初入江湖就遭遇如此滑铁卢,江晨并不愿意报上自己的江湖名号。虽然天罡之名响彻寰宇,但自己的名声并不显耀,因此,名声和名号并不匹配,如果报了,必然会让人觉得自己有狂妄自大之嫌。更重要的是,会给人留下极为不好的第一印象!这也许是江晨感受到江湖险恶之后的变化,不管变好还是变坏,总算是有所变化!

    华欣并未想到这个少年竟然就是九华山外的青阳县之人,怎么说也算是同乡,当下便“哦?”了一声,反问道:“请问江少侠可知出了天绝霸刀的江家?”

    江晨并不为有人知道自家的名号而多想,毕竟青阳江家出了一个威震江湖的天绝霸刀江枫,即便这青阳江家是书香门第,并不是正宗的江湖世家,依旧在江湖上拥有赫赫威名!神药谷与江家同为一县,而且相距也并不远,自然算是同乡!

    听到华欣如此问,江晨毫不犹豫道:“禀夫人,在下正是出自此江家,那天绝霸刀江枫正是家父!”

    这一下不仅华欣有些惊讶,连偷偷躲在一旁偷听的华蓉也大吃一惊,原来此少年郎还真是大有来历之人!铁别是华欣,更是有不一样的感受,难怪从九华山那么高的悬崖上跌落下来竟然只是受了些轻伤,想必是内功护体的缘故吧!哎,当年毅哥也差不多是同样地方坠崖,可结果却是……

    大长老见华欣陷入沉思当中,一直未曾答话。为了不至于江晨因冷场尴尬,便接着道:“原来我们还真是邻居啊,你们在九华山外,我神药谷在九华山内,真是幸会幸会!”

    江晨早就有所猜测,听到大长老孔亮净是如此客气的说着“幸会”之语寒暄,便客气的回了一句后,问起江茂的伤情来:“当真是幸会!请问大长老,我这老仆现在什么情况?”

    孔亮摸了摸胡须道:“情况还好,暂时没有性命危险!之所以一直昏迷不醒,是失血过多和过于惊恐所致!”

    江晨听到神药谷的大长老如此说,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双手抱拳对大长老道:“还请大长老出手救治我这老仆,日后必有重谢!也不知家中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小子既然还活着,自是不愿意躲在此地做那缩头乌龟!”

    华欣一听这江晨竟然有离去之意,忙问道:“冒昧问一下江少侠,汝父如今可安好,自从他宣布归隐山林后,就再也未听到他的消息了。粗略算起来,已经差不多有十多年了!”

    江晨本不愿说近况,因为他自己也有些糊涂,可救命恩人相询,也不好回避,略一沉思,道:“夫人有所不知,我父归隐后不久,便已失踪,至今仍旧下落不明,恐早已遭遇了不测!此次就是去祭拜父亲的衣冠冢,被人伏击,才落得当下如此境况!”

    听到此消息,华欣不仅有些失态的惊讶道:“啊,枫哥竟然失踪多年,至今生死不明!这怎么可能,他的刀法不是号称先天不出,无人可敌吗?……我就说嘛,我大婚当日为什么不来,原来是因为……”

    大长老孔亮这么多年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华欣如此失态,也不由得想起昔年的一些往事,摇了摇头,低声咳嗽了一声道:“原来是这么个情况,江少侠的意思我已经明了,还请放心,你这老仆就让他安心的在此养伤,毕竟我神药谷当年和你父还有些恩情!”

    江晨看到华欣的神态以及激动下说的话语,心中不由得觉着父亲和这神药谷的华夫人应该有些渊源,不过心中并无好奇之心,尤其是在听到大长老孔亮的话后,心中正是猜想,父亲归隐后,选择在青阳老家隐居是不是和这神药谷有些关系?

    江晨知道多思无益,当前最重要的就是探明自己的事情,为何自己会被人伏击,而且还是在父亲的衣冠冢前?莫非这伙人正是当年伏击父亲的人?!

    还有,自己在跌落山崖前,依稀听到的“晨儿”提醒,那声音虽是从江林口中所出,可江晨怎么感觉都很不自然,江林虽没有江茂那般一直照顾着自己的生活起居,但十多年间在一起的时间也是很充足的,对江林的声音还是相当熟悉的!

    让江晨怀疑当日的江林身份的就是那声“晨儿”,因为江林和江茂是父亲的书童和护卫,但自从父亲失踪后,他两就一直以“少爷”的称呼自己,十多年从未改变过称呼,可是如今……希望不是江林在情急的时候喊错了,而是父亲真正的归来!

    听到这大长老的话语,江晨已明白对方已然听出了自己的离去之意,便不再客套,直接告辞道:“想必两位也能理解在下的心情,不仅急着回去稳定局势,更是想回去查找相关的线索,毕竟埋伏者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来,不留痕迹的走!”

    华欣刚回过神就听到江晨的告辞话语,心中虽有挽留之意,却又不好开口,想了想道:“江少侠说的也算有些道理,可是你刚刚苏醒,身体是否吃的消?如今天色已然不早,不如这样,江少侠先在此处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再走!”

    不等江晨回话,旁边的江林便抢先劝道:“少爷,就先听华夫人之言,你刚刚苏醒,还需要大长老再帮你诊断一下,千万不要留下病根才好,不必急在一时。”

    江晨虽然已经完全清醒,身体也没什么大碍,甚至后背的臃肿也消去了不少,但依旧可以感觉到一边热一边冷。至于这种情况,江晨虽有所猜测,却也不能确定,正好需要向大长老咨询一番。

    想到此,江晨点头道:“那好,就听华夫人一言,今晚就在贵谷叨扰一晚!”

    听到江晨的回复,一脸失落的靠着围墙而坐的华蓉瞬间便有了精神,眼珠一转,便快速离去。而华欣却呵呵一笑道:“不必如此客气,你母亲吴柔和我曾经也算闺蜜,只不过后来他去了峨眉,就一直没有联系了!如今,也不要太生分了,就称呼我一声华姨吧!”

    大长老一听,这两人竟然还真有些关系,而且还拉起了家常来,便以寻找药材的借口离开了。

    而江晨在听到华欣是母亲曾经的闺蜜的时候,内心中曾经不愿意想的一些事情便再度浮现在脑海当中了。

    江晨再也顾不得害羞了,在喊了声华姨后,低声问道:“华姨可知当年我母亲与父亲的关系如何?”

    华欣脱口就道:“这还用问,那当然是如胶似漆!啊,说错了,应该是相当的恩爱!”听到此,江晨的疑问不由得更加重了,也更加迷惑了,为什么自父亲出事至今,母亲竟然从未去祭拜过父亲?而且也从未归家,仿若从未有过自己这个儿子一般?

    华欣看到江晨那微皱的眉头,沉思的表情,下意识的问道:“晨儿,难道你很久就没见到过你母亲吴柔了?”

    “嗯,很久很久了,我都忘了她的模样了!难道她是不想要我了?”江晨一副情绪低落的样子,嗓子有些沙哑的道,“自从我父亲出事后,她便随她师傅回峨眉了,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华欣有些惊异道:“不应该啊,昔年你满月的时候,我去过你家的,你母亲可是很爱你的啊!你不会也一直没有去峨眉找她吧?”

    江林见自家少爷低落的样子,便接着道:“当年老爷失踪,夫人离去,我等怕仇人来报复,便带着少爷躲到外地了,一直不曾去峨眉寻找。后来,少爷渐渐大了,便去峨眉寻找夫人,可是一问去被回答,峨眉没有吴柔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