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魏能臣 > 第1646章 魏 吴外交战!(上)

第1646章 魏 吴外交战!(上)

 热门推荐:神工
    新笔趣阁www.e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汉家规矩,每五日大朝一次,曹丕称帝之后,为了显示自己勤政爱民,想要改成三日大朝一次,却遭到了‘某位重臣’的坚决反对!

    理由是:‘频频举行大朝会,让君、臣精神太过疲惫了,反而降低了办事效率,只有懂得好好休息,才能更好的处理军国大事!’

    曹丕争论不过,只好恢复了五日一朝的规矩,那位重臣的名字不便透露,可是很多人都猜到了,当今天下能让皇帝收回成命的,恐怕就只有一个人了。

    另外吗,汉家举行朝会,五更时分,天色黝黑,群臣就要到金马门外守候,城楼上钟鼓敲响,大臣们就要排好队伍了!

    佛晓时分,皇宫大门开启,文武百官依次进入,一起到麒麟殿参拜汉家天子,商议军国大事!

    而曹魏帝国的大朝会,整整推迟了一个半时辰,天光大亮了才开启宫门,这也是那位重臣提议的,理由同上……至于真实原因,朝野人人皆知!

    一个字:懒!

    …………

    黄初元年-正月十五日,天气晴朗,略有微风,东南风!

    “隆!隆!--上朝喽!”

    上午辰时,皇宫大门缓缓打开了,文武群臣鱼贯而入,直奔举行朝会的麒麟殿而去,萧逸自然在最前面了,却不是走进来的,而是被人抬进来的。

    放心吧,萧逸身体没毛病,这是他的又一项特权,可以乘坐四人抬的肩舆上朝,还可以在内庭中骑马,这可是曹姓诸侯王、王子们都没有的超级待遇,在文武群臣中也是独一份!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诸位爱卿免礼平身,太师大人劳苦功高,朕特许金殿赐坐!”

    “谢陛下!”

    曹丕早已端坐龙椅上了,文武百官进殿之后,行三跪九叩大礼,高声山呼万岁,萧逸只是拱了拱手,竟然还获得了一个座位!

    就在御阶中间,摆上了一具金丝楠木坐榻,足有七尺长,三尺半宽,上面铺着天鹅绒的垫子,又柔软又舒服,还有两名小宫女侍立伺候,夏天摇扇子,冬天送茶水,捎带按摩一下筋骨之类!

    说实话,曹操当年权倾朝野,号称‘无冕之皇’,可也没享受过这班待遇,还有历史上的梁冀、窦固、霍光、吕不韦……那个不是权势滔天,上朝照样也得站立着,坐北朝南,金殿听政,那是皇帝才有的权力!

    由此可见,曹丕对于萧逸的恭敬,真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不过这种毕恭毕敬下面,真是一番好意吗,还是包藏祸心呢?

    多年相处下来,曹丕深知这个姐夫的厉害,文武双全、腹黑心狠、专横霸道……父亲生前都难以压制,自己就更不是对手了,加上整个曹氏宗族也白搭,夏侯渊之死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既然不能强压,那就只好示弱了,给予萧逸各种特权、荣耀、光环,从而避免曹、萧两家发生决裂,影响到曹魏政权的稳定,动摇了自己屁股下面的龙椅!

    与此同时,利用利益之争,让萧氏集团、士族集团互相制约,最好来一个两败俱伤,曹家才能坐收渔人之利!

    另外吗,把一头贪狼放在深山中,忍饥挨饿,熬风斗雪,每日与其他野兽相搏斗,只会让它的爪牙更锋利,警惕性更强,野心也更加膨胀!

    相反的,把这头贪狼软禁在笼子中,吃喝不愁,风雨不侵,还没有任何的危险,久而久之呢,它就会越来肥胖、懒惰、丧失警惕性,最后变成一只没有威胁的狗了。

    曹丕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他真的派人进深山,抓了一只凶恶的狼王回来,就养在皇宫御苑之中,派人好吃好喝好照顾,只等着由狼变狗之日,也就是杀狗吃肉之时!

    不过曹丕这点阴险心思,或许能瞒得过别人,却绝对瞒不过萧逸的眼睛,且早就有了对策:该吃就吃,该睡就睡,各种特权来者不拒!

