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十五章 寻医

第十五章 寻医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听了父亲和母亲的爱情故事,华蓉恍惚之余,竟然有些莫名其妙的欣喜,难道自己的潜意识里真觉得自己的缘分已到?他会是谁呢?果然是到了思春的年龄!

    华蓉毕竟是谷主的独生女儿,当然是不需要在意采集那些药材了!想到了让何角背回来的那人,华蓉竟然有些小激动,难道自己真的希望像母亲那般开始自己的情缘吗?

    望着躺在医堂急诊桌上的男子,华蓉下意识的和母亲讲述当年跌下悬崖的父亲相比,这人还是很幸运的!虽然他一直处于冰火两重天的状态当中,但容貌未损,经脉俱在!

    此时,最清楚江晨状态的莫过于大长老孔亮了!他不仅号过江晨的脉象,更是对江晨如此状态的猜测也是**不离十!其实,不止孔亮清楚,华欣也是隐隐的有所猜测!

    孔亮忍者内心的狂躁与失落,装模作样的号着江晨左手的脉搏,心中思绪百转不定,如今数十年的心血再次白费,是否有补救的办法?以这小子的内力雄厚可以看出,这朱果已然完全成熟,可以他是怎么解决掉那条巨蛇守卫呢?更诡异的就是他竟然知道用此蛇的蛇胆来中和那暴烈的火属内力,莫非此人大有来头,那自己的换血移髓的如意算盘该如何施展……

    华蓉的小心思刚刚平息,便看到孔亮一副神思不定的模样,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忙问道:“大长老,这位少侠到底怎么样?莫非……”

    听到华蓉那关切的话语,孔亮皱起眉头道:“此人身上的伤倒没什么问题了,就是他身上那两种异力比较难处理!这两种异力一个火属,一个冰属,彼此相克相冲,稍有不慎,就会步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着实难处理了些。”

    华蓉见目前谷中医术最高的大长老处理起此人的伤势都有些为难,不由得的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华毅,要是他在,必然会药到病除的!华蓉虽然静静地看着江晨那英俊却左红右白的脸,仍忍不住的伸手去摸了下,一边感受着冷热的交替,一边低声嘀咕:“这种情况是怎么产生的呢?……”

    孔亮装作没有听到,悄悄的转身离去。而华欣其实早就来了,只不过是站在外面而已!在听到华蓉与大长老的对话后,心中也不由得的猜测到,那火属异力应该是朱果无疑,冰属异力呢?难道是那蛇的蛇胆?可蛇胆怎么会有如此之强的冰属内力呢?

    突然,华欣听到有急速而来的步伐声,便扭头寻声望去,却发现是一名侍卫拿着一张拜帖快步而来。华欣见侍卫如此急躁,定然是有事发生,忙问道:“王虎,何事?”

    只见那王虎快步走到华欣面前,单膝跪地道:“禀夫人,谷外有人前来求医!而且他们拿的是谷主的信物!”

    华欣在听到前半句的时候,正准备发火训斥一下这个王虎,如此小事竟然如此紧张!可在她听完王虎的“而且”后,竟然也有些紧张,忙道:“快将他们迎进来,我有话要问。”侍卫王虎答了声“是”后,便朝神药谷门外而去。

    华欣见侍卫几下就不见了,便对医馆内的华蓉道:“蓉儿,刚才王虎的话,你也听到了吧!快去把大长老叫来,就说有人上门求医!”

    华蓉听到母亲的吩咐,便嗖的一下从屋内蹦到屋外,在看到母亲那凶狠的目光后,舌头一伸,跑向了大长老孔亮的居所!

    不一会,先是王虎带着一行四人快步而来!华欣一看,一位中年男子在前,身后跟着的的两个年轻人抬着一副担架,想必病人就是担架上的人了,至于此人到底如何,华欣看的并不真切,毕竟担架上的人不仅脸面朝天而且还裹着被子!

    这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江枫的书童,现在是江晨管家的江林了!只要稍微一想,这一行四人的身份便立刻清晰了起来,年岁大的自然是江林,两位少年人是江文、江武,而躺在担架上的就是失去了双腿的江茂了。

    华欣指着不远处的凉亭道:“诸位先跟我一起去那边的就诊亭稍等片刻,大长老马上就到!”说完,当先朝着就诊亭而去!

    几人刚至就诊亭还未说话,便看到华蓉拉着大长老快步而来,边走边催促道:“大长老,这边有病人,快些!……”而大长老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气虚喘喘的边走边说道:“少谷主,别拉,我自己走……”

    华欣一看,自己的女儿在外人面前还敢如此放肆,不由得吼道:“蓉儿,赶紧放开大长老,不知道有客人在吗,也不怕人笑话!”

    听到自己母亲的呵斥声,华蓉只得放开大长老,对着华蓉伸了一下舌头表示不满后,低声嘀咕道:“人家这不是急着听父亲的消息嘛!”

    华欣有些尴尬地对着其他人道:“真是让诸位笑话了,余夫真是把女儿给惯坏了,竟然如此不知礼数!”

    江林以慈爱的目光看了看华蓉,笑呵呵的道:“无妨,令爱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调皮了一些也是正常的,这些我们自是懂得的!”

    大长老自是不愿别人专美于华欣面前,平稳了下气息道:“是啊,蓉儿如今正处于纯真的年纪,这样做正常,夫人就别太介意了!”

    闲话说到此,自是够了,只见江林站起,从随身的锦囊当中取出一块玉佩,直接递给华欣道:“这块玉……”

    华欣在看到那锦囊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丈夫的用意,不等江林继续解释便打断道:“这块玉我自然很清楚,因为这块玉是我为我丈夫准备的,既然你拿着此玉而来,我自是愿意帮助你做任何事情!不过,还请告诉我我夫君的近况!”

    江林见华欣如此急切,便不再客套,直截了当道:“还请夫人救治我这老兄弟,他被人用火器暗算,双腿俱废,不知可有补救的方法,还有他已经昏迷了三日夜,始终不见醒来!”

    华欣自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忙让大长老孔亮给江茂检查伤势。江林见华欣安排妥当便道:“至于你夫君的近况我并不知晓,这块玉是一个乞丐交给我的,具体的我了解并不多!若有疑问,你可令人去青阳县城寻那乞丐,他常在东街乞讨,应该是丐帮的弟子!”

    听到此,华欣不由得有些失落,正欲接话,便见江林又道:“不过,随着玉佩的还有一封书信,请夫人观看!”说罢,便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了华欣。

    华欣本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又听到有书信,不由得有些激动,接过书信遍看到信封上写着:“神药谷华欣亲启”便不再迟疑,直接取出一张纸,只见上面写着:“吾妻华欣,见信如面,一切安好,勿念!现寻到昔日之仇敌的蛛丝马迹,正追踪查访,恐费些时日,采集日及以后的相关事宜,先有你担待,辛苦!若在采集日于药谷寻到坠崖者,请尽力救治,拜托!-----华毅亲笔”

    原本有些焦躁的华欣在看完书信后,便平静了许多,似乎吃了定心丸一般!虽然书信只有寥寥的几句话,近况现居一概不知,但华欣已经满足,她自认为自己不会像一些俗世妻子般,终日将丈夫栓在身边!

    毕竟男人也有男人的难处与不得已,更是需要一些私人的空间,特别是像华毅这样的,应该已经恢复了曾经失去的记忆,更是需要一些时间来理顺自己的思路,了断以前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