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三章 天心武院

第三章 天心武院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天心阁的内门是以天心武院为骨架,九位长老为分支,通常也就用武院代之。九支就代表着武道的九个方向,分别有一往无前的剑道、刚猛霸道的刀法、高深莫测的指法、变化多端的掌法、奇诡高绝的暗器、潇洒飘逸的轻功、刀枪不入的硬功、不显人前的卜算推演、妙手回春的医道!

    这九支也可以说成是九个系列,彼此之间互相制约,互相竞争,互相协助,在真传弟子的主导下和谐发展!历代真传弟子为了防止天心阁的势力过度庞大,因此约定内门就只有这九支,而每支最多只可收得九名亲传弟子,也就是八十一名亲传弟子!这八十一位亲传弟子实际权限低于正式的内门弟子,却又高于普通的武院弟子,虽然地位略显尴尬,但可以说是武院,乃至内门的中流砥柱!

    而江晨就是内门弟子,比出身于亲传弟子的何坤就尊贵了一些,因此被何坤称呼为师兄!这就是天心武院的隐藏人际,遇到比自己身份高的称呼师兄总不会错,除非眼瞎不认得门派中的长老!

    江晨随着何坤直接来到议事大厅门外,正对着关闭的大门,抱拳躬身报道:“禀报大长老,弟子何坤将新晋六师兄江晨带到!”

    不等江晨纳闷完,厅内便传来一声:“且进来!”

    何坤回了声“喏!”之后,才直起身,抬手推开了议事大厅的大门,转身对着江晨一摆,道:“江师兄,请当先入内!”

    看着如此正式行礼且相当严肃的何坤,再想想刚刚和自己言谈甚欢的情形,江晨恍然间有所悟,这也许就是因为场合,因为规矩才导致何坤如此的对待自己!这种形式难道就是自己晋升内门的仪式?

    江晨对着何坤点了下头,便仰首正步而入!此大厅不愧为议事大厅,容纳百十人那简直是相当空旷!略显诧异的江晨,压下心中的疑惑,眼不斜视,对着大厅正中走去,只不过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这个坐了许多人的议事大厅!

    此议事大厅虽然从外面看起来并不高大,也容纳不了多少人的样子,但走进去之后,看着那百十个人稀稀拉拉的坐在中间,不由得不让人改观,此厅如人一般---不可貌相!不用怎么过于分辨,就可以看出在大厅的尽头那一座空悬的太师椅,就是主座!在此座两侧分别对立着九个座位,左边此时已然坐满了人,而右边却只坐了五人!

    江晨边走边用眼角的余光将大厅内的一切尽收眼底!待他走到主座近前,也不管有人没人,学着何坤刚刚的样子,低头抱拳躬身报道:“弟子江晨前来报道!”

    “不必如此多礼,归位吧,今后你就是天心阁第六内门弟子!”江晨寻声望去,却发现刚刚空无一人的主座上却有一中年男子含笑而坐!此男子就是天心阁的真传弟子之一,亦是天心武院的院长,名吴渊,负责管理天心武院!

    也许是吴渊的灵感惊人,在江晨看向他时,他亦再次看向了江晨!在两人目光交融的瞬间,江晨却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江晨深知自己并未和这个院长有什么交集,也不曾见过面,可为什么自己竟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呢?

    江晨礼貌性的点了下头,便朝着右侧的第六个座位走去!虽然江晨是第一次光临此地,亦是第一次见到武院的这诸多长老教授以及和自己并列的五位内门弟子,但江晨还是毫无怀疑的走向自己认定的位置!

    那当然不会出错,在主座左侧的九个座位已经满员,且这九人当中,最年轻的应为九长老,此时此刻也是中年人的模样!显然,左侧的这些是前代的内门弟子,自然右侧的就是当代的内门弟子!只要随便扫视一下已经落座的五位和还空着的四个座位,再傻的人也应该清楚自己该归到何位!再不然,只要看出左侧九位和右侧六位的年龄差距,一切自然分明!江晨既然能高中榜眼,那自是不傻,也是不瞎!

    吴渊以长辈的身份、关爱的目光,深情的看了眼正在归座的江晨,暗自嘀咕了一声:“我家麟儿终于长大了!”随后,高声对着厅内的众人说道:“诸位,看到了吧!老六已经归位,剩下的三位还需大家继续等待,至多九年,九大内门齐聚,则可开启武院演武,重订内门次序,不分长幼、所属!到时候自然会从九位长老当中产生出一位真传,大家可要继续努力!”

    吴渊的话音一落,底下的众人议论声纷纷而起,而江晨则被旁边的老五搭起话来了!只见这老五嘻哈一笑,拍了下江晨的肩膀道:“哈哈,老六你终于归位了,真是谢天谢地,我终于摆脱老幺这个破称呼了!对了,师兄我叫刘荣!”

    江晨见这个五师兄如此自来熟,也不好太生分了,便对着刘荣微微一笑后,抱拳行礼道:“刘荣师兄,以后多多关……”江晨虽然来自直隶省池州府,但说话口音依旧有些偏重,二声的往往就能读成四声,一些生母(比如r和n)也区分的不是很清楚。平常说话什么的倒也没什么,但是对于刘荣这个名字就格外不同了!

    刘荣似乎早就听人说过,因此反应很快,不等江晨说完,便有些气鼓鼓的反驳道:“哎,老六,你不能学他们这些不正经的,我这是刘荣,不是流脓!……”

    刘荣的气话还没说完,江晨便听到几声压抑的笑声!寻声望去,同坐在右侧的几位师兄都似乎听到了两人的谈话!看着刘荣那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再听到刘荣反驳的话,不由自主的便笑喷了!

    可见,这几位的笑点有些低,难道这就是拉近彼此关系的灵丹妙药?江晨不由得如此的想到。其实江晨也想笑,可是当其看到五师兄如此急眼的样子,江晨便强行忍住了,毕竟老五和老六天生就要比前面的大哥们要亲切些。

    江晨正欲开解一下刘荣,却听到主座位上吴渊的拍手声,便正襟危坐,不在言语,静静地看着吴渊,默默地等待他发话。等待的间隙,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下全厅,竟然看到了何坤赫然坐在亲传弟子的最后一排!

    院长毕竟是院长,就是有些权威,只是拍了拍手,不用说话,下面的人就知道领导有话说,须肃静!原本嘻嘻闹闹的大厅,随着吴渊不用任何内功的拍手声,骤然间戛然而止,回归寂静,仿佛之前的喧嚣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吴渊见诸人都已做好倾听的准备,便开口说道:“大家都清楚,今天这会议本就是为了内门第六弟子江晨而开,那么我们还是要以正事要紧,以后大家闲聊的机会多的是!”

    这时,吴渊右侧第一位置的大长老开口了,只见他直截了当的说道:“江晨,按照阁规,新进内门弟子当起一名号,以便将来行走江湖使用!”

    江晨为了给前辈及诸多同门留下好印象,准备起身作答,只是在其站起的同时,旁边的刘荣低声介绍道:“这位长老就是剑堂大长老徐剑!”

    听到刘荣的提醒,江晨顿时觉得这刘荣的名字虽然不咋地,但为人还是不错的,至少没有让自己因为不识前辈而出丑,值得一交!不过这名号,该怎么起呢?

    天雷勾地火,罡动煞生,忽有一灵感至,江晨福至心灵的将“天罡”二字宣之余众!顷刻间,一石激起千层浪,狂风卷起千堆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