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十章 追踪

第十章 追踪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从表面上看,江枫因吸入过多的红雾而情绪失控,最后更是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直接跳崖!江枫在如此这般的情况下跳崖,不仅有去崖下搜寻江晨的嫌疑,更是有一时想不开走入死胡同的可能!不管有何种可能,此时的江枫的确有这种念头,以跳崖的方式来摆脱自己内心的煎熬!不过,这种念头刚一生出,便被江枫强行驱散!

    也许是受江枫跳崖前那略微急切的动作影响,矗立在沉闷天穹下的九华山巅竟然起了微风!然,微风一至山崖处便骤然变大,如秋风扫落叶般的一下子便将那弥漫的红雾吹的一干二净!可惜,此时那红雾已然达成了自己的使命,也已经发挥了应该有的作用!即便是施放红雾的人也不会在意,毕竟目的已经达成!

    当红雾刚刚散尽,便有两名黑衣人飘然落在山崖边沿,看着那深不见底的山涧深渊,感受着越来越大的山风,仰天大笑不止:“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原本只是想来看个热闹的,可谁知竟然捡到这么大的便宜!而且还只凭这区区的迷神散就为老板除去了如此大敌,真是天意在我等手中!”

    “的确,天意在我!我也算明白了,老板为什么会一直强调每次埋伏要做到天时地利人和了?不过,虽然如此,我也是觉得是我们两个幸运爆棚,才能平白捡了如此大的功劳!”另外一个嘿嘿一笑,接着继续道:“凭咱们收缴的这两根飞针、以及刚才那人疯癫的话语,应该可以确认是那人吧?毕竟那人可是老板口中的主角,自有天意照顾!但,天意在我们手中,也不可能认错,而且再次的栽到我们的手中!”

    第一个说话的黑衣人边掀掉了戴在头顶的连体帽,边接话道:“别如此笃定,你应该很清楚,老板最是多疑!若无十足的证据咱们也不一定能够让其相信这些事实!”若是江枫在此,定然会认出此人就是地榜第十名毒手修罗阴平,占据地阴星君之位!从此人的称号就可以看出,此人阴险毒辣,杀人如麻,而且还用得了一手好毒!

    而另外一个黑衣人见到自己的搭档好不避讳的取下风衣长帽,也见样学样,毕竟此时大局一定,又无外人,也不怕泄露身份,即便泄露了身份也无妨,这不是有这大功顶着的吗?只见此人摘掉风衣帽子,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道:“哎,可惜我这刚刮的光头了!终日这么如此装扮,我这大光头都发霉出毛了!哈哈!”这黑衣和尚明眼人一看便知,就是几年前大闹少林寺,意欲偷少林洗髓经的地恶星恶来和尚,位列地煞榜二十一位!

    毒手修罗阴平嘿然一笑道:“和尚,还要继续忍耐些时日啊,即便老板与王爷的计划现在开始,咱们仍旧需要走黑,毕竟当今正道势大!”

    恶来和尚摸着光头,笑哈哈的不断嘀咕道:“苦咧,苦咧,你还要一些时日不见天日了!……”

    而那阴平看了看那低沉的乌云,感受了下越来越大的狂风,感叹道:“这还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话音未落两人便运起轻功,随风而去!

    突然,只听一声炸雷在耳边响起,一道闪电快速的划过虚空!借着这仅有的闪电余光,一道身影赫然而立在刚刚阴平与恶来和尚站立的位置!从他那仅攥着的双手可以看出,此人刚刚似乎忍了许久;再从他那嵌入掌心的指印可以看出,他为了抑制自己的杀意,不惜自残!

    他,就是江枫!假装因中毒而迷失心智,激动之下便跳下悬崖的江枫!原来之前的一切完全是江枫在演戏!虽然是在演戏,但江枫表现出的是真感情,是一个父亲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跌落悬崖,却无力相救的无奈与自责!亦是他压抑了多年的感情大爆发,才让两位地榜强者信以为真!

    江枫,毕竟是天罡级别的强者,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以他的实力见识,可以说完爆阴平、恶来和尚这两个地煞强者!之所以又演戏,又潜伏的,就是为了探出这些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不过从这两个人的谈话中的“老板”一词,可以大致判断出他们目前归顺在一个组织或商家之下;还有“王爷”一词,从他们语气来看,应该不是王家的什么爷,而是当今大明实封的朱姓王爷!可一旦牵扯到朝廷,必然有着天大的利益冲突,也必然有着天大的黑幕!

    此时的江枫已然被这仅有的线索完全吸引住了,甚至在内心深处一直有声音在不停地劝说:“跟着这两人,必将有所收获!这可是你一直想找却始终找不到的线索,一旦失去,就有可能,再也没机会去寻找答案,你的儿子就算白死了!跟上去,无论如何,将来至少可以给儿子一个明白!”

    最终,江枫没能克服自己那有些魔怔的念头,放弃了去山涧幽谷之中搜寻江晨,只是看了一眼那深不见底的山涧或深渊,便运起轻功,几个起落便坠在了阴平和恶来和尚的身后!其实,此时的江枫还有一点点的奢望,奢望着江晨像当初自己那样幸运,虽因坠崖伤的体无完肤,甚至还失去了记忆,但至少可以保住性命!

    从江枫可以轻松的坠在阴平和恶来的身后这点得出,地煞强者和天罡宗师之间的差距,不只只是在见识上,更是在眼力、听力及功力上,差了天罡宗师不止一个档次!

    更何况,此时的江枫,已非之前只能凭借着霸刀绝技称霸江湖的逍遥少侠,而是各方面具有精进的真正的天罡强者!

    阴平与恶来和尚虽然是老江湖,却始终没有发现自己身后始终有人跟踪!即便如此,两人依旧是谨慎异常,从不在客栈留宿,却常借妓院的后门脱身!奈何,江枫根本就不曾有丝毫的懈怠!

    屹立在青阳县城最高之地,监视着两个仿若狡兔般拥有多种手段,多种渠道的阴平与恶来,听着他们抱怨规矩多且繁琐的话语,江枫越来越觉得这些事情并非那么简单,许多地方好像在刻意防范着特定的人,比如锦衣卫,比如天心阁天机堂的暗探,等等!

    察觉事态严重的江枫,简直和治水的大禹仿佛,三过家门而不入,时时刻刻紧盯着阴平和恶来和尚,生怕跟丢!毕竟这个机会可以说是用他儿子江晨的命换来的!虽然江枫自认为如今的天下武林能和自己匹敌的人几乎没有,但他还是没有过于自大,在跟踪当中留下了诸多的印记!

    阴平和恶来和尚在青阳县城左拐右转的走了好几个来回,连妓院都逛了好几家之后,似乎规矩终于走完了!二人不再停顿,也不在伪装,大摇大摆的骑着骏马朝着北方而去!

    北方?难道是燕王作祟?还是血刀门?抑或是五虎断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