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心尚武 > 第一章 榜眼江晨

第一章 榜眼江晨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三年一度的科举终于落下了帷幕,但诸位学子的热度并没有降下来,即便是下着蒙蒙的细雨!三五成群的学子们聚集在国子监的大门外,热情洋溢的谈论着彼此的答辩,翘首以盼着放榜的时刻!

    在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一个少年站在老仆擎着的油纸伞下,静静的看着那些同年学子。此时虽是中秋时节,但这少年依旧单袍薄衫,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秋风秋雨秋煞人”!而站在伞外穿着厚厚的麻布仆装的老仆,丝毫不见有淋湿的痕迹。若细细瞧之,就会发现那些细雨根本就不能淋到他的身上,而是在临身的片刻便被蒸发掉了!

    忽然,场上瞬间一静,少年移目望去,发现是国子监的大门开了,正有几个衙役拿着红布而出!少年抬脚朝着贴榜处靠近,而那老仆的伞始终罩在少年的头顶!

    似乎是这少年的视力奇好,只是站在人群的外面,匆匆一瞥,便转身回走!老仆也不以为意,踮起脚仰起头朝着榜单一看,第一个名字是张信,第二个名字是江晨!至于第三个名字,老仆已经没有看下去的**了,忙擎着伞追上了少年,喜悦地说道:“少爷,你取了榜眼啊,怎么还是这个样子?这可比老爷当年高了一个名次呢!”

    诚然,此少年就是江晨,高中此科殿试榜眼!江晨听到老仆的感叹,摇摇了头道:“我笃定我这次一定能高中状元,却只中得榜眼,大失所望!不知这个状元张信是何许人也,竟然超越了我这个出身于天心书院的天才书生?有机会定然会一会他!”

    老仆听到自家少年如此自负的话,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只是无语了片刻,见周围无人注意,略微有些尴尬的呵呵一笑道:“有机会,有机会的!”

    少年已经习惯了老仆这皮笑肉不笑的僵硬表情,边走边说道:“茂叔,不如这样,咱们和这放榜的消息比下脚程,看是这消息先传到书院,还是我们先回到书院!”撑伞老仆江茂也有心考较自家少爷这轻功修炼进度,便欣然同意!

    话音刚落,江晨便拔脚而起,噌噌噌几下便上了旁边的树枝上,几个飞跃便不见踪影!老仆江茂看着江晨那轻便的身影,微微一笑,慢慢收起油纸伞,用伞顶朝地上一点,顺势飞身而起,蜻蜓点水般的点了下刚刚江晨落脚的树枝,便朝着江晨的身影追去!

    天心书院隶属于天心阁下辖八大书院之一,位居京都金陵城郊外的赤枫山下。从京都国子监到天心书院最多也不过十里之地,江晨主仆御使轻功不到半刻钟便已经站到了天心书院的正门外!

    江晨停下身,整理了一下被风吹散的头发,象征性的拍了下身上的尘土,仰首朝着书院内走去!至于老仆江茂,早就等待在旁边了!诚然,此时老仆的轻功造诣明显高于少年人!

    天心书院的门房老头看到江晨踱着方步,不疾不徐地走向旁边的小门,忙上前招呼道:“江少爷,今时不同往日,你还是走正门吧!再怎么说你今科也高中榜眼,已经具备了进入天心阁的资格,身份已经位列内门了,小老儿也不敢让你再像以前那般走这小门进出了!”

    江晨不由得一惊,暗道:“不愧为当今第一势力,这消息的传递果然不同一般!即便我运起轻功一刻不停也比不得,此时书院看门的都已知晓,显然这放榜的消息传到书院已经有一会了!”

    心思电转间,江晨对天心阁的实力体会的更深一些,心中的期待也更大了一些,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江晨见这门房说完便去开启大门,根本就不等江晨回话,显然可以看出这里面的规矩、等级是多么的森严!