    因为萧逸坚信一条:狼就是狼,狗就是狗,二者永远不能混为一谈,在狼的血液里面,天生没有被驯服的基因!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大朝会开始了,今天有大事发生……

    “启禀陛下,江东使者-赵咨持国书前来,正在宫门外等候!”

    “哦,碧眼儿终于派人来了,宣上大殿来吧!”

    “遵旨!”

    “陛下有旨,宣江东使者-赵咨觐见……赵咨觐见!”

    外交-永远是国家大事之一,故而曹丕称帝之后,立刻派使者前往巴蜀、江东,正式的通告这一消息,并劝说刘备、孙权认清时势,早一点纳土归降,朕必厚待尔等,不失荣华富贵!

    当然了,刘、孙各自辖地上千里,兵马几十万,不可能三言两语之间,就乖乖的俯首称臣,曹丕派使者的目的,在于试探两家的反应。

    曹丕与心腹重臣们商议过,大概会出现三种情况:

    一是刘、孙俯首称臣,承认曹魏宗主国的地位,并派人年年进贡,亦如春秋时期,诸侯国尊敬周天子一般,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二是刘、孙不肯称臣,也不敢与曹魏为敌,维持三足鼎立的局势,大家各过各的小日子,这种情况不算好,可也还能够接受!

    三是刘、孙挑起为汉室复仇的大旗,再联合起来出兵北伐,与曹魏决一死战,这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曹魏取代汉室之后,中原人心尚未安稳,很多事情也没有理顺,此时与巴蜀、江东两大集团同时开战,决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更加没有获胜的把握!

    当然了,真要是以死相拼,曹魏凭着雄厚的实力,也不怕巴蜀、江东两家什么,不过能不打最好是不打,这就需要外交斡旋了。

    孙权城府极深,如今派使者来许昌城,十之**是试探虚实的,再决定是否出兵北伐,或者捞取一些好处!

    而对曹魏来说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能用外交手段,让江东集团臣服的话,就可以避免一场战争了,只要江东不出兵,巴蜀孤掌难鸣,也就闹腾不起来了。

    问题是,江东使者-赵咨,字德度,荆州-南阳郡人氏,素以‘博闻多识,善于辩论’著称,其口才不在天下第一喷子-弥衡之下,与这般人物打交道,恐怕不是一件容易事啊?

    “哒!--哒!哒!”

    “吴王使者,参见大魏国主,并代我王问候平安!”

    清脆的脚步声中,江东使者-赵咨走进了大殿,高冠额带,锦袍加身,气度极为不凡,左手持一份国书,右手握一根节仗,长有八尺,上刻龙纹,还缀有三束白牦牛尾巴!

    按照规矩,皇帝、诸侯王都可以派遣使者,其手中必持一根节杖,这是一种权力的象征,不同的是:天子节仗长八尺,刻龙纹,缀三束白牦牛尾,持之出使天下,犹如御驾亲临,有权斩杀封疆大吏、军中大将!

    诸侯王节仗,长六尺,刻蟒纹,仅缀两束黑牦牛尾巴,只在自己封国之内,有处置两千石以下官员的权力,离开封国就只剩下通关之用了。

    赵咨身为吴王使者,却公然手持天子节仗,由此可以看出,孙权不甘于人下,也有登基称帝的野心啊,或许人家在健康城的宫殿里,已经偷偷的自称为朕了!

    “使者见君,为何不跪,莫非江东人物皆不识礼数吗?”

    “呵呵,江东军民,皆乃汉臣,没有向别家国主下跪的规矩!”

    “汉室已亡矣,我家陛下君临天下,四海之内、莫非魏土,率土之滨、莫非魏臣,汝安有不跪之礼?”

    “江东、荆州、交州、巴蜀皆树大汉旗帜,军民亦誓做大汉忠臣,谁敢说大汉亡矣?”

    “这个……”

    赵咨上殿之后,只是躬身行礼,并不屈膝跪拜,且称‘国主’,不称‘陛下’,顿时引起了大魏群臣的不满,几名文官上前与之争辩,试图让其改行君臣大礼!

    这不是简单礼节问题,而是关系到魏、吴两国的邦交,赵咨持节前来,是代表着孙权本人的,跪下了是以臣侍君,不跪下则是平起平坐,这一点丝毫马虎不得!

