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十四章 获救

第十四章 获救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想到此,大长老孔亮不由得意兴阑珊的慢慢走向洞窟的边沿,看着下面再次忙碌起来的弟子,知道自己该出去了,便说道:“夫人,这里面就交给你了,我去谷外准备接受药材!”

    华欣看着有些萧索的大长老,一个念头在心中闪出,难道大长老也知道此处生长着何物?想到此,华欣下意识的看向了洞窟向阳一面那唯一的一株植物!看到这一株高约一米,像橘树又不是橘树的果树,华欣点头答道:“好,辛苦大长老了!”

    孔亮借着眼角的余光看到华欣一脸愁容的盯着那株绝世罕见的朱果树,内心那无比失落的感觉顿时好了许多,也不答话,依旧是纵身一跃,凌空朝着谷外飞去!

    华欣闭眼探测了一下周围,见除了自己的女儿华蓉外,已然没有别人!显然,背着江晨的那少年已经被华蓉儿打发走了。

    华欣指着那株果树对华蓉道:“蓉儿,你可知此树是何树?”

    华蓉走上前去,仔细观察了一翻,又摸了摸此树的树叶,有些惊异地道:“咦,和《神农百草经》当中的朱果树的描述极为类似,可它怎么会生长于这样的地方?”

    华欣见华蓉竟然能够分辨出朱果树,有些欣慰,自己的女儿总算不再是不学无术了!于是,华欣摸着华蓉的头,笑着答道:“这就是我们华家的秘密了。你应该知道你父亲只是你爷爷的弟子,并没有我们华家的血脉,而你我才具有华家的血脉,所以这些就需要你谨记,并保守秘密,不然必是我们华家灭门之时!”

    华蓉见母亲说的如此严重,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道:“既然这秘密如此重要,还是先不要告诉我为好,我怕我会忍不住而找人分享的!”

    华欣有些无奈地笑道:“你啊,就是这备懒的性子,和我一点也不像!”

    “我当然是继承我父亲的性子啦!”华蓉嘻嘻一笑道:“对了,你说那大秘密,我父亲知道吗?”

    华欣想了想,微笑着道:“应该知道吧,可他一直装作不知道,你这性子和他还是如出一辙啊!”

    华蓉笑着接口道:“那说明我们是父女啊!”华蓉笑着接了一句就感叹,“哎,就是不知道爹爹现在忙什么,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都不回来!”

    华欣想起自家丈夫华毅这些年的聚少离多,心下也有些不是滋味,毕竟他已经将他余生的大半时间给了自己,自己也不好再强求什么,便有些落寞的道:“蓉儿,你不是一直想听听你爹爹和我的故事吗,那我今天就给你讲讲!”

    华蓉毕竟才十四五岁,正处于情窦初开的豆蔻年华,最是喜欢听情爱之类的故事,见母亲要给自己讲她和父亲的往事,心中惊喜非常,便再次蹦到母亲的身边,拉着母亲的臂膀,撒娇道:“好娘亲,我的好娘亲,快讲,我要听!”

    华欣对女儿这兔子般的蹦跳已经忍耐多时了,不由得威胁道:“那你要先给我保证,以后不再这样像兔子一样蹦来蹦去了,我再讲!”

    华蓉低着头,嗯嗯了两声,才道:“好了嘛,我保证以后不再蹦了,不然让我变成兔子!”似乎感觉到没说错,便在心中接着刚才的保证道:“对,就是兔子,可以天天蹦来蹦去也没人管了!”

    华欣见华蓉的表情以及那暗暗欣喜的样子,便对女儿华蓉的小打算清清楚楚了!心下不喜,遂决定采用冷战不说话的方式逼女儿就范,于是华欣装作生气的样子,对着华蓉“哼”了一声,直接转头朝外面看去,一句话也不说,仿佛什么也没听到,直接无视华蓉的保证!