    江晨也不说话,依旧文质彬彬的样子,完全没有刚刚高中榜眼的喜悦,可见这江晨的心境修为不俗,不说“万法不侵、万物不沾”了,至少也达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中级心修境界!这也许是江晨的探花父亲刻意让江晨先文后武的原因,亦是天心阁收取传人门徒的前提条件!

    江晨之父乃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天绝霸刀”江枫,后又被人敬称为“刀尊”,由此可见其父之威名!其实江枫早年亦是出身天心阁,师从“刀剑双绝”地心上人,之后以“江探花”之名行走江湖,逍遥肆意,却又爱行侠仗义,慢慢便声震江湖,使邪魔外道的上升之势回落,被江湖人尊称为“探花侠”!

    江晨虽然学文,但却有一颗习武之心,奈何父亲遗命难违,只得按下心思在天心书院尽力奋斗,早日达到父亲的学武底线----取得功名后才能习武!谁知,在江晨进入书院之后才发现,父亲的这些要求其实有许多之处就是参照天心阁的阁规来定的,入阁必先学文修心!

    在老仆江茂和门房老头的寒暄声中,江晨迈步进入书院,径直走向了自己的住处。江晨深知进入书院的目的已经达到,只要回乡祭拜父亲之后,便可正式习武,步入江湖了!一想到此,江晨就不由得有些兴奋,那可是自己向往了许多年的世界!

    直到此时,一向老成的江晨才有少年人一贯的活性和朝气,步伐间也不由得快了几分!即便是老仆江茂也有些唏嘘:“少爷期待了这么多年,此朝终于达成,难免有些激动!以此回想刚刚的轻功赶路,可见少爷的急躁心情!只是,少爷这表面上的功夫做的还真是像模像样,连我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江茂摇了摇头,快步跟上江晨,正欲说话,却听到不远处有人叫道:“可是江晨江少爷?”江茂只得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定睛望去,却是杂役院的管事何坤,快步走向了自家的少爷江晨!

    江晨听闻有人问询,便以书生礼节答道:“正是小生,不知何管事有什么事情?”江茂正欲回话,却听到江晨自己回话了,便闭口不言,静静的听着两人对话。

    何坤忙抱拳行礼道:“江少爷你别小生了,如今你已经高中榜眼,已经是咱天心阁内门弟子了!如今,我也需要对你尊称一声师兄了!对了,刚才书院王夫子让我通知你去内院大厅参加会议!”

    江晨不由得的“啊”了一声,道:“就这样我就是内门弟子了?没什么晋升仪式什么的?”

    何坤似乎见过类似的情况,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依着江晨的惊讶答道:“正是,在你高中榜眼的那一刻,你就自动成为内门弟子了!有没有晋升或者入门仪式,我是不知道的,说不定这会议就是你的晋升仪式也说不定?”

    江晨一想:“也是,毕竟这何坤只是杂役院的,即便是位列管事,在身份上还是低了自己这新进的内门弟子一等!难道是普通弟子?不然也不会对自己如此客气。”

    江晨问道:“何管事,是不是现在去参加会议?”

    何坤点了下头道:“嗯,本来不是这个时候的,谁知……”正在说话的何坤似乎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妥便生生停住,咳嗽了一声,转变话题道:“江少爷可知这内院大厅在何处,是否需要在下带路?”

    江晨听到何坤如此生硬的转变话题,自是清楚何坤的顾忌,也不再问,而是对何坤的善意提醒感到满意,毕竟自己之前一心扑在读书上,只知道书院大厅,哪里知道内院大厅?

    于是,江晨随口答道:“自是不知,还请何管事帮忙带路!”

    “好说,好说!为今科榜眼带路是在下的荣幸,看以后徐明那厮还拿为探花郎带路的事迹来鄙视我!嘿嘿!”何坤虽是如此玩笑的回答,但还是看了一眼静静站在江晨身后的老仆江茂。

    江晨会意,转身对着江茂道:“茂叔,你先回去整理下行礼,稍后我们便归家祭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