    那知一番争论下来,人数众多的魏臣们,反而不敌赵咨一人,口舌如刀,名不虚传!

    “来者是客,尔等不得无礼,退下!”

    “南昌侯派阁下前来,不知有何见教啊,若只是做口舌之争,中原却不如江东多矣!”

    眼看大殿上吵吵闹闹,都快变成菜市场了,曹丕终于出面干涉了,不过言语中暗藏玄机!

    一是讽刺孙权自立为王,其实是汉家一个小小的南昌乡侯,永远无法跟自己平起平坐,二是说赵咨牙尖嘴利之外,没有别的真本领了!

    “吴王任命陆逊为大都督,出兵讨伐山越部落,近日大获全胜,兵锋只抵南海之岸,拓地千余里,俘虏十余万,缴获物资不计其数!

    魏、吴两国一衣带水,睦邻友好,吴王特派本使前来,送上捷报,分享喜悦,另有一些土特产品送上!”

    说话间,赵咨面露得意之色,递出了手中国书,有宦官接过转交到龙案之上,曹丕打开仔细的观看,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原来最近几年,孙权也一直没闲着,招贤纳士,操练兵马,并屡屡征讨山越部落,抓住山民数十万人,以强健者为兵士,以老弱者为农户,不断扩充江东集团的实力!

    又派人打造大型船只,探索东南各处海域,听说找到了很多岛屿,最大者方圆数百里,其状形如芭蕉叶,并取名为‘夷洲!’

    因为岛屿上只有一些蛮夷土著,披发赤足,文化落后,还处于刀耕火种的状态,也没什么财富可言,故而江东船只所到之处,收获非常的有限,顶多抢一些土特产罢了。

    “以卿之间,吴侯何许人也?”

    看过国书之后,曹丕不禁生出了好奇心,想拿自己和孙权比较一下,因为父亲生前常说:‘生子当如孙仲谋’,这让曹丕很不服气,难道自己的文治武功、才学本领,就比不过一个碧眼小儿?

    “吴王乃聪明、仁智、雄略之主也!”

    “卿褒奖毋乃太甚,莫非有私爱之心?”

    “臣非过誉也,吴王纳鲁肃于凡品,是其聪也;拔陆逊于行阵,是其明也;教化山越之民,是其仁也;取东南沿海之岛,是其智也;据三江虎视天下,是其雄也;派使者结交魏国,是其略也。以此论之,岂不为聪明、仁智、雄略之主乎?”

    “天无二日,朕欲起倾国之兵,讨伐江东可乎?”

    “呵呵,大国有征伐之兵,小国有御备之策,臣还想告诉国主一句:乌林山野一扫空,鏖兵之水犹然热!”

    ……

    “哼哼,吴畏魏乎?”

    “带甲百万,江汉为池,何畏之有?”

    曹丕接连提出问题,甚至不惜以武力相威胁,想逼迫赵咨就范,最好乖乖跪在自己面前,代表孙权臣服大魏帝国!

    哪知赵咨对答如流,不卑不亢,最后弄的曹丕哑口无言,且生出一种深深地挫败感,一个使者都这么厉害了,背后的孙权又该如何了得,莫非自己真比不上吗?

    大魏刚刚取代汉室,人心尚未安稳下来,第一场外交战就打败了,必然带来很坏的影响,再让孙权生出轻视之心,联合刘备出兵北伐,其后果不堪设想啊!

    可是如何对付赵咨呢,说又说不过,辩又辩不赢,曹丕急的心头火起,目视大殿中的文武群臣,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的,看来都自知不是对手,不敢出来献丑了!

    “怎么办,让区区一个使者难为住了,这件事要传扬出去了,岂不让天下人耻笑?”

    “外交战不能败,朕丢不起这个脸,大魏眼下也禁不起风浪,可是谁能力挽狂澜,让江东乖乖的臣服呢?”

    …………

    狗急跳墙,人急智声,曹丕咬了好几下嘴唇,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却想起父亲生前常说的又一句话:“吾得无愁,天下无愁!”

    无论多为难的事情,只要派萧逸出马,就没有搞不定的,打天下如此,治天下也如此!

    大朝会开始之后,萧逸一直坐在软榻上,双目微闭,不言不语,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而曹丕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本想不想请这尊大神出马的,可是现在吗……

    “太师大人,江东使者所言如何?”

    “一派胡言!”