    华蓉见母亲这次似乎是认真了,只得就范道:“好了嘛,我保证以后要好好走路,不在蹦了,否则……否则就让我爱而不得,得而不……”

    华蓉的保证还没说完,便被母亲的手堵住了嘴,将最后一个“爱”字吞了回去!接着便被华欣指着头骂道:“你这死丫头,懂得什么,净瞎说!以后,千万别再说这话了!”

    华蓉却不以为意,见母亲终于接话,便雀跃的道:“好,我知道了,那可以开始讲讲你和父亲的故事了吧!”

    华欣走到洞窟的朝阳口,搂着自己女儿的肩膀,看着洞窟外面看不到顶的悬崖峭壁,慢慢的回忆道:“你应当知道,我们这药谷十五年开启一次,我和你父亲就是在这里遇到的!”

    华蓉诧异道:“在这里?”

    华欣也不待华蓉继续发问,便接着道:“十五年前的今日,也就是上一个采集日,我和师兄们奉命进来采集药材,可刚一进谷,就发现一个浑身血迹的人躺在草药田中,生死不知!”

    “此人就是你父亲,当时他面目全非,全身不仅千苍百孔而且还经脉俱断!可是,受了如此重伤的他,竟然还存留着一口气!你爷爷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自然是要尽全力救人!”

    “可是,那人毕竟伤的太重,即便救活也是废人一个!谁知,不知怎的,竟然被你太爷爷知道了!你太爷爷那性子比你爷爷还那个,不仅耗尽自己毕生的功力为你父亲重塑经脉,更是呕心沥血为你父亲重整身体面目!”

    “可以说,你太爷爷便是因此而死!你父亲虽然失去了记忆,但理智情感还在,被你太爷爷的行为感动的自认为孙,默默守孝三年!……”

    华蓉见母亲只说父亲却不说自己,不由得提醒道:“娘,说说你们两个怎么好上的?”

    听到自己的女儿说话如此的直接,华欣不由得笑骂道:“你这小妮子,是不是思春了啊?!那好,待明年我和你父亲为你找一个合适的婆家!”

    华蓉见母亲一句话就说中自己的心事,脸上不禁一红,扭扭捏捏的撒娇道:“就知道取笑我!哼!”

    华欣见华蓉有些害羞了,便不再取笑,边微笑着回忆边轻轻地说道:“其实,我和你父亲从相识、相知、到相爱的过程很短暂!刚开始,觉得你父亲很可怜,需要照顾,便去照顾他了;慢慢的又觉得你父亲很可亲,值得相处,就和他相处了许多美好的时光;可逐渐的又发现你父亲其实很英俊也很温柔,有些欣喜之余,便有些仰慕和爱戴了;后来,终于感受到你父亲很孤独,需要爱,便爱了!”

    华蓉见母亲微闭双眼、面带微笑的徜徉于过去的美好时光中,那轻轻的诉说就像念情诗一般陶醉!心中不由得一阵幻想,但愿自己也能像母亲这般轻易的就寻到自己的如意伴侣!

    恍然当中,华蓉突然由父亲和母亲的爱情故事当中,联想到了某处,也顾不得母亲那幸福的回忆时光了,运起神药谷专属轻功“百草上行”,无声无息之间便不见,唯有一句话留在当场:“娘亲,你慢慢回忆,我去看看刚才捡到的那少年!”

    听着女儿那留言,华欣不由得苦笑连连,暗自埋怨自己,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竟然给女儿讲起了自己的往事!虽然,自己只是虚虚的说了一遍,连具体的什么感觉,什么事情都没有细说,但依旧是对自己的女儿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其实,正是如此朦胧才影响深刻,毕竟可以顺着大意由自己脑补那些最美好的瞬间,最浪漫的时刻,最甜蜜的日子!脑补的自然是自己内心深处渴望的、幻想的!

    感叹之余,华欣不由得觉得,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宿命!十五年前自己在此捡到一个落崖着,十五年后自己的女儿又在这个山谷捡到一个疑似落崖者,这是巧合,还是上天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